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095章:静观其变

095章:静观其变

        长孙无忌看似答非所问,实际上巧妙的避开了长孙涣伤势问题,淡化受伤之事,给人一种伤并不是很重的感觉。

        不然,伤残了,还想尚公主,可能吗?

        尉迟恭等人出了太极宫,对于长孙无忌留下,他们也不知道所为何事。

        不过目的达到,尉迟恭也是心情大好,准备等韩猛回来,就把所收财物计算一下,给韩猛送去。

        其目的自然也是看上了韩猛的白酒生意,他也想与韩猛谈谈,插上一手。

        崔氏事件因为抄家灭门,风向反转,加上舆论导向,也无人再提诡异之处。

        对于大臣倒霉被抄家灭门,老百姓向来都是喜闻乐见的,也是茶余饭后的话题,普通人心态,永远都是这般,很容易满足。

        崔氏倒下去,老百姓其实啥也没得到,但不知为何就是开心。

        世上活路三行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武士彟就是从卖豆腐起家的,当然,现在武家也不可能卖豆腐。

        韩氏菜馆不远的街面上,就有一家豆腐店,店主姓何,真实名不知,街坊邻里的都唤其何老大。

        何老大好一杯酒,喝醉了就家暴,因此,其婆娘也与他义绝了,成了光棍汉,也无儿无女。

        十二月初一,一早出门的人,发现何老大豆腐店没开门,甚是奇怪。

        一直到辰时末,终于有街坊觉得不对劲,前去敲门,才发现店门一推就开,何老大吊死在房梁上。

        受到惊吓的街坊,立刻报了官,没多久万年县衙就来了官差仵作。

        接连两天,两起命案,不过仵作验尸之后,认定何老大是自杀,与韩氏菜馆死去的陈兴不同。

        不过何老大案子看似简单明了,但刚刚兼任万年县令的刑部郎中孙伏伽,却是觉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

        昨日韩氏菜馆才死了人,查验是中毒死亡,今日一早何老大就被人发现上吊自杀。

        从仵作口中可知,何老大是于半夜吊死,又从街坊寻访得知,何老大昨晚依然醉酒。

        一醉酒之人,半夜起来上吊自杀,并且店门还没有拴上。

        孙伏伽觉得这何老大的死,很可能不是那般的简单,于是寻来一些街坊间游荡的不良子,让他们去打探一些事情。

        一番打探终于找到了线索,陈兴中毒死亡的当天,就是与何老大一起饮酒于韩氏菜馆,只不过何老大不知何故,先一步离开了。

        如此一来,曾久任万年县衙法曹的孙伏伽,立刻意识到其中的蹊跷。

        于是开始了暗中追查,并且让仵作对陈兴与何老大的尸体,在仔细的查验,最好能够辨别出陈兴所中何毒。

        以及何老大是不是被人强行吊与房梁上,又或者,何老大吊上去之前,已然死亡。

        韩猛并不知道韩氏菜馆出了事,不过他已经找到了一座小盐矿,此时也正在返回长安城的途中。

        马车里,韩猛思考着该如何向工部申报,开矿需要缴税,也需要先报备审批,手续齐全了,才能够开始开采。

        但马车在金光门外十几里处,被李大牛拦了下来。

        韩府的仆役,在菜馆出事之后,就赶往韩家庄报信,但韩猛不在,李大牛闻讯,并没有告知韩家主母。

        李大牛是免得主母担心,他一个人赶来长安城,去韩氏菜馆看了看,就准备去寻韩猛,巧合的是,路上就遭遇了返回的韩猛马车。

        听李大牛把事情一说,韩猛却是非常冷静,沈世平本来还有些怒意,但看到韩猛沉着平静,也就按捺下来。

        此事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是有人搞鬼。

        “先回府再议。”

        韩猛不急不躁,吩咐一句。

        刘莽儿一声吆喝,马车缓缓前进,李大牛与沈世平对视一眼,慢慢的骑马跟在马车两侧。

        入城回到韩府,也已经天染墨色,寒气袭人。

        杨管家及一干杂役,还待在万年县衙,韩猛并没有出面,而是吩咐账房先生张德礼,带人送去一些吃食酒水。

        此事不是打架闹事,涉及到人命案,就不是胡搅蛮缠能够摆平的。

        先看看万年县衙的处置,再想办法应对。

        韩猛是一点不担心,顶多赔偿点钱,关门大吉就是。

        在菜馆吃饭的那么多人,仅仅一个人中毒死亡,明摆着就有蹊跷,现在最好的应对,就是静观其变。

        当然,韩猛也不是那种吃亏往肚子里咽的人,只要寻到幕后之人,不搞死那就不是韩猛为人。

        就如同崔家一样,就是安排死士刺杀了他一次,韩猛耿耿于怀不把崔家搞趴下,他都不会放手。

        现在他还不知道,崔家不仅仅是趴下,已经烟消云散。

        韩猛的回归,韩府因为菜馆之事,而人心惶惶的仆役家丁,也定了心,张德礼得家主吩咐,连忙去让膳房准备。

        丘行恭府内,丘神绩腿骨折,还没痊愈,不过此时却是与几个少年,坐在一起饮酒,灯笼高挂,油灯燃起,倒也亮堂。

        房遗爱,李愔,杜荷,韦纲,这些人居然聚在了一起。

        不得不说,韩猛的蝴蝶翅膀,已经把历史扇歪。

        房遗爱被韩猛打过,韦纲,丘神绩也一样,他们现在是同病相怜,或者说,同仇敌忾。

        李愔才十一岁,却是最喜欢跟这些二世祖们混在一起,整天所思所想,也是如何的寻欢作乐。

        特别是与房遗爱,可以说是臭味相投,如果韩猛知道这两人的交情,就明白以后,长孙无忌为何能够把李恪,牵扯进房遗爱谋反案之中了。

        根源都在这里,不然如无丝毫的牵扯,也不可能把一个皇子按上罪名。

        而杜荷是受了韦纲的邀请,韦杜两家是当地豪强世家,多少代的相互联姻,可以说盘根错节,牵扯甚广。

        丘神绩与韦纲,都带着伤,特别是韦纲,一张脸到现在还是青黑一片。

        之所以今天聚集这么多人,丘神绩与韦纲的目的就是为了落井下石,韩氏菜馆的事情,他们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机会难得,趁你病要你命,丘神绩他们也懂,而且更狠。

        邀来房遗爱,房遗爱带来李愔,实在是让丘神绩惊喜不已,如果能够撺掇房遗爱与李愔两人出手,那韩猛不死也残。

        而就在丘神绩等少年人把酒言欢,撺掇引愤的时候。

        东市杜氏旗亭之内,杜敬同安坐后院书房之内,此时,一家丁前来。

        家丁低声禀告:“郎君,那韩猛已然归来。”

        杜敬同闻言抬头,问道:“那厮作何反应?”

        “入府未出,遣府内账房带人送了些吃食往万年……”

        “嗯,你一会去一趟邹府,就说韩猛那厮已回,让邹家派人跟进联络,此事宜早不宜迟……”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