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高调王在线阅读 - 七百一十二章 挑刺

七百一十二章 挑刺

        人是最最趋利避害的动物,绝大部分人只要有利可图,什么理想信念都可改变,尔后越陷越深,直到改掉自己的一切。

        坐在破晓大教堂马路对面一间咖啡馆的二楼。

        张角透过落地窗望着路上拥堵的人潮,心中感慨于前段时间还以‘无信者’自诩的伊远人,对于黎明之子的追捧。

        从奥斯土其撤退的混沌眷族距离边境还有几小时的路程,为了稳妥起见他不愿意踏上新月之主的地盘去接他们,所以只能等着趁机做些琐事。

        而在张角目光所及之处,1个身形稍显臃肿的青年人正混迹在人潮之中,不断在胸前比划着半圆,做出默默祈祷的样子。

        但从他游离的眼神,微微抽动的嘴角,以及白中透青的脸色可以看出,他真实的情绪并没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同样的招数竟然打算再耍1次,这就有点欺负人了。”目光扫视时张角的眼睛定在了那臃肿青年人身上,眉头皱起的嘟囔了一句。

        之后他朝马路车道上两旁停着的几辆伊远警车、黑色特种公务面包车投去轻蔑目光,心中暗暗想到:“那么多人集会,明明已经有前车之鉴,却还是不能有效管制。

        靠这一丁点警力镇场子,有个毛用,连我单枪匹马都赶不上。”

        而其实比起肉眼观察更精准的是,街上满坑满谷上十万人不管真虔诚还是装虔诚,既然愿意来破晓大教堂外跟风,多多少少都会对黎明之子心存敬意。

        但那臃肿青年人及其同伙心底却满是对黎明之子教派的敌视,就像水缸里不散开的墨汁般明显,瞎子也看得到,所以张角才能轻而易举的发现异常。

        就在这时,咖啡厅的大门被人费力的拉开。

        一个高高壮壮的女子破开人群挤了进来,气喘吁吁的爬上2楼,东张西望的看见张角后,大步走了过去在对面坐下,嘟囔道:“咖啡馆,西陆人的玩意。

        加奶跟糖吧腻味,不加吧苦的跟药一样,真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喜欢这种东西。

        引进南洋的宗教,还非的附庸风雅的学习它们不东不西的文化吗。”

        “那叫东西合壁、自成特色好吗,”张角闻言将目光从窗外转回,皮笑肉不笑的道:“韩顾问,你当着我这个南洋移民的面,刻意贬低南洋文明可不太好啊。”

        “这不是贬低是事实,”韩英撇撇嘴道:“最近两、三年间,伊远的文化构成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先是奥斯土其人,后是南洋,自以为纵横得益,但说不定是驱虎吞狼啊。”

        这话听得张角心中一颤,感觉自己这位首席幕僚、智囊似乎靠超高的智商,跟她研究出来的玄奥‘推导软件’,勘破了些什么。

        但韩英的意志力比智商还高,即便面对面坐着,张角也无法顺畅入侵她的思维。

        用强的话倒是能瓦解其意志,可那样一来,韩英的精神必然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剧变。

        这么有用的‘工具人’张角又不舍得随便毁掉,最终只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耸耸肩说:“你这种高智商人群就会故作高深,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好了,咱们先谈正事,加入黎明之子教派异军突起的这个变数后,未来伊远政局演变的推导是什么样的呢?”

        “大争之世,暴力衍生政权是最本质的真理,”韩英闻言也不再装神弄鬼,表情一整,肃声答道:“所以军方得势这一点不会改变,但信仰这种精神层面的东西,会潜移默化的发威。

        20年一代人的时间,如果黎明之子持续在伊远这么大热的话,情况就会量变累计为质变…”

        她这边坐着分析,对面张角表面上全神贯注的听着,实际上却分出大半精力感应着窗外马路上,臃肿青年及其同伙杂乱的思绪。

        仇恨与皈依一样都是一种情绪上的强烈‘指向’,同样可以开拓出思维通道,只不过反馈的难度天差地别而已。

        感应到那些宗教狂心跳的越来越快,用手握紧引爆器,即将指端用力,张角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种甘愿充当人体乍弹的狂信徒还真是难以感染,好在数量少的话还能应付。”

        瞬间利用思维通道将海量混沌能量,强行反馈进了臃肿青年及其同伙的心田,彻底污染了他们的精神,控制了他们的行为。

        按向引爆器的手指就此缓缓挪开,同一时间,破晓大教堂里黎明之子的圣徽散发出灿烂的光芒,透出神殿熠熠生辉,如同骄阳落地般璀璨。

        随后‘骄阳’中又几道光束射出,映在臃肿青年和他几名同伙的身上,将其团团包裹了起来。

        异象再现,虽然没有表现什么神迹,却还是引起了教堂周围人潮的骚动,本来稀疏的祈祷声变大了10倍不止。

        咖啡馆里的韩英瞥见这一幕,顾不得继续向张角汇报,扭头俯瞰着窗外涌动的人潮,张张嘴巴道:“这位黎明之子霓下还真是爱表现,怎么无缘无故的就又显圣了呢。

        神祗要在信徒面前塑造‘神秘、强大、不可轻易亲近’这3要素的铁则,祂是不打算遵守了吗。

        经营教派可是长久买卖,搞这种大促销式的神迹展现,短时间内可能会快速扩张影响,但长久来看完全得不偿失啊。”

        她说话的时候,距离破晓大教堂几公里之外,一间名为‘贵利’的中档酒店顶层套房客厅。

        一个长着棕色头发,眼窝深锁,鼻梁高耸的奥斯土其中年人站在窗前,轻轻拉开窗帘一侧,透过一道细缝观察着教堂方向的动向。

        见爆炸迟迟没有发生却光华四溢,知道发生了意外,口中低声咒骂着,“该死的夏宗人果然不是神的虔诚信徒。

        大阿訇都亲自许诺他们牺牲之后,必会进入神的国度永享喜乐了,还是没勇气按响炸弹吗!”

        等待了一会,抓起窗台上的手机,输入了一连串的号码。

        这号码并非拨出电话,而是启动了手机内部一个微型发射器,发出了一段参杂着神术力量,连最高端的电子信号屏蔽仪都无法彻底屏蔽的加强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