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成了玩家眼中的bug在线阅读 - 第015章 援兵到来

第015章 援兵到来

        眼看盗匪竟然如此没有骨气。

        不过才死了七八九十个同伴,就已经生了退意,顿时让高水寒心生怒意。

        早就定下这些盗匪一个都不能放过的要求,高水寒哪里能让这些人就此逃走,将此地露天矿区的事情带回去。

        若是这里的消息被这些人传回去,谁也不知道消息会被这些盗匪传扬到哪些地方。

        自己手下如今只有十来个人,在这安西就连一片浪花都激不起。

        今天要不是他刚刚得到提升,根本就不可能创造出如此耀眼的战绩。

        此时眼看对方要走。

        高水寒当即驾马:“拦住他们,绝对不能放走一个人!”

        说着他就已经是双脚一蹬,在骑术专精加成下,像是人马合一一样,在曹仁奇等人眼前化作一道虚影,冲着那些盗匪追赶了过去。

        尚罗利等人也不敢停留,赶忙爬上被斩杀的盗匪遗留下的战马,想要一起跟过去。

        然而,他们又未曾加点骑术,几个人折腾了好一阵子这才爬到马背上,邯郸学步一般的让身下的战马慢悠悠的跟着高水寒追赶的方向过去。

        荒原之上。

        十数名昔日里杀人如麻、刀口舔血的悍勇盗匪,骑着战马慌不择路的奔驰着。

        若不看身后,只身一骑追赶的高水寒。

        当真是要人以为,这些纵马荒原的盗匪,是在追赶他们的敌人。

        风像是刀片一个的从高水寒的脸颊上划过。

        被前面盗匪们践踏断裂的荒草,在风和速度的加持下,在高水寒的脸上留下一道道细微的伤口。

        然而高水寒丝毫不惧,稳坐马背之上,双手脱离缰绳,接连张弓搭箭,已经是射翻三名盗匪。

        正当他还要继续射击的时候,马背上的箭袋子已经空空如也。

        高水寒不得不啐了一口,将弓挂在马背上,双手重新握住缰绳,加快速度追赶过去。

        “绝不能让这些盗匪逃走一人!”

        高水寒低声咒骂了一句。

        然而盗匪们可是生在马背上的,就算他有骑术加成,没有弓箭的远程袭杀,高水寒已经不敢确定,今天到底能不能将这些人都留在这片荒野上,将那个露天矿区的消息暂时的掩埋起来。

        高水寒双手一顿,双脚重重的砸在马身上,再一次提起速度。

        双方之间的距离,眨眼间就近了一些。

        然而,还是不能让高水寒近身搏杀。

        眼看着自己身后空荡荡,只留下无数道战马践踏过后留下的倒伏的荒草,再也看不到曹仁奇、尚罗利等人的踪迹。

        高水寒一咬牙,再也顾不上心疼好不容易获得的战马。

        他竖起断枪,狠狠的扎在战马的屁股上。

        一道血水喷涌而出。

        战马嘶吼着扬起高大威猛的头颅,连带着让高水寒整个人都向后一仰,几乎是要垂落到马下。

        幸好,战马终于是在原有速度的加持下,两只前蹄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随后,战马因为疼痛,疯狂的加速向前疾驰着。

        在高水寒不惜马力的情况下,肉眼可见的,他和前面一众逃命的盗匪之间的距离逐渐变短。

        “贼子追上来了!”

        “快逃!”

        “……”

        “他竟然只有一人?”

        “弟兄们,干掉他!”

        “……”

        盗匪们七嘴八舌的乱叫着。

        落在最后的两名盗匪,已经是提着手中的刀,将高水寒夹在两匹战马中间,就要挥刀劈砍。

        高水寒提起长枪,凌空在手旋转,砸开两人挥舞过来的刀刃,随后一个肘击就将一侧的盗匪砸落在地,而后有与另一侧的盗匪搏斗起来。

        可是,就在这瞬息之间,他已经是再一次的和前面的其余盗匪拉开了老大一截距离,甚至双方之间的距离是越来越远。

        “大胆!”

        高水寒恶从胆边生,冲着仍然和自己搏斗在一起的那名盗匪怒吼一声。

        手中的长枪先是在掌心向后一缩,随后被紧紧抓住送到前方。

        整个枪杆前半段都被高水寒送到对方的胸口里,他的拳头也紧紧的抵在对方的心口。

        敌人的血水,在眨眼间就侵染红了高水寒的手掌和小臂。

        高水寒又是怒吼一声,调动身上战马将对方撞开。

        然而他身下的战马也因为持续的流血,速度越来越慢。

        余下的盗匪已经越来越来了。

        高水寒不禁咬牙切齿起来。

        正待此时。

        就在高水寒失神之时,前方荒野的地平线后,一群手持断枪,如同一早召唤过来的曹仁奇等人一般打扮的二十余人,竟然是呼吼着迎向了亡命逃窜的十余名盗匪。

        竟然是昨日召唤的第二批玩家!

        当高水寒看到地平线另一侧,静静站立着观察战场的几名身穿麻衣的男人之后,他心中顿时大定。

        对这帮一出场,就敢正面迎敌的玩家,不由心生期待。

        只见地平线上,那二十余名手持断枪的玩家,组成了一个严丝合缝的枪阵。在一名魁梧男子的带领下,整齐的等待着盗匪们的冲阵。

        “枪尾抵地,枪头斜举。”

        “手不要松开!”

        “接触之后立马跑,跑不掉也不要怕!”

        “咱们现在都是初级,随便复活,不用担心掉级!”

        “接触之后,后排左右分出,围杀敌人。”

        “他娘的!”

        “发达了,没想到一上来就能遇到小怪攒经验!”

        “都给老子杀了,一个不要留!”

        “让这帮垃圾还敢冲咱们的阵!”

        那为首的男子连连呼吼着,为枪阵中的玩家提气。

        瞬息之间。

        双方已经撞在了一起。

        一时间人仰马翻。

        那一柄柄断枪,眨眼间就洞穿了那些冲在最前面的战马。将一名名盗匪撞倒在地上,后面的盗匪们止不住速度,也已经从马背上砸在地上。

        而枪阵最前面的十来名玩家,一时间躲避不及,只是一个照面就当场死掉了好几人,余下几人也各自负伤。

        但是那指挥的男子却是已经带着后排的玩家,开始绕过阵前,直接从两侧杀向纷纷坠地的盗匪。

        这些盗匪们怎么也没有想,在他们逃亡的路上,竟然会有这么一支悍不畏死的伏兵在等待着他们。

        难道是后面那个疯子一样,敢只身一人追击的疯子安排的?

        那前排悍不畏死的枪兵,让这些盗匪们胆寒。

        而接下来,从两侧冲杀过来的其余枪兵,已经裁定了这些倒地的盗匪们的最终命运。

        一时间,荒原上响起阵阵哀嚎声。

        未几。

        荒原上便只剩下了战马的低声嘶鸣。

        一人一骑的高水寒,也已经缓缓行来。

        ……

        求推荐票、月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