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 第001章 重生

第001章 重生

        庚午年,仲夏。

        大明宫正门对着的丹凤大街上,忽而一阵惊呼,她只觉脑中瞬间万籁俱寂,一息之间,耳里又重新变得沸反盈天。

        胸......胸疼!

        李萱儿晕晕乎乎,只觉得自己趴得有些不舒服,想撑着爬起来。谁知,手却撑到了身下压着的一个人。

        她猛的睁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

        虽然他闭着眼,却是那样栩栩如生。

        不是冤家不聚头?我才刚死,睁眼就看见他?我死的时候已经老了,早死二十年的他,却还是如初见时那般俊朗模样......

        李萱儿忽然记起,她在被杀死之前,才知道驸马并非郁郁而终,而是死于非命。

        她的驸马,死在父皇驾崩、皇兄被宦官推上皇位那一年。那时他们在公主府分居多时,互不打扰。

        冤死你还死得那么安详?

        李萱儿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使劲掐了一把他的脸,骂道:

        “你这个笨蛋!被人害死都不知道?做鬼也要回去报仇啊!”

        没想到,这一掐,把她吓了一跳:这脸......竟然有温度?更可怕的是,他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了。

        诈尸?李萱儿倒吸一口凉气,竟不知自己究竟是死是活。

        被她压在身下的郑颢,自然听到了她的话,脸上表情瞬息万变,最后艰难的抬起右手上抓着的风筝说:

        “这位小郎君,我救了你,你怎么开口就咒我死?”

        “啊!这......”

        李萱儿已经看出不对,因为,她看到了自己的手......肤如凝脂,手若柔荑?

        她揉揉眼睛,再次端详着自己的一双手:死前,她已经是个不惑老妪,这双手却像十四、五岁那般水灵。

        她立刻从地上,不,从郑颢的身上跳起来。

        环顾四周,这是在人声鼎沸的丹凤街上,旁边正围着几个,嗑瓜子看热闹的路人脸。李萱儿再要细看,旁边有人扶住了她,她转脸一看,不由得惊叫起来:

        “翡翠?”

        那婢女愣了一下,想想问道:“丢了翡翠吗?您今天穿的是男装,出门只挂了玉佩,没带首饰。”

        她见公主呆呆的看着她回不过神,急得上下摸着公主,检查哪里受了伤:

        “主人,摔伤没有?您把婢子吓死了......风筝挂到树上,您偏要上去拿,多亏这位郎君把您接住了......您要有啥事,婢子也不要活了......”

        不,她不是翡翠,唠唠叨叨的,她就是从小伺候自己的婢女木香,是翡翠的亲娘。再看眼前的木香,扎了个双螺髻,还是当初十几岁的模样。

        “木香?”她眼里闪着泪光。

        木香停下手,疑惑的看着公主,见她要哭,轻声安慰道:“婢子在,是很疼吗?您再忍忍,婢子这去找轿子,回宫就叫太医......”

        她摇摇头,深深吸了一口,家国静好时的新鲜空气,含泪笑了。

        木香?丹凤街?风筝?

        那天,是她十五岁生辰,在宫里行了及笄礼,她就匆匆带着木香,溜到宫外玩。

        烤羊肉串、胡饼、酪樱桃、花折鹅糕......还有宫里每次只许吃一小勺的酥山,冰冰凉凉的,公主眼都不眨吃了一大碗。

        木香想不出来,公主平时在宫里吃饭,就吃得下那么一两口,怎么出了宫,就能吃个没完?

        最后,她给自己买了个大大的蝴蝶风筝,一路拽着风筝,向着丹凤门方向跑。

        没想到,风筝被一棵槐树给勾住了,这可是她送给自己的生辰礼物。

        为了拿回风筝,她爬上旁边的屋顶,顺着树枝爬到了树上,伸手去够挂在树杈上的风筝。

        可她的手刚抓到风筝,树枝就断了,她惊叫着摔了下来。

        不对呀,前世明明是木香扑上来,垫在她身下。今生,怎么换成了他?

        她重生在十五岁生辰这一天。这天,好像发生了许多事......

        对,是指婚!

        那天回宫后,阿娘告诉她,父亲在大殿上为她指了婚,驸马爷就是这位新科状元郑颢。

        她猛然回头,看着刚才被自己扑到在地的男人:不错,他就是郑颢!那张曾让她心痛心碎的脸,化成灰她也认得。

        不同的是,他的脸上,为何挂着她看不懂的笑容?他的眼眸里流淌出来的热情,代替了以往的不屑,仿佛要裹挟着自己,重新回到他的怀抱......

        不!她倔强的转过头:他这眼光,一定不是在看“李萱儿”!

        此时的郑颢,应该还不认识自己,更何况她女扮男装?

        他将风筝交给木香时,又悄悄看了公主两眼:

        怎么表情那样奇怪?这时她应该还不认识我,眼神怎么像要吃人?

        上次我把木香推过去垫着她,她爬起来,还抱着木香哭了半天......这次没抱......不公平......

        随从阿墨,忙着替他拍打着身上的灰,嘴里念叨着:

        “主人,您这是要进宫的,弄这一身的灰,怎么面圣?”

        是了,他穿着官服,正准备进宫听赐......不行!不能让父亲指婚。至于为什么,这次他会代替木香接住自己,以后再想这个问题。

        李萱儿果断拉起木香,毫不迟疑的撒腿就跑。

        “哎!这位小郎君真是奇怪,主人救了他,谢都不谢一声,跑起来......”阿墨本来想说像兔子,多看两眼,挤出来一句:

        “跑起来像个小娘子。”

        郑颢微微一笑:“她本来就是位小娘子。”

        说着,他用手揉揉自己被压得有些疼的胸:我还真是差点被你压死,找谁报仇去?

        阿墨看着自家主人的胸,恍然大悟道:“哦......”

        “‘哦’你个头!快走,时辰要过了。”

        郑颢十几载寒窗苦读,终于如愿以偿高中状元。

        从六岁到二十六岁,他改变了很多事,但凡是关于她的那部分,他都小心翼翼不去触碰,就是为了今日,还能如以前那般,遇见她。

        看着消失在人群中的窈窕背影,郑颢信心十足,朝皇宫大步走去。

        郑颢现在还只是八品右拾遗,进宫要在丹凤门等宣召,再各种核对身份、搜身。

        圣上宣召后,从丹凤门到紫宸门,他还要稳稳走上一千二百步。

        等了二十年,终于等到和你重新开始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