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89章:不谈亏欠,不负遇见

089章:不谈亏欠,不负遇见

        薛仁贵夫妻前来,是为了拜谢一下韩猛。

        当然,最主要是薛仁贵想认识韩猛这个人,这两日他找到了张士贵,但张士贵现在是玄武门长上,统领禁卫军。

        虽然薛仁贵是其乡邻,前来投奔,但张士贵也不想多事,何况禁卫军职责重大,也无法安排薛仁贵进入其中。

        若是安排到其他屯卫,他人际关系又不好,不是他不通人情世故,而是作为玄武门长上,忌讳与其他各卫将军来往。

        张士贵深知这一点,所以,一直以来都疏远各卫的将军,也不与任何大臣皇子交往。

        所以,薛仁贵找来,他也只是招待了两日,给了一些钱财就打发了。

        若是按着历史轨迹,张士贵明年平西南之后,不再担任玄武门长上,才接收了薛仁贵入其军中。

        当然,也没有重用。

        不过这两天薛仁贵也打听到,崇化坊韩府的家主是何人。

        韩猛,韩神医,一个才十六岁的少年,不仅医术神奇,更有才名,还有很多的奇思妙想,如墨家弟子一般的搞发明。

        更重要的是,其良善仁义的名声,在民间很得人心,传扬甚广。

        韩氏菜馆今日开业,更是沸沸扬扬,薛仁贵想在离开之前,来拜谢一下韩猛。

        他同样有点小心思,就是知道韩猛被皇上封游击将军,要训练一支五百人新军,薛仁贵想进入其中,一展男儿抱负。

        不过真正的做出决定,还需要亲自看过韩猛其人才行。

        夫妻俩一直等到冷清下来,才出现,也看出店门口的粗黑少年,就是那韩猛。

        “韩神医,某薛礼领拙荆柳氏,前来拜谢!”

        薛仁贵上前,抱拳行礼,其妻柳氏也福身见礼。

        没有喊将军,毕竟游击将军谁都知道是虚职,薛仁贵觉得呼韩神医才合适,不然初次见面就喊将军,别让韩猛误解是嘲笑之意。

        韩猛抱拳揖让回礼,却是不知是何情况。

        眼前这一对是年轻夫妻,他听懂了拙荆的意思,可是这两人他并不认识啊?

        不过见两人穿着,顿时明了,这两人是流民。

        “薛兄无需多礼,某力所能及,施以些许相助不足挂齿。”

        韩猛一瞬间想明白,随即笑道,其实他并不知道薛礼是何人,如果薛仁贵三个字,他就明白了眼前是个猛人了。

        薛仁贵对韩猛越发的钦佩,“韩神医良善仁义,某夫妻俩此次来长安投奔乡邻,初入城之际,承蒙贵府恩惠,免去露宿饥寒之苦。

        次日也找到了乡邻,只是乡邻也有不便,某不愿为难。

        本打算来此拜谢韩神医之后,就回转老家,但今日一见,韩神医气度不凡,未来前程可期。

        某也得知韩神医已封游击将军,组建新军五百,不知韩神医新军是否还要人?”

        薛仁贵很直接的把心里所想,说了出来,并没有与妻子商量。

        柳氏闻言虽然意外,但也没有阻止,丈夫需要一个机会,才能够出人头地,何况这韩猛虽然年少,但气度沉稳,又相当随和。

        韩猛一听,才明白原委,当听到这薛礼愿投军之时,当即笑道:“你这般英挺伟岸,想来身手不凡,既愿意投入我新军,那求之不得,请入内详谈……”

        “多谢韩神医……”

        薛仁贵见韩猛如此豪爽答应,语气也是客气,心里惊喜不已,柳氏也是松了口气。

        这韩猛果然非同一般,待人不分高低贵贱,如他们这般穿着,韩猛居然用请,也丝毫不是做作。

        她担心的就是不想丈夫低声下气,还要被人颐气指使,受尽奚落。

        但韩猛的态度,让她彻底放心,对韩猛越发的敬重。

        带着薛礼夫妻进入店内,韩猛就喊道:“世平,大牛,二牛,你们过来,给你们介绍个兄弟,他也要入新军之中,过两日正好带去韩家庄安置,一起训练。”

        正在忙碌的李大牛与沈世平,闻言笑呵呵的过来。

        刘莽儿不请自来,因为到现在他们这些人还没有吃饭,听到韩猛喊声,以为开饭了,赶紧就跑来。

        “薛兄,包袱都放下,正好我们刚刚忙完,还没有吃饭,那就一起喝几碗……”

        韩猛招呼着,李大牛这些人也都是乡下人,对薛仁贵的穿着,根本不介意。

        自古草莽出英雄,现在跟随韩猛水涨船高,他们也有点这种草莽之气,很是豪放。

        薛仁贵很快融入其中,越发觉得投入韩猛麾下,是个很正确的决定。

        很快酒菜上来,火锅燃起,锅内沸水翻滚,香气四溢。

        柳氏是女子,自然不可能一同饮酒,不过对这菜肴与火锅烫食,还是感到很稀奇。

        大家都没有上二楼,韩猛这些人与所有私兵部曲,都在一楼摆桌,杨管家他们忙完,也很快在另一桌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薛仁贵是真的感受到了,韩猛的与众不同,所有酒席菜肴酒水都是一样,不分高低贵贱。

        韩猛也与这些私兵部曲,于喝酒之际,嬉笑怒骂,如同家人一般。

        果然不是凡俗之人,气度胸怀无人能及。

        薛仁贵端起酒盏,对韩猛敬酒,“韩神医,不,韩将军,麾下敬你,某夫妻承蒙恩惠,必结草衔环以报君恩……”

        韩猛闻言,端起酒盏,但对薛礼此人耿耿于怀那点恩惠,也是无语。

        “不谈亏欠,不负遇见,薛礼你也别过于放不下,相逢即是缘,大家以后都是兄弟,何必念念不忘些许恩惠,来,喝酒,以后无需再提……”

        “好一个不谈亏欠,不负遇见,某薛礼,字仁贵,今日在此立誓,从今往后必将唯韩猛韩将军马首是瞻,若违此誓,当如此盏……”

        薛仁贵说完,一仰脖子,把酒干了,随手就把酒盏摔碎于地。

        这一刻,韩猛都愣住了,没想到薛礼此人居然如此直性子,两句话就要卖命了。

        不对?

        字仁贵?

        卧槽!

        这特么的是薛仁贵啊!

        原来是这么个猛人,原来这家伙此时如此落魄,也难怪,就这直肠子,能够混得好才怪。

        韩猛可是依稀记得,薛仁贵还是战阵立功,才被李世民提拔上去,不然一辈子都是小喽啰兵。

        估计也是跟这脾气有关,太直了,或者是过于善恶分明。

        韩猛此时得知此人就是薛仁贵,也是大喜,就待喝酒,但见店铺内所有私兵部曲,都起身举着酒盏。

        “唯韩将军马首是瞻……”

        这些私兵部曲也喊着韩将军,群情激昂,一干而尽,喝完居然也随手摔碎酒盏。

        看的韩猛脸皮直颤,他娘的,老子的酒盏都是花钱买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