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唐:我成了玩家眼中的bug在线阅读 - 第030章 奖励 沐浴

第030章 奖励 沐浴

        前一次。

        因为寻找露天矿,遭遇盗匪所发生的战斗,以全歼对方结束。

        高水寒也因此第一次获得战役奖励。

        当时的奖励乃是制弩图纸,在今日征伐盗匪营寨一战之中,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所以这个时候,高水寒无比的期待,今天一举全歼整个盗匪营寨,究竟又能获得怎样的奖励。

        带着期待,高水寒将意识沉浸到系统之中。

        【宿主取得阶段性战役胜利,获得奖励五百名土著投靠】

        【宿主取得阶段性战役胜利,获得奖励五大基础属性加点30】

        系统奖励的声音戛然而止。

        高水寒还在期待着,如同上一次不断响起的系统奖励提示,却没有想到这次竟然这么的短。

        就连设定玩家游戏商城的时候,不光是有露天矿和五大基础属性加点的奖励,就连技能专精加点也有。

        这一次相比而言,感觉就像是系统也被盗匪洗劫过一样,穷当当的啥都没剩下。

        “都这个时候了,还给我送来五百名土著……”高水寒想着系统的奖励,低声埋怨着。

        如今气温越来越冷,天空中总是乌云密布,谁也不知道今年西域的第一场雪,究竟会在什么时候下下来。

        而这第一场雪降下之后,这里就会进入到漫长的茫茫大雪盖地的寒冬之中,时间漫长可达四五个月。

        虽说现在营中牛羊食物充足,可那也是与现在营中的人口相比较的。

        今天更是俘虏数十名盗匪,解救上百人,营地中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两百人。

        这个时候再来五百人,不需要多久,营地就会再次陷入到粮食危机之中。

        没有吃的,人会做出很多平时里被视为恶魔的事情来。

        刚刚替前身报仇,带回无数劳动力和财富的高水寒,还没有缓上一口气,肩膀上就再次压下了沉重的担子。

        带着变得沉重的心情,高水寒再次打开自己的数据面板。

        【宿主:高水寒】

        【体力:60】

        【根骨:70】

        【敏捷:50】

        【精准:50】

        【智商:60】

        【枪术专精:50/100】

        【骑术专精:30/100】

        【箭术专精:30/100】

        枪术、骑术、箭术这一次都没有得到提升,五大基础属性的提升也有限度。

        回过神来,高水寒感受着体内增长的属性,右手轻轻的握住椅子的扶手。

        轻轻一用力。

        物体被重力挤压发出细微的声响。

        只见被高水寒握着的扶手肉眼可见的,由原先小臂粗细,逐渐变成竹篙粗细,乃至最后变成一根树枝一样。

        咔嚓。

        沉闷的响声,从高水寒的手中发出,原本好好的扶手应声断裂开来。

        高水寒缓缓的松开手掌,粉碎的木屑便从他的手心上,如雪花一般纷纷洒下,漫了一地。

        直至此时,高水寒脸上原有的深沉总算是缓和了一些:“力量倒是提升了不少,只是不知道和那传说中能够扛鼎的荡儿还有多少距离……”

        系统的奖励已经发布,按照系统的尿性,最迟明天那五百人就会到来。

        这是既定的事实,即便是身为宿主的高水寒也改变不了。

        想到这里,高水寒也只能是生生接受。

        再转念一想,高水寒便将心思放在了今日参战的这些玩家身上。

        霍辟邪的到来,将他从局部解放出来,能够掌握全局。

        平日里,玩家们的日常任务和像今天这样的战争任务,高水寒都是按照系统能给出的最大奖励限度发布任务的。

        但是,很明显有人的地方就有等级的划分,玩家之间的上下等级,在高水寒看来已经到了提上日程的时候。

        只是这种划定等级的事情,需要慎之又慎。

        反倒是营中除开玩家之外的那些人,相对要好安排的多。

        张向东他们那个部落幸存的数十人,自然是以张氏为主。

        近日解救回来的那上百人,在高水寒的计划中是要部分族群的打散,然后分组认命领头组长,随后投入到营地各项建设任务中。

        至于那些盗匪?

        只是推动营地欣欣向荣的生产力而已。

        廉价的!

        “小郎君,夜深了,该歇息了……”

        高水寒正在思索着怎样划分玩家之间的上下等级,先去去了营中生活区那边的老奴高福,终于是赶了回来。

        高水寒起身拍在老奴的肩膀上,挑挑眉:“可有相中的婆娘?”

        高福立马是摆着手涨红着脸:“只是去安置那些人……未曾有这心思……”

        “那你红什么脸?”

        “老奴冷……”

        “呸!你个狗奴!”

        ……

        “狗贼无耻!”

        “公主近日那般委曲求全,那唐人将领竟然如此的不识好歹!”

        “若不是……”

        “若不是……”

        哗啦啦啦……

        满屋滴水声响起。

        被张氏安排在一座较为宽敞营房中的胡女侍女们,正在叽叽喳喳的咒骂着今天无论如何都不放她们离去的高水寒。

        屋子分成了里外三间。

        在中间的隔断里,几盏灯火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一道婀娜曼妙的身影,就藏在那橘黄的灯火之中。

        只见灯火下,胡女缓缓的抬起一只手。

        木桶中温热的水流就从她的指尖滴落下来,砸进木桶中,溅起一层层的涟漪,响起叮铃铃的清脆声响。

        满头秀发被水粘在一起,随着胡女微微的摇动着,掀起一层层的珠帘。

        胡人女子独有的高鼻梁,在灯光下像是剪影一般。

        微微张开的双唇,似是能含下整座江山才子爱慕。

        水珠从不带一丝赘肉的下巴滴落下去。

        还未落入水面,就被阻拦下来,倾斜着奔向身前的木桶壁上。

        带着一层蒙蒙水雾,胡女从桶中站起身。

        灯光在这一刻仿佛黯淡了下来,所有的光芒都笼罩在胡女身体的边缘,将其身姿凸显的袒露无遗。

        原先还在骂骂咧咧的侍女们,眼尖的很,赶忙取了一件张氏她们送来的衣裙,走进隔断里,将其缓缓的披在胡女的身上。

        紧致如削切过一般的小腿,带着一袭水珠,从木桶中升起。

        更火下,胡女的身影若隐若现。

        一名侍女皱着眉头继续埋怨着:“虽然我们这一次是要去求助安西都护府,但他们唐军那不能这样不懂礼节啊……”

        胡女的双手从自己的大腿向上滑动着,最后手掌盖在胸前,眉目浅笑,眼神里透着一股子精明道:“那人就不是唐军。”

        “他们竟然不是唐军?”

        胡女自行去过一件羊袄披在身上,走出隔断,走进里屋,露出那对浑圆细长紧致的双腿,斜斜的靠在床榻上,目光转动着轻声开口。

        “那就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小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