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 第011章 私交

第011章 私交

        西边的结邻楼,和东边的郁仪楼对称,就像麟德殿的一对耳朵。

        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中间一张御椅,两边各摆着一张窄长板足案,和数张月牙凳。最显眼的的是,御椅后面的屏风。

        公主信步走了过去,姜黄色的屏风上,画着八幅色彩艳丽的花鸟。她探头朝里看去,屏风里有一张坐床,床上摆着一张矮几,地上还有四张鼓凳。

        诞辰节那天,太后在后殿接受女眷参拜,殿中宴饮,左右两边的小楼是小憩私聊的地方,并没有特别的安排。

        “杨副将,你说……诞辰节那天,除了殿内宴饮、表演,还安排有什么活动?”

        “宴后,还有个马球赛,说不定,圣上也会下场。就在大殿外的殿前广场,那时,贵女们也会前去观赛。”

        公主点点头,仰脸看着杨怀信问:“我可以相信你吗?”

        杨怀信不知公主用意,但他立刻站直,斩钉截铁道:“怀信誓为李氏天朝尽忠至死!”

        “我听到小道消息,怀疑诞辰节时,会有人在此作乱。尽管是怀疑,但我希望......你能替我防范。”

        公主的脸上,还留有些可爱的稚气,可她的眼神,却有一种成熟而笃定的魅力,杨怀信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两座小楼,都要密切监视,除了我父皇,任何男宾不得入内。若是发现有可疑之人,立刻阻止扣押。”她顿了顿,认真的说:

        “尤其是大皇子,不管他是清醒还是迷糊,不管是谁送他过来,千万不能让他到后殿来。”

        “大皇子?他要上场打马球,怎么会......”他看看公主的眼神,没再追问,只说了个:“好。”

        她急着找杨怀信,就是这个原因。除了他,没人能帮得了自己。

        “好啦!落日也看了,咱们下去吧。”有了他这一个字,公主轻松了许多。

        杨怀信把手里抓着的小布袋递还给公主,小声道:“公主,这个......谢谢您。”

        “不是还没吃完吗?特意带给你吃的,你拿去吧。”公主也不等他回答,提着裙子朝楼下走去。

        她们下坡的时候,夕阳已经完全藏到山后面去了,暮色淹没了整个长安城,灯火还未点亮,欲望正在生长。一切懵懵懂懂,乌乌泱泱。

        正对着丹凤大街的永兴坊里,杨玄价正半躺在椅子上,让小妾给他捏腿。杨氏是宦官中的大族,永兴坊里就住着十好几户。

        当年,杨钦义和马元贽一起将光王扶上皇位,居功至伟,圣上也给了他们尊荣。杨玄价做为他的次子,没过两年,也做到了枢密使的高位。

        “怀信,听说,你这段时间,与大皇子和大公主兄妹,走得很近,怎么没听见你回来说?”杨玄价闭着眼睛,漫不经心的问。

        杨怀信老老实实答到:

        “只是偶然遇到,儿子不觉得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前几日我们在演武场练习,碰巧大皇子兄妹过去射箭,便说要加入我们......今日,儿子巡逻到麟德殿,公主说要上去......看夕阳,儿子认为是小事,就陪她上去看了看。”

        “就这些?”

        “儿子不敢隐瞒。”

        杨玄价睁开眼睛,眼神犀利的看着这个他一手培养的义子,点头道:

        “我把你放到马元贽手下,是让你终有一天取而代之,而不是让你成为他攻击我们的把柄。圣上已经在有意无意的孤立他,如今他除了神策军兵权,什么权利也没有,你以为,他甘心吗?”

        杨怀信低着头,专心看着自己的脚尖。

        “我得到消息,马元贽和元妃勾结起来,要在诞辰日搞事,柳婕妤是他们的目标,我猜,元妃是想做九皇子的嫡母,马元贽想要的是个听话的皇帝。”

        杨玄价挥挥手,小妾退了出去,顺手将门给带上了。

        “这真是送上门的机会,我们不能不要。诞辰日那天,你刚好负责殿外巡卫,你记住,不管马元贽他们做什么,都放他们过去,陷害区区一个婕妤,还要不了他的命,我们要坐实等他与元妃勾结,再下手。”

        杨怀信大吃一惊!原来公主说的确有其事,不过,公主的话里,大皇子也是被陷害的人之一。他连忙问:

        “父亲,马元贽陷害柳婕妤,那男的是谁?会不会是亲王、皇子?”

        “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撇清自己就行了。圣上最恨内侍与皇子亲王有私交,发现一次,不用等马元贽向我们动手,圣上就会将我们踢出局。所以今晚我才要提醒你,不要与大皇子走得太近。”

        “是......儿子知道。”

        从义父府里出来,杨怀信心里七上八下。诞辰节那日铁定要出事,可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他心里还没有底。

        救了大皇子,不但坏了义父斗倒马元贽的大事,还容易被马元贽那个老狐狸反咬一口自己与大皇子有私交。

        不救......答应公主的话,怎么办?

        “杨兄,好好走路,发什么呆?”

        杨怀信抬头就看见一身玄衣的萧晨,他将手搭在萧晨肩上,笑道:“萧十四,现在坊门都爱关不关了,你还装腔作势的巡逻?”

        萧晨是万年县的不良人,也是杨怀信多年好友。两人年纪差不多大,都是被人收养的孤儿。

        “就是因为坊门不关,才更需要我们多走多看。对了,我刚好有事找你,咱兄弟找地方坐坐?”

        “又诓我去喝酒?今天没心思,改天我请你。”杨怀信心里有事,只想回去好好想想,有什么万全之策。

        萧晨不乐意了,拽着他的胳膊说:“不行,相请不如偶遇,三娘酒肆,我今天跟你说的事,绝对抵得上十坛‘西市腔’。”

        杨怀信还没开口,萧晨已经将他的胳膊夹在腋下,脚不沾地的往东市跑。

        长安城以前实行宵禁,不良人不但负责坊门安全,还要在坊间巡逻。现在宵禁早已名存实亡,坊门也不再强行要求关闭,两市到了晚上,比白天还热闹。

        不良人管理也松了,也没了固定巡逻线路。东、西市人多,喝了酒又容易闹事,他们也喜欢在这些地方守株待兔。

        一晚上逮着两个发酒疯闹事的,巡查记录本上,就能交差了。

        萧晨大喇喇的往酒肆里一坐,伸手招呼道:

        “三娘,上两坛‘西市腔’,今日可别掺水,我兄弟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