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白鲤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设局

第五十三章.设局

        老屋中的这一只九子鬼母,正处于诞下鬼婴的紧要关头,而鬼婴又关乎圣惠老妖婆的邪法,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就这般将其置之不理。

        而她之所以一直未曾将这只九子鬼母收回,大概也是因为如今其即将诞下鬼婴,不宜轻动。

        而且他们一群邪门歪道先前才在西南犯下了诸多血案,如今正是风声正紧之时,华国总局一直在追查她们这些人,她未免节外生枝,才暂且没有动作。

        但白鲤可以肯定的是,一旦这只九子鬼母诞下鬼婴,圣惠老妖婆那边必然能有秘术感应得到,然后赶来回收鬼母与鬼婴。

        而到了那时候,白鲤便正好可以趁机收拾了这个老妖婆!

        先前被那老妖婆给逃了,白鲤可是一直记着呢,这次既然找到了机会,他必然要给那老妖婆来上一记狠的!

        所以白鲤制止了李晓婉继续出手...虽说以她的实力,还不一定能收拾得了这九子鬼母就是了。

        李晓婉如今的状态,白鲤也看出来了,是强行吸收了大量的月华凝聚于体内,并以此来使得力量在短时间内暴涨。

        但这样的方式,就像是那刹那间爆开的炫目焰火一样,虽然能有刹那间的极尽升华,但却根本无法长久,最多也就是和奥特曼一样,维持几分钟的战斗罢了,持久力是个大问题。

        而在短时间内,她还真一定能解决得掉这只鬼母,另外这样的爆发状态,对她也肯定不可能是完全无害的。

        这一点,光看她重新元灵归附肉/身之后,脸上表现出的疲态便能看得出来了,显然她刚才的那番‘变身’,对她的负担也不小。

        “没什么大碍吧?”白鲤问道。

        李晓婉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力气答话,只是从腰间的包中掏出了一个白玉小瓶,从中倒出了一颗散发出清香药味的褐色丹丸吞了下去。

        随后她也顾不得地上脏不脏了,当即便在坐到地上,摆出了一个五心向天的打坐姿势,打坐调息了起来。

        白鲤看了她一眼之后,也便没再过多理会,重新转头看向了那只九子鬼母。

        从刚才起,这只鬼母便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定在了原地一般。

        而实际上也差不多,从发现了它的身份之后,白鲤便直接放出念力将其镇压在了原地。

        如果仔细看去,甚至还能看到其周身的空间竟变得隐隐扭曲了几分,原本无形无质的空间,化作了牢笼一般,将她死死的镇压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自从月余前从那胖和尚身上得到了那一卷古朴皮卷,习得了上面记载的炼器之术与精细操控神识念力的法门之后,他原本就会的意念御物能力,也玩得更加熟练了。

        不过后续要怎么处理这只鬼母,却成了一个难题,毕竟白鲤想要以它做饵,钓出那圣惠老妖婆来,当然不能现在就灭了它,也不能将其带到别处去,以免得圣惠老妖婆感知到鬼母转移了位置,因此生疑。

        白鲤虽然没有那圣惠老妖婆真的照过面,但是对于其那谨慎狡诈的性子,也算是多有了解了,想要给她设套,便不能弄出太多的破绽来。

        不然的话,她很可能宁愿舍弃了这只鬼母与其腹中的鬼婴,也不会如愿上钩来。

        想了想后,白鲤决定等晓婉调息完毕后,找她问一问,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看着丫头今晚表现出来的手段不少,看起来这两年间是真学到了不少东西的,很可能就有什么合适的手段来帮他达成目的。

        李晓婉这次调息的时间也不算久,不过才过了不到十分钟的功夫,便见她重新睁开了眼睛,然后张口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那消耗过多后略显苍白的脸色也重新恢复了红润。

        “感觉怎么样了?没事了吧?”

        李晓婉重新从地上站了起来:“嗯,已经没什么事了,就是还有点脱力,等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那就好。”白鲤点了点头,又说道,“对了,晓婉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暂时将这只九子鬼母封印在这里?”

        白鲤向她说出了自己准备拿这只鬼母做饵的想法。

        李晓婉想了想后,说道:“这只九子鬼母身上的怨煞之气如此浓重,应该已经达到了宙级鬼物的程度,想要封印这种等级的鬼物,一般手段可做不到。”

        “不过...”她突然话音一转道,“我这边倒是的确有个办法能镇压住她。”

        说着,白鲤便见她抬手往自己衣领内伸去,然后从脖颈上取下了一根红绳挂坠。

        只见那根红绳末端之上,系着一只折成三角状的黄符,黄纸为表,朱砂勾画,一眼望去,白鲤竟感觉那张黄符之中隐隐蕴含着几丝慑人的雷霆之意。

        倒是感觉与当初在澜江秘境之时,张道士取出的那方雷印有几分相似,不过两者之间自然是没有多少可比性的就是了。

        “这是雷符?”白鲤猜测道。

        李晓婉看了白鲤一眼,点头道:“嗯,这是一张五雷符,是当初天师府的当代张天师受邀到帝都总局,师父带我前去拜访张天师之时,那位前辈赠予我的。”

        “五雷符之中蕴含着一丝九天雷霆之意,对于这种鬼魅妖邪之物最是克制,只要将其作为阵眼,结成风水奇局,封禁此地,就不必担心这只九子鬼母能逃离此地了。”

        白鲤说道:“但这样的话,不就浪费了你这张五雷符了吗?”

        虽然白鲤并不懂符咒这方面的东西就是了,但他也还是能感觉得到那张五雷符的不凡之处的,要是李晓婉一开始就祭出这张五雷符的话,怕是当场就能直接将那九子鬼母轰杀成渣了。

        而且从李晓婉将其制成吊坠,随身携带的行为来看,她显然也是知晓这张五雷符的珍贵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珍重对待。

        还有李晓婉她师父那边,能这么放心的让她来处理此事,怕也是因为李晓婉有着这张五雷符作为保命手段与底牌,他才能那么放心。

        但如今李晓婉却要拿出来,以其为阵眼帮白鲤封禁镇压九子鬼母,可见她对白鲤的交情。

        毕竟以五雷符作为阵眼,可是会消耗其中的灵力的,搞不好这张五雷符就会浪费在这了。

        看到白鲤脸上露出的犹豫踌躇之色,李晓婉不在意的说道:“白鲤你别想那么多,就只是一张五雷符而已,用了就用了呗,大不了之后你再从澜江里给我多带些大鱼大虾来,请我吃几顿好的就是了。”

        白鲤闻言笑了笑,说道:“呵..倒是我小家子气了。”

        不就是天师府的当代天师亲手画的五雷符吗?有什么了不起的?直接用!就是壕气!

        随后,李晓婉很快便从随身携带的布包之中掏出了一些材料,布下了一个简单的奇局,随后又将那张五雷符悬挂在了屋中,一个简单的困局就成了。

        虽然李晓婉的师承并不是风水奇门一脉,她觉醒的能力也与之关系不大,但对于她们这些高校特别班的学生,以及华国总局的人来说,因为时常要处理这类超自然事件的缘故,所以一些基础的应对手段都是会涉猎的。

        就如同这座封禁一地的奇局,更是她们必然要掌握的手段之一。

        这个奇局,一是为了及时控制住局势,将作乱的邪祟限制住,以免造成更大的危害和损失,二就是为了设下封锁,不让普通人误入危险之地,就跟以前警察们办案之时拉起的黄线封锁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