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疯批暴君被福运农女喊去种田在线阅读 - 第224章 不能住一起

第224章 不能住一起

        第224章不能住一起

        催佳云让小喜先出宫,她则是,找了个没人的拐角,下一刻人就最远消失不见。

        再次出来是在皇宫中,离御书房不远的一个角落。

        “还好你将我从后宫带出来了,不然我还得从后宫往这边慢慢找过来。”

        周瑾玉好笑的看着她

        “你做了什么太后让人把皇帝叫去了!”

        催佳云跟着他往外面走

        “我能做什么?

        太后让我跪在地上,不让我起来。

        还有一个嬷嬷要上来要掌我的嘴,干脆自己起来离开喽!”

        “那个老太婆真是越来越过分了,看样子她是将对皇伯父的怨恨,都转移到了你身上。

        走咱们出宫,这破地方就不是好人待的地儿。”

        他说话就拉着催佳云,往宫外的路走。

        “你不用跟皇帝说一声吗?”

        周瑾玉想着刚才她说的,太后让她长跪不起,还想让嬷嬷掌她的嘴,心里就憋着一股气。

        “跟他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太后针对你,还不是因为你是皇伯父的徒弟。

        她是把对皇伯父的憎恨都转移到你身上,皇帝心里清楚着呢,交给他解决,咱们出宫。”

        周瑾玉挑眉,那这位老太后可真是一个定时炸弹,大的隐患啊!

        皇帝那边去了太后的慈宁宫,太后就让高嬷嬷将刚才的事说了遍。

        她们说的和催佳云说的是两个版本。

        “那位催姑娘实在是太无礼了,在慈宁宫大声喧哗不说,老奴上前规劝,她还对老奴动手。

        俗话说得好打,狗也要看主人,她这个样子,根本就是没将太后放在眼中。”

        皇帝头疼的,很想伸手捏捏眉心。

        “朕知道了,你退一下吧!”

        这话自然是对那位宫嬷嬷说的。

        高嬷嬷说完她想要说的,恭敬的敛了神色,退去一旁。

        太后没好气的看着皇帝,

        “你说说,她这个性子嚣张不嚣张,哀家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小辈呢?

        说什么来给哀家请安,我看她是来气哀家的还差不多。

        还有就是,皇帝,你确定她真的是烨亲王的徒弟吗?

        别是哪来的江湖骗子吧?

        哀家听说她能听懂鸟雀的话,这样的人留着实在是太危险了!”

        皇帝刚才过来的时候,就有留意到,慈宁宫上空一只鸟去都没有。

        皇帝不由失笑道:

        “母后你也太过谨慎了,那丫头不过只能听懂,皇兄留给她的那两只鸟儿的话。

        其他鸟雀说什么他又听不懂!”

        太后可不这么认为

        “她是听不懂,可是她那两只乌鸦喜鹊的不是能听懂吗?

        这鸟儿和鸟儿沟通还有问题吗?

        我大周建国以来还没出现过这样的人,万一她要窥探我大周机密,岂不是很危险?

        皇帝也赶紧将你宫里的鸟雀,都给清理干净吧!”

        皇帝觉得太后这有些危言耸听了。

        “母后不必如此如临大敌,皇兄教导出来的孩子不会差了。

        此前他便用鸟雀打听消息之便,帮大理寺抓了不少人贩子。

        之前有匈奴奸细潜入我大周,想要伺机将老七给劫走,也是她发现的。

        并且还悄无声息地将那匈奴在我大周的奸细一锅端了,此乃大功劳。

        另外还可以帮忙查案,比如上次户部侍郎案子,再加上猎场之事,也是她帮忙查到的。

        这一桩桩,一件件皆是功劳,与我大周有利。

        再说这俗话说得好,事无不可对人言,一个光明正大的人,又何惧几只鸟儿的监视?

        更何况她的鸟儿也不是没有弱点,只有白天才能出来,到了晚上便不行。

        母后完全没有必要这般小题大做。”

        “皇帝,你竟然敢说哀家是小题大做。

        罢了,哀家还是修身养性是继续吃哀家的斋,念哀家的佛,你走吧!”

        皇帝还真就走了

        “那母后多保重身体,朕这便告退。”

        皇帝走后,太后宫中又损失了一个茶杯。

        太后这个气呀!

        “你看看,看看皇帝,亲疏远近分得清清楚楚。

        我这个太后终究是个外人啊!

        他可是忘了,当初是谁帮他稳定朝局的。

        他那个好兄长,不过是帮他杀了一条线路,他就念着他的好。

        当初是他求着哀家出面,帮他稳定朝局,如今可倒好,这是想要卸磨杀驴呢!

        他怕是巴不得哀家从此不问世事,死了更好吧?

        哼,可哀家偏就不如他们乐意!”

        一旁的高嬷嬷见太后这般生气,想要出言劝阻,却听大殿外传话的宫女来报,孟家老爷来了。

        “他来做什么?丢人现眼的东西,当初哀家着实喜欢他家大郎那孩子。

        见他跪在自己宫门外苦苦哀求,便允了他娶皇后宫中那个贱人。

        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今他被那贱人害死了,哀家那好弟弟来找哀家有什么用?

        不见让他回去!”

        高嬷嬷听太后这么说,尽职尽责的劝太后

        “哎,如今孟家出了这种事,娘娘若是不见孟老爷,怕是会让人看清了孟家去。”

        “谁敢?”

        太后也是在气头上,说完这句话便道:

        “让他进来吧!”

        且不说他们这姐弟二人谈了什么。

        就皇帝回去后,听候在御书房伺候的小太监说,周瑾玉和催佳云已经出宫了。

        皇帝无语良久,想不明白他这儿子到底像了谁了?

        催佳云和周瑾玉才走到宫门口,迎面就见到了等在宫外的顾晏。

        “顾厂公,别告诉我,你是在等我们?”

        顾晏神色淡淡的,他也不想管这些事,只是……

        “金状元说对了,咱家的确是在等你们,虽然皇帝给你们下了赐婚圣旨,可你们这婚礼应该是还没举行吧?”

        周瑾玉听他这话,惊讶的挑眉和催佳云对视一眼。

        得到催佳云一个白眼。

        刚翻完白眼,就觉得自己的手被某人握的紧了紧。

        催佳云无语,她可不想这么早就成婚。

        “没有,不急!”

        听催佳云这么说,顾晏眉头紧皱

        “还未成婚你们就住在一起不合适,还是分开住吧!”

        周瑾玉白眼已经要翻出天际了,活动了下两只手腕,他真想和这位顾厂公打一架。

        “顾厂公,管得太宽这句话我已经不想再说,。

        您老听好了,我们的事不用你管!

        再说了,难道你不知道我是他的童养夫吗?

        我们在一起完全没有问题再说。

        更不要说家中还有个二哥呢,我们又没睡在一起,你这思想是不是太龌龊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