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成了玩家眼中的bug在线阅读 - 第018章 走上正轨

第018章 走上正轨

        随着霍辟邪等第二批玩家的加入。

        营地中的发展,迎来了第一次飞速发展。

        沈梦括在修缮完营墙之后,便将营区内的营房修缮交给了别人,他则是带着人开采露天矿,开始琢磨着要在营地中建造第一座高炉。

        而随着深秋的到来,荒野上万物枯黄,宋星这位似乎誓要将整片盆地都种满庄家的大植物学家,已经开始将目光从营地外的荒野,转回到营地里。

        每日里,都钻进牛羊圈里,手上提着根棍子,不停的翻挑着满地的牛羊粪便。

        仅仅是这段时间,宋星就已经将自己准备的好几个布袋子,装满了从那些牛羊粪便中寻找到的各种种子。

        甄泥在处理完前期积攒下来的牛羊皮之后,也开始盯上了牛羊圈,只等着开春之后为那些肥羊刮毛。

        从高水寒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位似乎是在找宋星、沈梦括他们,准备让他们为自己打造这片荒野上的第一架纺织机。

        而霍辟邪的加入,让原本每日只能教尚罗利他们拿着短枪往前刺的高水寒得以脱身。

        合共三十人,如今都交到了霍辟邪手上,在他的指挥下操练起军阵来。

        除了操练之外,他们还是开采露天矿的主力。

        毕竟沈梦括他们似乎是在一开始,体质就要比霍辟邪他们这些武将职业的人要差,所以不可能指望他们去开采矿石。

        营地从一开始的十来个人,发展到了如今四十多人,一切也都已经逐渐的走上正轨,这让高水寒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是真正的安稳了下来。

        “小郎君,咱们真的不回龟兹城了吗?”老奴高福难得的寻了个机会凑到高水寒身边,小声的询问着。

        高福的心情最近可谓是跌宕起伏。

        从一开始因为小郎君命丧盗匪上手,担心自己的前途,到小郎君死而复生因而欣喜不已。

        眼看着小郎君一时间不愿意回龟兹城,高福也只当是年轻人的倔强和意气用事。

        尽管龟兹城比不上中原大城优渥,但在安西却也是宜人之处。高福想着的就是,只要等到冬季到来,这荒郊野外天寒地冻,小郎君绝对会忍受不了。

        到时候不用他开口,小郎君必定就会自己寻个由头回到龟兹城。

        可是如今的局面,让高福看不到一丝在冬天到来之前回到龟兹城的希望。

        外面那帮子脑子坏了的家伙,如今已经开始在研究建造冶炼高炉了。

        昨天,那个叫宋星的家伙,更是带着人一把火,将河道边好大一片荒野烧空,声称明天要让这片地长满庄稼。

        为此,小郎君昨晚亲自宰牛激励。

        这哪里是要在冬天之前回到龟兹城的样子,这分明就是要在此地安营扎寨,过上山大王的日子了。

        可是,那压寨的夫人也见不着在哪里啊!

        高福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临死之前还能不能回到龟兹城,葬在城外的胡树林下。

        高水寒这会儿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再一次召唤新的玩家。

        接连两次召唤都没有出现女玩家,这让自持英俊潇洒的高水寒,心中备受打击。

        难道长得好看也有错?

        对于高福的问题,高水寒知道其实是这个老货,在这里待得不舒服。

        他轻笑一声:“福叔,当初在家门口,某可是亲口喊出了,不做出一番功绩,绝不回去的。”

        听到小郎君出言拒绝,高福脸上一黯。

        可他还是不信邪的追问道:“小郎君,难道咱们就要一直待在这里吗?”

        那位敬爱的父亲,后年开春之后应该就要征伐小勃律了。

        高水寒心中就算着时间。

        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敬爱的父亲就要开始领兵攻打小勃律,随后就会成为安西数万兵马的话事人,在长安城中那位老渣男的册封下成为安西节度使,节制安西一地。

        而他想要做出一番功绩,就要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积攒足够的力量,再有依仗参与到剿灭小勃律的战争之中。

        甚至。

        是主导战争的走势。

        “福叔,阿耶让某读书,你觉得某若是这样做,未来会如何?”高水寒静静的说了一句。

        高福陷入了回忆。

        自家郎君似乎是因为自己的出身,对大唐的科举仕途格外的看重,认为自己已经拼出了一个显赫家境,自己的孩子就要去走大唐正正规规的仕途一道。

        哪怕自家郎君如今身为安西副都护,但却始终坚信,武将在朝堂上的话语永远比不过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

        君不见如今的右相李林甫,身为文人却能权倾朝野,对边疆回京述职的边军大将动辄呵斥。

        要知道,那些个边军大将可都是杀人无数的存在,可面对李林甫这么一个垂垂老矣的文人,却是无可奈何。

        是这些边军大将打不过李林甫吗?

        只是因为他是文官,是大唐文官魁首,是如今大唐皇帝都要委以朝堂的右相。

        这就是文官的厉害之处。

        而武将就算是再如何厉害,都只能屈居其下。

        所以小郎君自小就被郎君逼迫着去读书,但小郎君……

        似乎只对那些记载于书本上的才子佳人风流韵事感兴趣。

        这一次自己和小郎君之所以会在这里,也是因为读书和不读书的矛盾产生的。

        高福微微一叹:“小郎君读书……”

        他有点说不下去,唯恐打击到了自己自小看着长大的小郎君。

        高水寒耸耸肩,轻松的笑着说:“读书于某而言,只能是无用功。既然如此,我家的显赫如何才能保证?那就只有军伍这一条路了。阿耶似乎不愿意让某入安西军,就连阿姐都能带着安西兵在外杀匪,某却不可……”

        听到高水寒提起大娘子,高福就是一阵由衷的敬佩。

        自家大娘子那可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

        大娘子自小就在家中练武,稍稍长大了一些就偷偷去安西军营里和那些安西兵一同出营杀匪。

        再大一些,更是直接向郎君要求自己带兵。

        高水寒叹着气道:“所以啊,福叔你说,某若是不离家出走,还能有机会吗?”

        “可是如今外面那些人……”高福小声的问出了最近一直藏在心中的疑惑。

        这世间哪有无缘无故的投诚。

        更何况是向自家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小郎君投诚?

        在这个问题上,高水寒只能是神秘的露出笑容。

        “福叔,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