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初唐逍遥王在线阅读 - 117章:不愧是死士啊

117章:不愧是死士啊

        冬日的夜,相当的寂静。

        韩猛寻了两处都没有发现,但摸到第三处有可能藏人的树林,他猛然嗅到了一丝不寻常。

        人气,是的,一百多人待在一个树林之中,其气息是不一样的。

        人可以无声无息,但气味会散发,而韩猛所在方向,也正是下风口。

        微风习习之中,很容易就能够嗅到人气。

        当然,也能够让有经验的人,判断出多少人,不过韩猛没经验,但也知道人数不会少。

        韩猛没有大意,停了下来,静静地感知着一丝一毫的声响。

        时间仿佛停顿,好一会,他似乎听到了很细微的呼吸声。

        还能够再近前吗?

        雪地的缺点就是,踩着有声音,再轻手轻脚也没用,他也不会水上漂的轻功。

        现在距离树林还有近两百多米,一旦再进必然被发现。

        但他也不能不进,回去叫人来也没必要,那就大大方方的过去就是,不是想杀他吗?

        那就送给你们杀就是。

        找到了隐藏的危机,韩猛也松了口气,就怕找不到。

        于是,他轻咳一声,不再轻手轻脚,而是大步向着树林走去。

        树林里隐藏的黑衣人,大部分已经入睡,阴狠青年不准备今晚动手,决定明晚除夕或者元日寻找时机。

        此处树林距离韩家庄很远,也很偏,应该不虞有人会来到这里。

        但让他想象不到的是,半夜三更的居然有人来了。

        那一声轻咳,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却是如同炸雷一般,惊醒了所有人,他们都是死士,都是经历长期训练的杀手。

        夜里睡觉都是警惕性很高,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都能够让他们察觉,别说这般的轻咳。

        但没有人立刻起身,依旧安静的潜伏着。

        韩猛很快就到了树林边缘,意念之中,也发现了几棵树附近,潜伏着的人。

        不得不说,这些人很专业,都披着白色罩衣,与雪地融为一体。

        阴狠青年就在韩猛的意念之中,他现在也不知道来者何人,黑漆漆的看不清。

        不过他也没有妄动,想等此人入林再迅捷的斩杀,以防此人喊叫,那就坏了大事。

        至于射杀,如此黑夜人影都朦胧,很难达到一击必杀,而不让此人惨嚎。

        韩猛冷冷一笑,脚下没有停,就这么直接进入林中。

        阴狠青年与另外几个死士,已经蓄势待发,但就在准备动手之际,他们忽然感觉到后背如同针扎刺痛,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

        韩猛已然近身,怎么可能还耽搁,他也没有直接让这些人死去,而是用对付邹正全的办法。

        同时也把人送往货轮城堡,他也不想这些人发出声音,惊跑其他人。

        于是,很神奇的一幕出现了,隐藏在林子里的死士,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影穿梭在树林里。

        他们很奇怪,头领为何不动手,既然头领没动手,也没发出讯号,于是所有人也就都待着不动,也不敢擅自行动。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头领已经不在树林边缘,黑暗中,都以为没被此人发现,却是不知,此人经过之处,同伴就已经消失。

        连韩猛都很意外,也感叹这些人不愧是死士啊!

        至死不动,就这样被他一个个的弄去美洲。

        最后,转遍整个树林,再也没有一人,然后一数美洲那边,一百五十人,难以想象,丘行恭果然不会小看他。

        居然派来了一百五十人,看着这些人的装备,韩猛也是有些后怕不已,如果让这些人冲进韩家庄,那后果不堪想象。

        没有急着去审讯,韩猛依旧不放心,继续沿着一些痕迹,寻找着出了树林,这两日没有下雪,这些人从哪个方向来的,很容易看出来。

        雪地痕迹太明显了,于是,韩猛就沿着这些痕迹,追踪下去。

        果然,绕了一个大圈,追踪了几十里下去。

        痕迹延伸进入一个山谷口,而谷口的另一个方向,也有这些人的来时的痕迹。

        可以清晰的看出,这些人都是骑着马来的,想来马匹都留在山谷之中。

        韩猛潜进了山谷,既然留有马匹,那不可能无人看守。

        果然,深入山谷没多久,就看到了一个简易的营地,营地四周的树林,拴着大量的马匹,地上还堆积着一些物资。

        韩猛摸到一个帐篷外面,意念就看见其内躺着,五个奴仆装束的人。

        随后意念扫过那堆物资,都是些肉干米面被褥帐篷。

        看来这些人是打算杀了他之后,躲进山里些许时日。

        但就在韩猛想收回意念之时,却是忽然有了发现,那是一个族徽,秀在一个装面粉的袋子底部。

        长孙两个字已经非常的迷糊,但韩猛意念之下,还是瞬间认了出来。

        长孙家的人?

        随后又继续的查找,但就那一个旧袋子有长孙绣字,其他的任何物品,都没有再发现。

        是这些人疏忽了,还是这些人采购了长孙家的面粉?

        最终,韩猛否定了采购的推测,死士的物资,不可能去外面采购,容易留下线索。

        如此一来,那就是疏忽了,这个面粉袋很旧,磨损严重,如果不是意念,真的很难看出那两个字。

        如果是长孙无忌想杀他,那韩猛就相当的意外了。

        又或许不是长孙无忌,长孙两个字也代表着长孙嘉庆这一脉。

        韩猛认为长孙嘉庆想杀他,比长孙无忌想杀他更有可能。

        毕竟之前就因为邹家之事,与长孙嘉庆怼过,狠狠的敲了一笔,也因此得罪了长孙嘉庆。

        因为长孙嘉庆是出面调停之人,最后还是让邹家掏了钱,按理说面子丢大了,记恨在心理所当然。

        忽然,韩猛自嘲一笑,这不是有五个仆役吗?

        他们可不是死士,问询幕后之人很简单的。

        当下,也不再胡思乱想的瞎猜测,意念闪动,就开始清场。

        一百五十匹马,是最大的收获。

        当把此地所有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之后,韩猛也转身离开,回转韩家庄。

        再次悄无声息的回到韩家大院,韩猛也意识到,韩家庄防备的松懈。

        还是人手太少,大部队都拉去同官了。

        这个事必须上心,明天让李大牛再从庄民之中,选一批人出来增强护卫力量。

        不需要多高的身手,只需要能够预警就行。

        如果今晚的死士是长孙家的人,那么就需要防备丘行恭,如此的值夜力度,实在是让人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