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 第018章 令牌

第018章 令牌

        何全皞头上的小冠,没了簪子就箍不住发髻,随着小冠滚落,他的头发也披散在肩上。

        李萱儿并不想现在将他拿办,何全皞为人粗鄙苛刻,但不可否认,他是一名悍将,若不是被哗变的下属打死,魏博军不会从此陷入混乱变局,与朝廷越走越远。

        她更想要他一个人情,比如,这把刻着他名字的羊角匕首。

        可元妃、马元贽不这么想。

        大皇子那条线没成,何少将军自动送上门来,又岂能放过?刚才他拉柳婕妤那一下,赵合义在东廊的柱子后面,看得真切。

        然而,还没等他下去,公主已经叫柳婕妤带着八郎、九郎走了。

        赵合义影子一闪,就被杨怀信看到,他朝公主打了个眼色,公主正好看见,赵合义转身走进东西贯通的通道,往东楼去了。

        他这是去找太后!

        必须速战速决,公主当机立断说到:“杨副将,将他带上西楼,等太后、圣上来了,看他如何抵赖。”

        杨怀信一招手,他的人立刻上前,架起何全皞就要往西楼走。

        何全皞叫苦不迭,他再跋扈,也没傻到要持刀闯后殿强迫公主啊!公主美是美,长安城里美娇娘多的是,犯得着这样急着找死吗?

        “公......公主,你够狠!我就不相信,圣上他敢杀了我。”

        “圣上也许不好杀了你,但不代表公主不会失手杀了你!”

        公主抬手便将匕首比在他的脖子上,刚才还要挣扎着甩开侍卫的何全皞,吓得不敢多动一下。

        不是公主有多厉害,自己这把匕首吹发即断,若是真失手划下去,自己就交待在这里了。他丧气的说:

        “我就是替人给九皇子送几个槟榔,你至于要我的命吗?最多……我欠你一次人情,将来,拿这把匕首来找我,我一次还清。”

        公主笑道:“你现在说的是酒话,傻子才信你。”

        他刚想动,杨怀信又把他按住,他只好说:“我怀里有块铜牌,那是微博军令牌,虽不能调兵,却能让你自由出入军营。这你总该相信了吧?”

        杨怀信伸手到他怀里一掏,果然有块铜令牌,正面刻着“魏博”,背面刻着“营内通行,离营不用”,侧面则是令牌编号。

        公主接过令牌,刚让杨怀信放开他,就听见楼梯上方赵合义在宣:

        “太后懿旨:楼下之人西楼觐见。”

        “公主,这可怎么办?”卢敏急得脱口而出。

        几个人都没想到,后面还有位更关心的人。公主都忘了,卢敏一直跟在后面。那刚才的事,她都看在眼里……

        她做这个动作,是要提醒我,她的存在?李萱儿上辈子没和她正面打过交道,以为她不过是个痴情女子。

        可这飘忽的眼眸,和着急的表情如此不搭,让她生出几分不舒服。

        公主轻笑道:“不能再扩大,人多了更解释不清。想要少将军活命,大家就一口咬定,何少将军醉了,认错了地方,在楼下和侍卫起了争执。其余的,由我来说。”

        几人上了楼,还没走到太后跟前,走在何全皞前面的卢敏,帕子突然掉在地上,她急忙停下来捡帕子,半醉不醉的何全皞刹不住脚,和站起来的她,撞了个满怀。

        太后刚好看见卢敏含羞从他怀里出来。

        公主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有问题。

        明义殿里。

        公主含笑对母亲和柳婕妤道:

        “太后怎么问,我们都一口咬定没有柳母妃,也没有八郎、九郎。所以她才恼了,要叫父亲来。赵合义没有证据,也只好作罢。后面发生的事,你们也知道了。”

        “我就是听说了这事,才猛然醒悟,若是把何副将与我扯在一起,那我岂不是有口说不清......说不定,连九郎也保不住......”

        沉默片刻,柳婕妤才疑惑道:“回宫后,我仔细问了九郎,心里不寒而栗。正好大公主也说到,是有人故意让何少将军拿槟榔给他。这个人是谁?”

        “还有,从前殿到后殿,中间隔着几层禁卫,喝醉了的将军,为何能够一个人到此?”晁美人也觉得今天的事很奇怪:

        “管禁卫的是马大将军,管分槟榔的却是杨枢密使。这两人一向明争暗斗,难道他们也会串通好?”

        “不一定是串通。马大将军目标是柳母妃,杨枢密使目标却是九郎。大家都说,四郎性子最像父亲,而九郎,是长得最像......”

        李萱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招手把站在柳婕妤身后的李汭叫过来,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

        “九郎,今天你做得很好,保护了你的母妃。柳母妃生你疼你,无论什么时候,你都要维护她,将来有一天,宫里的妃子们都要到尼姑庵里去的时候,你也要将母妃接到自己府上,好生供养。”

        李汭高兴的点点头,行了个叉手礼,郑重道:“诺。长姐教导,阿弟铭记。汭儿要孝敬母妃,听长姐的话。”

        李萱儿笑了:“长姐、长兄说得对的要听,说得不对的,你也可以据理反对。”

        说到长兄,李汭活跃起来,笑嘻嘻的说到:“今天长兄好厉害,长安队最后一个球,就是长兄打进的。还有郑翰林,他一球过去,把康副将给打下马了!”

        他又伸手拉住柳婕妤的袖子摇道:“阿娘,您要答应我,下次长兄和郑翰林去打马球,你要同意我跟他们一起去。”

        “这孩子,谁拦着你了?我是怕你年纪小,去了就会添乱。”柳婕妤哭笑不得。

        “无妨,柳母妃,汭儿是弟弟,长兄会好好待他。”

        “太好了!”李汭欢呼着,对大家行了个礼,蹦蹦跳跳的到院子里玩去了。

        李萱儿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不禁感慨:

        今生的不一样,竟是来自于,郑颢那一颗将康明打下马的球。而相同的却是,卢敏依旧没有嫁给郑颢,还是给人做了填房。

        既来之,则安之。

        至此,她和郑颢也好,郑颢之于卢敏也罢,都是一个新的开始,今生今世的爱恨情仇,都与前世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