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106章:各凭本事吧

106章:各凭本事吧

        长孙嘉庆闻言,只是淡淡一笑,看着韩猛在取暖炉前坐下,他也毫不客气随着坐下。

        “我可是听说,韩神医用邹家子弟一条命,换十万贯。”

        韩猛抬眼,看了一下长孙嘉庆,想确定他说这话的神情,但只看到其淡淡笑意,并不能看出真实意图。

        索性直接问道:“你为此而来?”

        长孙嘉庆点点头,道:“还请韩神医给我个面子,韩氏菜馆的事,真正的指使者是杜家杜敬同,邹正全也是受其蛊惑。

        邹正全愿意了结此事,我长孙家也不想被人利用。”

        韩猛熟练的煮水泡茶,对于谁是指使者,他也不会相信一面之词,邹正全现在瘫痪在床,使得邹家混乱,才会想着了结。

        一个老狐狸,被人蛊惑,可笑!

        随即就笑问:“那你们想用什么了结?”

        长孙嘉庆也不再淡笑,很认真的反问道:“不知韩神医想要什么来了结?”

        “邹家嫡子也不多,才三个,嫡孙也才四个,要不,还是按着那价了结?”

        “你不怕律法?我长孙家不信你敢真的杀人。”

        长孙嘉庆冷笑,这韩猛还真以为能够用命换钱,想要七十万贯,真把邹家当平民百姓了?

        韩猛给自己倒了杯茶,并没有给长孙嘉庆来一杯。

        “你们真会说笑,其实我不仅会医术,也会点相术,只是看出邹家有灭门之祸,需要花钱消灾而已,怎么会杀人?

        我这是救人,皇上皇后都夸我是良善仁义之人,难道不能说明我是好人?

        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让邹家出点钱,自然会帮其化解灾祸,当然,若是你们不信,那我也无所谓的。”

        韩猛笑着说完,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长孙嘉庆如何不明白,韩猛是在胡扯,但他能说韩猛不是好人吗?

        这家伙连皇上皇后都搬出来了,他如果说韩猛不是好人,想敲诈勒索,想杀人,那岂不是否定皇上皇后?

        长孙嘉庆毫不怀疑韩猛会去皇上面前编排他,因为接触之后,他已经发现这家伙就不是个东西。

        不懂人情世故,不懂妥协,不顾后果,就如同一杯茶都不给他喝一样,这人根本就不会顾忌什么面子。

        现在他该如何谈?

        长孙嘉庆遇到这么个人,还真是不知道如何应对,软硬不吃,不按常理。

        也不懂的见好就收,七十万贯是小事,但被人这般拿捏,长孙嘉庆是第一次,但此事不能真的等韩猛出手。

        能够杀掉丘神绩韦纲,以及几十名私兵,暗地里搞死几个邹家子弟,似乎也不是不敢做。

        等韩猛做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会让邹家长孙家都不得不与韩猛死磕,也正好中了杜敬同的算计。

        韩猛虽已贬为庶民,但羽翼已成,而且其本人更是武力超群,深不可测,就是长孙家派出死士,也不一定就能够杀掉韩猛。

        长孙嘉庆的纠结,眼神的变幻莫测,韩猛都看在眼里。

        他并不急,悠闲的喝着茶,等着此人天人交战结束,拿出决定。

        是战是和,韩猛都无所谓。

        当然,长孙嘉庆所说的杜敬同,这个人韩猛也记在了心里,有时间让沈世平去摸摸底。

        最终,长孙嘉庆长出一口气,是憋屈之气。

        “好,七十万贯,之前邹家已经送来十万贯,今日酉时之前再送二十万贯,剩下四十万贯,明后两日会送过来……”

        这一次邹正全的擅自行动,也使得邹家损失七十万贯,但长孙嘉庆必须尽快了结此事。

        “哈哈,这就对了,花钱消灾,你好我好大家好,何乐而不为,来来来,长孙兄喝茶……”

        韩猛笑嘻嘻的一番话,差点没把长孙嘉庆气的冒烟,这他娘的都是什么屁话,气死人不偿命的玩意。

        这个时候请喝茶了?

        长孙嘉庆都想骂娘了。

        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长孙嘉庆起身抱拳告辞,神情似乎没啥不悦。

        “韩神医的茶,我就不喝了,此事就此了结,望你拿了钱从此化干戈为玉帛,邹正全的病,如果韩神医有办法,还请不吝出手医治。”

        “好说,如果我想到治疗之法,定然前往医治。”

        “那某告辞,免送。”

        长孙嘉庆转身出门,眼里才显露憋屈愤怒。

        而韩猛却是笑眯眯的目送其出了院门,此事还不错,如此结果很完美。

        不过他不认为这些人此时忍气吞声,就会真的化干戈为玉帛,只不过是暂时忍让而已。

        估计等这些人腾出手来,必然还会有一场较量,或者说,腥风血雨。

        七十万贯可不是那么好拿的,当然,韩猛却是不怕,他不觉得此钱烫手,他也有信心拿的稳。

        接下来三天,邹家陆续送来了六十万贯钱帛,韩府的库房已经占用了好几间屋子,才把这些财物放下。

        而此事也是不胫而传,一时间成为了长安城热议之事。

        禁苑内,李世民带着宿卫禁军狩猎,闲暇之余,李君羡提起了韩猛的这件事,李世民诧异询问详情。

        经过李君羡的阐述前因后果,李世民才明白事情原委,不禁哭笑不得。

        这个韩猛还真是不吃亏的主,就那点破事敲了邹家一个大竹杠。

        之前还真以为是停业整顿,搞半天原来是被人搞鬼。

        这种小事,李世民当然不会插手,韩猛斗的过斗不过,都是其能力问题,只要双方不突破底线,他才不会管。

        满朝文武,世家门阀,哪一天不在明争暗斗,他身为皇帝管得了吗!

        李君羡说出来,也只是因为近两日,此事是笑谈。

        也因为此事,让很多人对韩猛刮目相看,不在小觑。

        先有狠辣杀人,后有邹家赔偿,韩猛杀鸡儆猴已然成功,就算有人想再对付韩猛,也不会轻易出手。

        “丘行恭最近有何动作?”

        李世民骑在马上,马匹慢悠悠的行走在雪地林间。

        其后的李君羡,连忙回道:“不见动作,似乎知道被我等监控。”

        “嗯,朕也有些看不透了。”

        “陛下既然担心,何不招丘行恭告诫一番?”

        “如此袒护韩猛,会让丘行恭心生异志,此事朕不能插手,只能旁观,朕也想看看,韩猛能否挡得住丘行恭的报复。

        谁死谁活,各凭本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