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白鲤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就你也斩妖除魔?

第二十一章.就你也斩妖除魔?

        黑暗之中,正在床榻之上闭目打坐的老道士突然睁开了眼睛。

        时间差不多了,他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已近深夜凌晨,正是适合动手之时。

        只见他起身走下了床榻,抬手往道褂中一探,手中便多出了三支线香,点燃之后供在床前,又抬手咬破了手指,以血在地上画出了一个繁复的符咒。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再次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只见高空之上明月高悬,正是一日里阴阳转换,天地间阴气最盛之时。

        咔哒...走到门前将房门反锁,又拉上窗帘,确认不会有人察觉到房中的情况后,老道士才又从胸前掏出了一根造型怪异的蜡烛,点燃放在了身前。

        碧青色的烛火照亮了老道士那张皱纹横生的老脸,灰败无比,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墓地里的死尸一般。

        “吸...”他深深吸了一口那尸/油燃烧后散发出来的特殊腐臭味,脸上居然露出了一抹惬意之色,胸前的道袍也无端拱起,上下游动,就像是道袍之中有什么活物在动弹一般。

        “看来你们也等不及想要出来了啊?”

        老道士轻笑着自语了一句,随后一把脱下了身上的道褂。

        ———只见老道士胸前居然生着数团恶心的凸起肉瘤,分别在心脏,肝脏,肾脏,脾脏以及肺部,再仔细看去,甚至还能看出那五个肉瘤形状分明是蛇,蟾蜍,蜈蚣等五毒的模样!

        一切准备就绪,老道士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捻起了几根牛毛毫针,当胸便刺了进去,一一刺进了胸前的五个肉瘤中。

        “唔,嗬.嗬..”老道士眉头紧皱,脸现痛苦之色,伴随着他那微弱的呻吟声,一丝丝如烟雾般的黑气瞬间自肉瘤之中涌出。

        霎时间,房间中黑气弥漫,一条形体虚幻的毒蛇最先自黑气之中凝型而出,随后便是蟾蜍,蜈蚣,蝎子...

        这门五毒妖魂之术,是他在为官方做顾问之时,借职务之便,从西南本地的一个苗寨中得来的一门邪术,可以将五毒之属的毒物妖兽,以秘法炼化,将其魂魄炼化进五脏之中,随心御使,端的是诡异无比。

        那五只毒兽从黑气中现身之后,瞬间便调转了身形,朝着老道士扑了下来,要反噬于他,但早有准备的老道士只是抬手往身前的烛火轻轻一弹,烛火忽闪间,那五只毒兽顿时如遭雷击,疯狂的跳动了起来,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痛苦一般。

        这只蜡烛,乃是老道士用这五只毒兽的本体混合尸/油熔炼而成的,对它们有极大的克制性,正是他控制这五只毒兽的手段。

        “哼!就凭你们也想要反抗老道,再不听话,当心老道让你们魂飞魄散!”

        警告了五只毒兽一番后,老道士这才又再度运起秘法,将自己的意识依附在了五只毒兽的魂体之上,朝着水库而去。

        隔着老远,老道士便借着五只毒兽的魂体视角看到了一抹如匹练般的月华从九天之上垂落,连接到江面之上,而他要找的白鲤正沐浴在那月华之中吞吐修炼。

        ‘好个鱼妖!竟果真已经自主通晓了修炼之道,懂得吞吐月华强大己身了!’

        老道士心中震惊,也明白了白鲤那一身旺盛无比的灵韵究竟从何而来。

        ‘今日若不是老道看到了这妖孽,恐怕再让他修炼个几年,就真的要成为一方祸害,无人能治了!今日定要除去了他!’

        也不知道这歪门邪道是扮得道真人扮的太久了,以至于自己都信了,还是说天生的伪君子,惯会光伟正,居然还真能恬不知耻的以为自己是在斩妖除魔,为民除害。

        嗯?另一边,正在吞吐月华疗伤的白鲤也察觉到了什么,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看到那五只毒兽之时,也是愣住了那么一瞬。

        这哪来的蛤蟆蜈蚣?还是魂体...像这样奇怪的妖魔鬼怪,连他都还是头一次见。

        只见那五只毒兽乘着夜风,迅速的朝江面之下飞了下来,白鲤眉头一挑,心道果然是冲我来的吗?

        “大胆妖孽!老道今日便除了你,也免得你日后为祸一方!”

        “原来是你这老道士。”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白鲤马上便认出了那五只毒兽背后之人的身份。

        “我说老道士,你这是什么邪门妖法?又是蛇,又是蛤蟆蜈蚣的,五毒都给你凑出来了,怎么看也不像是名门正派人士啊?你怕不是个魔教中人?”

        看到白鲤不但丝毫不怵,反而出言调侃撩拨于自己,老道士不禁心中忿怒。

        “你这妖孽,死到临头还敢...”

        “呼!”

        然而白鲤并不想再听他说什么废话了,直接便张口吐出一口寒息扫过天际,将那老道士的话堵了回去。

        而老道士费尽心思炼化出来的五只五毒妖魂,居然连白鲤随口吐出的一道寒息都承受不住,寒息扫过,瞬间便身形僵滞在了半空,夜风吹过,转眼便化作了漫天的寒屑随风而逝。

        “噗!”

        正闭目盘坐在房中的老道士突然脸色巨变,张口便吐出了一口乌黑的血沫,然后一头便栽倒在了床前,犹如癫痫发作一般,浑身抽搐给不停。

        而水库中的白鲤也是诧异了那么一瞬,随后忍不住的心中暗笑,什么玩意吗,他还以为那老道士这是什么不得了的邪法魔功呢,结果就这?一口气便吹没了的玩意?

        这年头,当真是什么人都敢称自己是得道高人,来斩妖除魔....真是笑死人了呢。

        “老龟,我要过去看一看,麻烦你帮我照看一下肉身。”

        潜伏在不远处的老龟很快便浮出了水面,白鲤冲他点了点头,随后眼睛一闭,便元灵出窍脱离了肉身,朝着水库园区而去。

        今夜这老道士突然向自己出手,究竟是他自主行事,还是华国高层那边的意思,他得去认真的确认一下,如果是前者还好说,收拾了那老道士也就行了。

        但如果是后者的话....白鲤眼睛一眯,脸上的神色也不禁严肃了几分。

        不过瞬息之间,白鲤便已经来到了园区之中,神识一扫便将整个园区中的情况都纳入了感知之中。

        他很快便确定了那老道士的情况,看起来似乎是已经快死了,而那位钱书记却已经睡下了,看他这反应,似乎并不知晓今夜之事。

        想了想之后,白鲤还是决定深夜拜访那位钱书记一趟,毕竟今晚的事情,肯定是要完全弄清楚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