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成了玩家眼中的bug在线阅读 - 第010章 自古以来

第010章 自古以来

        不管出发点是为了什么。

        高水寒这番义正严词的话语之中,却充满着自古以来的基调。

        将西域这片土地的归属权,直接从汉武时期就划归中原。

        当然事实并不是这样。

        但现在,似乎也没有人会计较这些。

        曹仁奇四人目光微动,齐齐的看向高水寒。

        难道这是狗策划加的设定?

        几人的目光经过了一阵无声的交流。

        然而正沉浸是丧夫丧父之痛中的张母和张向东,似乎并没有关切这一点。

        母子两人,抱在一起痛哭良久,方才渐渐缓和下来。

        张母对着高水寒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然后便对周围那些早已急切不已的部落女人们,小声的解释了起来。

        未几。

        整个部落里,响起了连成片的女人痛哭声。

        也不知,她们是在伤心自己的男人死了,还是部落里没有了主要生产力和战斗力。

        然而没多久,这些女人们就收起了哭声,抹去脸上的泪水,一个个安静的离去,找到藏在帐篷后面的孩子们,小声的吩咐了起来。

        语言的不通,让高水寒等人并不知晓,这些女人究竟在对那些孩子说了些什么。

        张母这边,已经是拉起了儿子,双手掐在一起低着头走到高水寒面前。

        “将军无错,这里盗匪横生,谁也不知道那些盗匪什么时候会出来杀人……”

        高水寒摇摇头:“即为唐人,便是我等的职责。只是如今,冬季将至,你们这个部落要怎么扛过去?”

        真的都是唐人吗?

        低着头的张母,目光微动,而后微微抬头:“不知将军所部几何,是要在此停留多久?”

        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在试探!

        高水寒看向对方清澈的双眼:“我等乃是先行,如今不过十余人,驻扎于高宗时所建军营。”

        全是妇孺老幼,没有食物的部落,在西域是抗不过冬天的。

        张母是想要投靠。

        果然,在听到高水寒说到只有十余人时,张母的眼底多了一丝失望之色。

        部落里就算男人都死光了,剩下的女人和孩子还有好几十人。唐军只有十余人,很显然不会有多少粮草,不然也不至于要外出捕猎。

        张母原先升起的投靠之意,也被悄悄按下。

        食物在这里,比黄金还要珍贵。

        “近日多谢将军出手相救,送回我儿,他日民妇必当结草衔环以为报。”

        跟在高水寒身后,观察张母良久的曹仁奇不由出口询问:“你们不跟我等回去?”

        他是知晓小郎君的意图。

        此时军营那边缺少人口,很多事情都无法进行,若是多出来这个部落的几十个人,便是一个大助力。

        这才有此一问。

        张母歉意的摇摇头,不曾开口。

        高水寒挥手止住还要说话的曹仁奇,对张母道:“某见夫人似是识文断字,为何会流落至此?”

        这时候,可不是谁都能出口成章,引经据典的。

        更何况是张母这么一个女人。

        张母苦笑一声,似乎是响起了自己的经历:“当年阿耶科举不顺,便做了商贾之事,妾身年幼跟在阿耶身边。至安西,遭了盗匪,是孩子他爹将妾身救了回来……”

        她爹当年定然是死在了盗匪手上。

        不然,她也不会对一个异域男人以身相报。

        只不过是因为一介女子孤身一人远在安西,没有办法回到中原而已。

        也是个可怜女子。

        清楚了对方的身世,高水寒也不多留,对张母叮嘱道:“我军驻扎在此去东向河流上流,半天的路途,若是你们这里有事,可去寻我等相助。”

        张母颔首点头。

        倒是一旁的张向东,听到高水寒他们要走,竟然是走到曹仁奇的身边,拉着对方的手:“叔叔,你们不留下来吗?要是再有坏人来怎么办?”

        曹仁奇眉头微微皱起。

        站在他身边的尚罗利,却是挑挑眉,撞了一下他的肩膀,丢来一个暧昧不明的眼神。

        曹仁奇暗暗的瞪了对方一眼,伸手拍拍张向东的脑袋:“放心,我们就住在上游,你来我教你打猎。”

        张母决意不走,高水寒也不好强求。

        他目视环顾整个部落,伸手指向不远处一块较为平整的石块。

        “尚罗利,去将那石块拿过来。”

        尚罗利领命照办。

        没用多久,一块刻着‘大唐’二字的石块,就竖里在了这个部落的外面。

        ……

        “老曹,没想到哇!你竟然会这么一手迂回路线,啧啧啧!”

        返回军营的路上,尚罗利满脸猥琐的挑逗着曹仁奇。

        “你在说什么?”

        尚罗利当即转头点了点下巴:“你难道不是看上那孩子的娘了?不然你有不是人家的爹,为什么要教人家打猎?没看见那女人最后脸红的像朵花儿吗。”

        曹仁奇脸颊顿时一红,沉声正气:“我没有你这么猥琐!”

        “是的是的!”尚罗利连连点头:“你那不是猥琐,你是博爱对吧!我可是提醒你,这里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哪怕它很真实……”

        曹仁奇停了一下,然后才摇着头说:“已经两三日里,你当真能分得清是游戏还是现实吗?游戏人生,这里发生的也是人生的一种……”

        尚罗利也愣了一下,然后耸耸肩摊摊手:“得嘞,我是说不过你了……”

        说完,他就提起脚步加快速度,赶到走在最前面的小郎君身边。

        高水寒走的很快,但脚步却很稳。

        尚罗利亦步亦趋的跟随着,终于是小声提及道:“郎君为何想到要在那个部落竖立大唐的界碑?”

        对于高水寒竖立界碑之事。

        尚罗利不敢说亲自做过,但是却读到过不少。

        没想到,今天竟然是真的见到了。

        高水寒疑惑的看向对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凡有我唐人所在,皆为唐土!”

        一句话让尚罗利陷入了深思。

        等到众人终于是赶回军营。

        就看到沈梦括带着人,一趟一趟的搬运着树木回营。

        老奴高福和另一人,就守在牛羊群边上,不敢有一丝怠慢。

        见到高水寒回来,高福赶忙丢下手中的棍子,窜到小郎君眼前。

        “小郎君,老奴熟了一遍又一遍,这里足足有三百七十二头牛羊!”

        “就是一天一头牛,咱们这个冬天,什么都不做也能扛过去了。”

        高福已经从原先一心想要回到龟兹城,蜕变到现在只要有的吃,就无所畏惧了。

        “老福,你要不还是自己回家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