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带着系统来大唐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国之工程人命贱(第二更)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国之工程人命贱(第二更)

        李易看大家种向日葵种子,昨天泡好了,现在一个个种。

        需要种出秧子,再分秧到地里,可舍不得抓几个粒扔一个小坑中埋上,太过浪费。

        他顺手递给李旦一把葵花籽,生的。

        李旦习惯性接过,没明白什么意思。

        “吃,用自己抠,或者用牙咬。”

        李易从兜里抓出几个粒,捏着一个抠边,扔掉,再拿起一个磕,吧嗒吧嗒嘴儿。

        李旦瞪眼睛:“万里迢迢寻回来,怎舍得吃?”

        “又小又瘪,不吃还能作甚?第一个都没有仁。这东西,一个种出来能变好几百个。”

        李易看着空的地,准备等向日葵出秧子后分栽。

        他突然笑了:“到时候一片金黄,随着太阳的太阳移动而转动,蜜蜂最喜欢。”

        “要多养蜜蜂,千万别蛰了人。”豆卢贵妃在养生,每天喝蜂蜜水,还有蜂王浆。

        “向日葵种子成熟,明年即可推广,关中的土地要看管好,明年一律种新物种,调集其他地方的粮食补充。”

        李易未雨绸缪,关中留各种种子,自然无法出粮。

        “铁路修好,拿火车运。”

        李隆基推婴儿车,小家伙沰儿以前的婴儿车,车中是沰儿的妹妹嘟嘟。

        嘟嘟被遮挡好,刚睡着。

        她现在什么都干不了,只会哭,全指望大人管。

        小家伙把自己以前的玩具挂在婴儿车中,期待着妹妹长大。

        “修铁轨时可遇到麻烦?”李易皱了下眉头。

        “死二十三个人了,不小心被砸死的,平时干活没什么事情,结果干着干着倒下的,克扣伙食被砍了脑袋的。”

        王皇后说出死亡数字,显然被砸死的和倒下的,可能是监事没严格按照施工要求操作,另外把伙食标准降低。

        以命抵命,不给去排哑炮和当手术试验品的机会。

        “如今呢?”李易攥了下拳头,又放开。

        “最近半个月没死人,倒是有受伤的人,刨石头的时候崩了眼睛,挑石头压折腿。”

        王皇后语气没什么波动,以前宫中死的人多了。

        其他人亦如是,很正常,大工程,哪有不死人的?

        曾经死人,根本不上报到朝廷,地方处理。

        如今死一个报一个,给抚恤、查原因。

        受伤的治疗,治疗不好留后遗症的,帮着找出路,朝廷额外每月补贴。

        李易叹口气:“修铁路死人啊!”

        他对此没啥好办法,有的人并不是直接因修铁路死。

        本身有疾病,干农活也可能倒下,正好铺铁轨倒了,那就属于死在工作岗位上。

        另有的干活的时候没事儿,睡觉,睡着睡着脑溢血,死了。

        施工过程,总会伴随着各种意外,尤其是在手工劳作时。

        “以后修隧道,天晓得搭里多少条命。”李易纠结一下,再问:“今年可修好?”

        “百分之六十了,之前的铁轨全部造出来,还有枕木,剩下的工作依靠人多。”

        李成器想从海边多多往回拿海鲜卖,最为关心铁路与火车的情况。

        铺铁轨的人如蚂蚁般用锹、用镐头、用钎、用小车、用担子。

        万里长城都能修呢、京杭大运河都能挖呢,何况一个铺铁轨。

        李隆基怕李易担忧:“伙食好、工钱高、工具也趁手,估计秋头上可试车。”

        “河上的呢?”李易脑海中有路线图。

        “搭浮桥、连漕船,一节车厢运一次,过去对接,浮桥下面是漕船,浮桥能开口,合拢后以绳索调整下游漕船位置。”

        毕构说着从李易的兜里掏葵花籽,他家有孩子,旁的不缺,葵花籽天下独一份。

        “砸桥墩吧,漕船送木,以木为底,上铸混凝土。”李易决定先拿小河试验一下。

        “如何砸?”魏知古想学。

        “就是木头,有的桥已经用了,还有石头,先架木梁。木头要求规整,不要有疖子。

        先做防腐处理,砸下去后,由于大部分时间在水下,没有接触空气就不烂。

        上面压混凝土墩子,木头的底座初做好的时候高于水面。

        在顶端直接制作混凝土墩子,做好后,放木头,用其他的石头砸,把它和木头底一起砸下去。

        再接混凝土,再砸,拿手葫芦吊大铁块,以船支撑,一下又一下。”

        李易说着都觉得累,烦琐。

        听的人却觉得简单,可以呀,尤其是水浅的时候,冬天就弄出来了。

        “如此说来,黄河之上亦能架桥。”宋璟脑海中出现画面。

        黄河上造几座桥,往来的百姓便无须乘舟,牲畜拉的车走桥更为方便。

        李易轻轻点头:“朝廷财政宽裕,我想办法,要高一点,方便大船航行通过。

        召集大唐能工巧匠,我要学习和上课,学他们的本事,给他们讲新的技术。

        记得举家前来,我可不希望他们学完了,家人被绑架,面临抉择。”

        李易想起个重要的事情,技术人员的家人必须安稳。

        如果心地坏,可以故意让工匠的家人被绑、被杀,激起工匠的仇恨,被仇恨蒙蔽双眼,利用其心中恨意,从今往后成为工具。

        摇摇头,李易赶紧把此念头甩出去,莫说做,想都不要想,会掉寿命,不是人干的事儿。

        “小易!落花生有瘪子没?”毕构掏了两大把瘪的葵花籽,又惦记上花生。

        “你刚才不是吃了么?”卢怀慎也从李易兜里抓一把葵花籽。

        “就吃两个,甜,想起家中孙儿吃不上饭……”

        “我送你一袋大米,蒸饭吃。”卢怀慎丝毫不留情面。

        “行!瘪子的花生老夫还要。”毕构扭头看着卢怀慎:你奈我何?记得一袋大米。

        卢怀慎:“……”

        “长江枯水不枯,能修?”李隆基没闲心理会两个老头,他欲于长江之上修桥。

        “下游枯水期……行,江中大片滩地裸露,其余流水不湍,关键地方跨度大一些。”

        李易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面,资料开始唰唰过,包括图片、历代长江流域的介绍。

        能修,按照他此刻掌握的技术没问题,钱的事情。

        李隆基颔首:“好!易弟果然回来后叫人安心。”

        他说着扫一眼群臣,目光中有一种意思。

        众臣无奈:看我等作甚?他李易厉害难道不应该?偏与我们比啥?得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