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103章:果然是个怕死的

103章:果然是个怕死的

        对邹家家主,韩猛并没有下杀手。

        达到这个程度的人,影响力以及牵扯都太广,韩猛看不清杀了之后的后果,所以,只是截断了他下半身的神经。

        半身不遂的惩罚,相信会更让人生不如死。

        “你们家主发病了,赶紧叫大夫医治……”

        出了门,看到奴婢,韩猛喊了一声。

        顿时,就有奴婢进入查看,又有仆役奔跑着去寻大夫。

        一时之间,就乱了套,而韩猛与沈世平,非常悠闲的漫步出了邹府。

        不得不说,这邹府真特么的大啊!

        与这邹府一比,韩府就真的是寒舍了。

        回到韩府,韩猛就接到了谕旨,夺爵罢官,贬为庶民,韩猛却是感到一瞬间的轻松。

        “王公,辛苦,请入内喝茶!”

        这一次是王德亲自来的,闻言淡笑,扫了一眼四周,低声说道:“陛下让你小心丘行恭,这几日少出门,等几日刘仁愿办事回来,陛下会安排来护卫你。

        丘行恭军中威望很高,所以,也要小心一些其心腹将士,为其出手……”

        韩猛拧眉,点点头,“谢皇上维护之恩,也谢王公提点。”

        王德又道:“长乐公主殿下,让某带话给你,以后行事莫要莽撞,稍许忍让也无妨,自身周全才是根本。”

        说完,王德笑看着韩猛,意味深长。

        长乐公主带话给我?

        啥意思?

        怎么感觉怪怪的?

        “王公,你这笑是何意思?”

        韩猛被王德意味深长的笑意,笑的毛骨悚然,开口笑问。

        王德停了笑,瞪了一眼傻笑的韩猛,“你还真是榆木疙瘩,走了,陛下还等着老奴回话。”

        对于韩猛的反应迟钝,王德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又不能直接说,所以,转身就走,跟韩猛已然很熟,两人也没那么多客套。

        送走了王德,韩猛站在门前发呆。

        王德那句榆木疙瘩,让韩猛恍然大悟,这是说长乐公主对他有意思,难怪会让王德带话。

        长乐公主看上他了?

        韩猛一时间有些晕乎乎,不过瞬间又想到了武媚娘,不是他惦记武媚娘,而是武媚娘与他前女友太相像。

        当然,作为一个成年人,他不可能对九岁的武媚娘有啥想法,甚至于在芙蓉园诗会之后,就很少想起。

        就是长乐公主也只是十三岁的小丫头,韩猛后世思维,也不可能想太多。

        只是虽然没啥歪念头,但人的思想是很奇怪的,当知道长乐公主对他有意思,韩猛不知为何,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武媚娘。

        但来一遭,不娶长乐与武媚娘,岂不是白来了,就是特么的这年纪实在是让人无语。

        韩猛想想也是哭笑不得,这年代十岁嫁人的都有,真是让他难以接受。

        对了,那晚就听程处默说起,其兄弟程处亮明年尚公主,而清河公主明年也才十岁。

        虽然韩猛现在也只有十六岁,但他的灵魂却不是,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看刚才王德神情,似乎李世民也知道,甚至于看样子还不反对。

        这就让韩猛很纠结了,如果,万一,李世民招他做长乐公主驸马,明年或者后年就娶,他该如何?

        这一个假设,不禁让韩猛心思复杂之极,有些不敢面对灵魂拷问。

        原来我也是个禽兽吗?

        作孽啊……

        邹家家主邹正全的突然发病,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而韩猛夺爵罢官,也似乎风停雨歇。

        韩猛从邹家回来之后,就安静的很,他在等,等邹家的反馈,等有可能到来的丘家报复。

        沈世平当天就去探查邹家的所有子孙,探查这些人的所有信息。

        不得不说,培养沈世平做这个,似乎很正确,这家伙天生就是搞间谍的料。

        李大牛兄弟两是战将,薛仁贵是将军,至于刘莽儿,还是刘莽儿。

        虽然刘莽儿勇武无匹,但小打小闹可以,上了沙场必死无疑。

        沙场之上,个人勇武已经可以忽略不计,关键还是对战局的掌控,战机的把握。

        次日午时,邹家的管家邹顺又来了,这一次态度谦卑,对韩猛毕恭毕敬,甚至于谄媚言笑,并且还带来了十几辆马车,拉着近十万贯的财物。

        “韩神医,你大人大量,还请放过家主,饶他这一次。”

        韩猛安坐悠然,取暖炉上,陶壶水沸,提起泡茶,看都不看一旁站立的邹府管家。

        “呵呵,邹管家说笑,韩某何德何能,对了,邹正全的病好些的没?”

        邹顺心里羞怒,这韩猛还在装糊涂,家主的病不就是你动的手脚?

        虽然心里恼怒,但表面上却是谄媚至极,“家主想请韩神医出手医治,只要治好,五十万贯钱帛当做谢礼,以后也会礼敬韩神医。

        对于之前的冒犯,同样再付五十万贯做赔偿……”

        呵呵,果然是个怕死的!

        韩猛心里冷笑,一百万贯买命,可惜,他只会让人半身不遂,却是无法让半身不遂的人好起来。

        不然倒是可以考虑赚这一百万。

        看来以后还是要多琢磨琢磨这方面的技巧,不然眼睁睁看着上百万贯,却是没办法赚到手。

        咦?

        不对,这种办法千万不能乱用,甚至于邹正全这一次的病,都不能让人觉得是他所为。

        忽然间,韩猛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李世民。

        千万不能让李世民觉得,他有这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不然搞不好李世民什么时候觉得不安心了,就会宰了他。

        帝王心态是最复杂的,不可小觑,也不能大意。

        “贵家主昨日想威逼恐吓于我,当时我就劝他,不要过于激动,可是他不听啊!果然,其隐藏未发的疾病,由于情绪过于激动,被引发了。

        唉!

        对于贵家主的这种病,昨日回来我琢磨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治疗的办法,抱歉,爱莫能助。”

        邹顺一脸的半信半疑,但看韩猛神情又不似作假,此时,他也不确定家主的病,到底是不是韩猛做的手脚了。

        “那还请韩神医继续琢磨,望能找到治疗之法,鄙人先行告辞!”

        邹顺说完,抱了抱拳,就转身出了门。

        而韩猛却是安坐不动,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神情露出惬意享受。

        心里却是在想着,邹家今日送来十万贯,这个钱千万不能私用,会被人诟病,那就只能用于慈善。

        要不建一座书院?

        让普通老百姓的孩子,都能够免费学习?

        此事会不会有麻烦?

        涉不涉及到那些文人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