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94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094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近十几天没露面,韩猛在长安以及朝堂之中,也渐渐淡去。

        当然,韩氏菜馆依旧火爆,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如此必然引来觊觎之人。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

        利益从古至今都是让人眼红的,资本向来都是残酷血腥的,何况于这长安城内,权贵门阀世家豪强集中之地。

        白酒与辣酱已经被人盯上,其所代表的利益,让无数人眼红。

        韩猛说到底也就是个医者,四品上总医官,在很多人眼里就是个虚职名头,其根底也不过是个小地主。

        得皇上一时之宠而已,但皇上日理万机,也不可能会惦记着一个小小的韩猛。

        何况韩猛之前还得罪了那么多权贵,攀附这些权贵的世家豪强,怎么可能会不出手,韩氏取暖炉让尉迟恭大赚特赚。

        那韩猛所独有的白酒与辣酱,岂不是会赚的更多?

        他们只要逼迫韩猛,跟他们合作即可,拿出白酒酿造之法,还有辣酱的配方,就如同那韩氏取暖炉给尉迟家生产一样。

        都知道韩猛的性格,所以,也就没什么先礼后兵。

        这不,就在十一月的最后一天,韩氏菜馆出事了,有人吃了饭喝了酒,准备出门的时候,倒地身亡。

        经万年县衙仵作验尸,为中毒死亡,韩氏菜馆被封,店内仆役与管事全部被抓,关押起来。

        这边韩氏菜馆出事,那边尉迟恭却是正在打假,官司也打到李世民那了。

        韩猛没权没势根底弱,不愿意在取暖炉上计较,但尉迟恭那就不一样了,不管怎么说,取暖炉也是经过尉迟铁铺工匠们,费时费力搞出来的。

        尉迟恭怎么可能看着别人仿制,虽然没什么专利不专利的说法,但拳头大就是有理。

        一些世家的铁铺,已经在尉迟恭的淫威下服软,交一定的费用,可以生产。

        但也有几家对尉迟恭嗤之以鼻,长孙家就在此例,韦家,杜家这些当地豪强世家,根本就不怕尉迟恭。

        因此,闹到了李世民跟前,李世民也头疼,刚开始感觉尉迟恭是蛮不讲理,就准备呵斥一番。

        但忽然想到这些世家门阀把持着铁,煤,盐,纸,书籍,不也是与尉迟恭现在一样?

        李世民灵机一动,或许可以借此事,敲打一下这些世家门阀。

        韩氏取暖炉,又是韩猛那家伙搞出来的,之前献给他的活字印刷术,与马蹄铁,已经开始于将作监研制。

        只是暂时还没有公布,李世民想用活字印刷术来个突然袭击,到时候与马蹄铁一同公之于众。

        给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而且,他还暗中把皇室的造纸作坊,在进行扩建,目的很明确,就是想一举突破书籍被世家门阀把持的局面。

        其实,从贞观元年开始,李世民就于将作监内,秘密安排人刻板,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大量印书。

        韩猛献上了活字印刷,瞬间就开始快速推进这件事。

        看看今年科举的士子,李世民就越发的心急如焚,这些士子大部分都是世家门阀的子弟,或者是门客。

        真正的寒门子弟被举荐来科举的,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因此,李世民对韩猛还是相当看重的,已经不仅仅是因为其医术,只不过韩猛太年轻,他想慢慢的培养,不想拔苗助长。

        两仪殿内,李世民放下手里的文书,王德立刻端来了一杯茶。

        李世民喝了一口,眉头舒展,猛然想起,这茶似乎也是韩猛折腾出来的,不禁苦笑。

        这是王德拿来给他品尝的,是韩猛送的一点,没想到李世民瞬间就喜欢上了这种茶。

        而王德手里的那点,也就都拿来给皇上喝了。

        看着皇上很享受的喝茶,尉迟恭与长孙无忌等人,也感觉到口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敬德所言,朕觉得也有些道理。”

        李世民放下茶杯,冒出了这么一句,使得长孙无忌与韦思齐,杜楚客等人,猛然一愣,心里感觉到不妙了。

        杜楚客是杜如晦的弟弟,现任给事中,也是杜家的话事人之一,杜家另一房话事人是杜敬同,现任中书舍人。

        杜敬同是杜如晦叔父杜淹次子,不过两房现在不合。

        杜淹与杜如晦相继离世之后,杜家现在相比韦家要若一些。

        尉迟恭听皇上这么一说,露出喜色,洋洋得意的瞥了一眼长孙无忌等人。

        此时,没人开口,都等着皇上把话说完。

        李世民略微停顿,看着尉迟恭忽然问道:“敬德,即称韩氏取暖炉,那韩猛才当是受益人,你是否有强取豪夺之事?”

        尉迟恭连忙躬身,急道:“陛下,臣与韩猛实乃忘年之交,韩猛无意于取暖炉之利,但臣不能让其吃亏,收取的费用,也是会交于韩猛……”

        “嗯,”李世民点点头,面露赞许之色,又看向长孙无忌说道:“辅机,尔等铁铺既从韩氏取暖炉得利,那交些许利益给与韩猛,亦合乎情理。”

        皇上都这么说了,也就是给这件事定性,长孙无忌等人即使心里不愿,但也是无可奈何。

        看着尉迟恭那张丑脸洋洋得意,长孙无忌等人憋屈的不行。

        随后,众人离去,只有长孙无忌留了下来。

        “微臣有一事想与陛下及皇后商榷。”

        李世民笑了笑,看着躬身的长孙无忌,他就知道长孙无忌留下,必然有事。

        “哦?那是否唤无垢前来?”

        长孙无忌听皇上称无垢,而不是皇后,心里一喜,这是家里人谈事情的语气。

        当即,长孙无忌就道:“臣所言之事,也只是家事,还是恭请皇后前来,一起商榷的好。”

        李世民再次笑了笑,看了一眼王德,王德会意,离开前往立政殿而去。

        此时,李世民心里,也已然大致猜到,长孙无忌想说些什么事情。

        就随口问道:“长孙涣伤势医治如何?”

        长孙无忌回道:“涣儿之前无状,经此一事,已然幡然醒悟,对惊吓到丽质更是后悔不已,也一直难以释怀,若不是有伤在身,定然会进宫看望丽质……”

        长孙无忌这些话,如同在聊家常,直接呼丽质,而不是公主殿下,用意很明显,就是套近乎,打亲情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