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从白鲤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藏书万卷

第六十三章.藏书万卷

        之前秦老头和白鲤说,自己就是个穷教书的,结果直到白鲤上门拜访,知道他们家住在滇池边的‘湖景大别墅’,房子面积足足有七百多平之后,才发现这糟老头子坏的很,骗他这小年轻....

        “白小哥,晓婉姑娘,你们来了啊,快请进。”

        秦老头乐呵呵的将两人招呼进了屋,白鲤瞥了一眼院子中的花园与连成一片的奇石假山,不由咋舌称奇,这妥妥的地主阶级啊!

        “秦老师,这是我们准备的一点小心意,还请你收下。”李晓婉将手中提着的礼盒递给了秦老头。

        秦老头只是笑了笑,也没客气什么,点了点头便接过来收下了。

        “你们也不要客气拘束什么,就当是寻常的一次拜访了...走,跟我进屋,我带你们去我的收藏室看一看。”

        两人跟随着秦老头进了屋,然后来到了一楼的一间偏房之中。

        只见秦老头进门后往墙上镶着的电灯开关一按,房间地板之下顿时传来了一阵电机转动声,房间正中心的一片地板顿时往下一陷,然后横移开来,露出了一条灯火明亮的向下石阶。

        ———还真有几分机关密室那味了!

        “好厉害!”李晓婉惊讶道,“秦老师你们家还有一座地下密室吗?”

        “呵呵,什么地下密室,不过只是一间普通的地下室罢了,被我改造成了收藏室。”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但是这种如同电视电影里的机关地下室,在现实之中还真不常见,李晓婉长那么大了,也还是第一次见到。

        “走吧,我们到下面聊。”

        两人跟在秦老头身后,走下了地下室,下到下面之后才发现,这座地下室,面积还真不小,足足有两百多接近三百平。

        而地下室中,也并不空旷,四面八方都是博古架,陈列台,装满了古董藏品,瓷器,玉器,古玩杂项,字画,琳琅满目。

        不过最多的,还是藏书,只见地下室四面墙壁之上,都打着书柜,上面排满了书,看那藏量,一般的小型图书馆恐怕都比不上这件地下室中的藏书量。

        李晓婉忍不住震惊道:“好多书和古董啊。”

        就连白鲤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间地下室,俨然就是一座图书馆加博物馆的集合体,个人能收集来那么多的藏品与书籍,财力都成了其次了,还不知道秦老头究竟花费了多少精力和心血呢。

        秦老头见两人那惊讶的模样,解释道:“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

        他指着其中的一面书柜墙说道:“这一墙的书,其实都是些常见的书籍,并不算珍贵,只是拿来装点书架的而已。”

        “还有这些古董也是,其实大多都是赝品或者仿品,要不就是残破的,珍品其实并没有几件,倒是那几幅书画,倒是真迹,不过价值也不算太高...”

        白鲤点了点头道:“就算是这样,也很惊人了,秦老先生这间藏品室,说是博物馆也不为过了。”

        他觉得,老龟就应该与秦老头好好学习一下,整天把宝贝藏在泥沙或是石穴里,看起来就跟堆破烂似的,一点格局和气韵都没有。

        “跟我来,我带你们去看看我收藏的那些古籍。”

        秦老头招呼两人来到了一座书墙之前,给他们介绍道:“这一部分就是我收藏的一些古籍了,道经佛经都有,你们可以随意看看。”

        秦老头所收藏的古籍,只有书墙的一角,但也很惊人了,足有两三百本孤本,而且全都是几乎已经不存世了的那种。

        白鲤一边抄起一本古籍轻轻的翻开,看得出来秦老头很爱惜这些古籍孤本,专门做了防腐防虫的措施,有些泛黄的纸业摸起来却有种塑料的质感,应该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来保护这些书籍。

        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导致这些古籍失去作为古董的经济价值,但是却保证了这些孤本不会轻易损坏,能够长时间的留存,存世下去。

        另外,白鲤还发现,有一些道经古籍看起来并没有那么久的年岁,而且还是用钢笔所书,明显是现代抄录下来的,且有许多遗漏,残缺的段落,不过都被专门标注了出来。

        “秦老先生,这几本书,是你后来抄录的吗?”

        秦老头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应该说,这些古籍经文,其实大部分都是我几十年前誊写抄录下来的。”

        “那时候不是发生了一些动荡吗?像是这些古籍,在当时就是必要被破除的东西,就像是垃圾一样,被人随意撕毁焚烧。”

        “后来我实在不忍心这些从古时便流传下来的古物就这么被销毁了,便偷偷买来了不少。”

        “只是可惜,许多的古籍当时都已经残破严重,无法复原,我也只能尽量将它们保存修复,实在没办法了,便干脆自己抄录誊写下来。”

        “这些古籍之中,很大一部分都是那时候我保护下来的,但也有很多因为保存不当,且没有那么多精力去誊写抄录,没能留存下来。”

        “所以我才特别羡慕白小哥你那过目不忘的本事,如果我也有这份天赋的话,当时就能记下那些来不及的古籍经文,然后慢慢将它们重新默写抄录出来了。”

        白鲤与李晓婉都能从他的话语中听出那份浓浓的惋惜之情,他们两人亦是同感,那些珍贵的书籍就这么消失失传了,的确是一种损失。

        感叹了几句之后,秦老头也便没再继续说这些了,毕竟当年的那些事,都已经成了往日云烟了,而且也确实不好多提。

        随后,几人就这些古籍本身谈论了起来。

        秦老头从书架中抽出了一本像是杂谈笔记一般的古书,递给了白鲤,介绍道。

        “这是一位古代相师写的一些随笔杂谈,书写了一些关于相术卜算的东西,还简单的提及了一门望气之术的入门修习之法,白小哥如果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看看。”

        白鲤自然很有兴趣,但接过来翻看了一番后,却发现自己似乎什么也看不懂,毕竟其中那些有关相术的专业术语他是当真一个都搞不明白,什么天庭之类的还好,他倒是知道大概是指的额头。

        但什么‘结喉迍邅孤老’?中间那两个字,白鲤甚至都不认识,更别提理解其意思了。

        见白鲤那窘迫的神色,秦老头笑了笑道:“怎么,看不懂吗?”

        白鲤抿了抿嘴:“我甚至连里面一些字都不认识。”

        就在两人这边交谈间,另一边的李晓婉突然惊疑道:“咦?秦老师,你这里还有这本气功秘籍啊?跟我老爸收藏的那本一模一样呢。”

        秦老头瞥了一眼李晓婉手里的书,说道:“啊,是王谭‘大师’的王氏气功啊,当年这本气功倒是的确卖的很火。”

        “不过那本书里写的气功是假的,是生搬硬套了一些少林硬气功,还有武当太极拳的经义套路,再加上他自己的一些胡编乱造拼凑出来的,根本就没什么效果。”

        “当然,健健身的话倒是勉强还行,毕竟有几分少林硬气功和太极拳的底子在。”

        华国八零年代的时候,曾流行过一阵气功热,各种气功大师层出不穷,不少人都学过,但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假套路而已。

        秦老头评价了一番那本王氏气功之后,又提醒道:“晓婉姑娘你要是对这些气功武功之类的书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你右手边第三排那几本书。”

        “那几本书,是正宗的少林硬气功和武当云手,还有几本八极拳经,形意拳之类的书,虽然只是普通的套路与招式,不涉及秘传,但都是真的,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练练,权当是强身健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