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从玉藻前开始东京除妖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你上他啊!

第八十二章 你上他啊!

        系统记录里是空的。

        羽生和也感觉被破了一桶冷水,这让他很费解。千早子明明净化了妖怪,应该有经验吸收。

        吸收的经验去了哪里?

        他不信邪,打开系统面板仔细翻找。最后,当他打开御妖栏时发现猫腻。

        点开御妖的信息面板,会弹出详细的信息。

        当点开千早子的御妖面板时,一直空着的面板上出现了图片和文字。这个空着栏位,竟是御妖的背包。

        里面显示着很多。

        【可吸收经验45152点,顶级经验卡*2、大型经验卡*4、顶级速度卡*1、大型速度卡*7、顶级力量卡*1、大型精神卡*5、顶级灵力卡*1、大型灵力卡*6、奇怪的黑猫尾巴*9……】

        原来在这里。

        检查了一下千早子的物品栏,一串卡片看的他眼花缭乱。

        可以确定,这是击杀猫切丸的奖励。

        他尝试点击经验值图标,立刻出现一个是否吸收提示,点击是后,45152点经验进入他的经验池。

        背包里的东西都可以取出来。

        他还发现了一个开关,开关显示为:是否净化妖怪。

        羽生和也感觉很惊讶。

        以前怎么没发现?

        难道是系统偷偷更新?

        他返回去检查系统栏,在自己属性栏下方,发现了同样的按钮。

        有了这个,可以自主控制是否净化妖怪,可以在其他人面前杀妖怪,不用害怕自己的特殊能力暴露。

        千早子道:“老大,你傻笑什么呢?”

        羽生和也拍了拍千早子的肩膀道:“你这次做的非常好!回头我给你奖励!”

        千早子眼睛一亮问道:“什么奖励?”

        “回头再说。”

        羽生和也应了一声,因为这个时候血镰赶来了。他看到地上昏迷的正太,惊讶的咦了一声,跑上前抱起猫切丸闻了闻道:

        “是猫切丸!”

        血镰很不客气的两耳光抽上去。

        昏迷中的猫切丸醒过来,他睁开眼睛就看到血镰一张大脸,满脸贱笑欠抽的表情。猫切丸当场就怒了,嗷呜的一声扑倒血镰,两人扭打在一起。

        看他们娴熟的样子,以前应该经常打架。

        滚了几圈后,猫切丸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他跳起来警觉环视四周,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的任命道:“要杀要刮随你们便。”

        这个九尾猫又还挺硬气的。

        羽生和也蹲下来道:“白藏主呢?”

        猫切丸抬头扫了羽生和也一眼,哼了一声,低下头默不作声。

        羽生和也道:“你比血镰还蠢。”

        猫切丸当场炸毛道:“你胡说!老子再蠢也比那个傻子聪明!”

        羽生和也笑了笑,他没有浪费口舌,直接向血镰示意,让他先给猫切丸做思想工作。

        血镰把猫切丸叫到一边,两人说了些什么后直接扭打起来。最后,血镰以体重优势,一屁股把猫切丸坐在身下揍,一边打一边说教:

        “跟着老大有好吃的!你不瞅瞅你现在的样子,你有啥用?回去白藏主大人肯定鲨了你,你回去送死吗?跟着新老大有饭吃,特别好吃的饭!”

        “血镰!你这个叛徒!你忘了白藏主大人对你的恩情?”

        “所以我不会和白藏主大人敌对!白藏主大人肯定不要我了,所以我没回去!但现在老大给俺饭吃!特别好吃。”

        “你竟然屈服在阴阳师手下,你的尊严呢?我就知道你是个胆小鬼懦夫!没有骨头!”

        “放屁!妖活着就为一口饭吃!谁给饭我跟谁!”

        “为了吃饭你连尊严都不要了?”

        “在谁手下当小弟不是小弟?有本事你别吃饭啊!”……

        这两个妖怪的交流方式蛮特别的,一边打一边交流,看上去……关系蛮好的。

        猫切丸刚被净化,身体虚弱,没多大力气。

        血镰天天用盆干饭,身强体壮,现在就是个小胖墩。

        打架结果一边倒。

        打了10分钟后,血镰托着猫切丸走到羽生和也面前,他扑倒在猫切丸身上,死死压着猫切丸防止他挣扎,对羽生和也吼道:

        “老大,他就是嘴硬,其实已经服软了!你强上了他就行!”

        羽生和也一头黑线。

        玉藻前、千早子、芽衣等围观的人都努力憋着笑。

        血镰继续吼道:“老大,你愣着干啥?我给你按住他!你上他啊!快上他啊!”

        羽生和也捂脸。

        他在反思。

        为什么我会收这么个玩意当小弟呢?

        你这思想工作做了个锤子,三句话两句是好吃的。

        一巴掌抽飞血镰。

        用神铠卷住猫切丸拉扯到半空中。

        强扭的瓜不甜,这种事情要你情我愿才行,强上不是他的风格。

        要以德服人。

        羽生和也开始给猫切丸做思想工作。

        猫切丸的状态和血镰差不多,被净化后,内心只有善的部分。

        他们是无法回到白藏主身边的。

        他们的良心不允许。

        “我可以放你回去,可是,你真的还想白藏主身边?想想他做过的事情,现在的你可以接受吗?愿意跟着他继续做坏事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面对羽生和也的灵魂质问,猫切丸沉默了。

        从刚才到现在,他脑子一团乱,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想这些问题,只是一心想着回到白藏主身边。可羽生和也的质问引发了他的思考,他立刻察觉自己对白藏主作为的质疑和反感。

        发现自己的想法后,猫切丸陷入恐惧的情绪中,他把自己的变化归咎于羽生和也。

        “你对我做了什么?!白藏主大人是对的,他不会做错的!绝对不会错的!卑鄙的阴阳师!你想要控制我的思想吗?告诉你!我对白藏主大人的忠诚是绝对的!你休想控制我!”

        猫切丸的情绪失控,大喊大叫,有崩溃的迹象。

        他和血镰不一样。

        血镰是个心没肺发的主,跟随白藏主的时间也不长,但是,猫切丸是在白藏主身边长大的,白藏主就是他绝对的信仰。

        他的想法和信仰发生冲突。

        精神直接到了崩溃的边缘。

        羽生和也明白,需要给猫切丸一些时间缓冲。他的状态很差,不合适在聊下去。

        反正现在也安全,也继续猫切丸那里情报。

        他对千早子道:“把他关入牢房里,派人24小时盯着,不要让他自鲨。”

        “是。”

        千早子叫来人,把猫切丸送入这里的地牢。

        羽生和也又对血镰道:

        “血镰,你去陪着他。”

        “是,老大!”

        血镰犹豫了下道:

        “老大,我去蹲牢房吃到好吃的吧?”

        羽生和也哭笑不得,踢了血镰屁股一脚骂道:“你想屁吃呢!滚去跟他一起吃牢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