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6:荒山野岭

6:荒山野岭

        天色将晚,雨雾蒙蒙的夜色慢慢席卷了整个水穷处--

        待到花情睡下,木香捏着熊童子的耳朵揪到院子里。

        “疼疼疼”

        木香:“嘘!”

        熊童子:“干嘛吗!疼死我了”

        木香一脸嫌弃:“你小点声,别吵醒了小姐。”

        熊童子问道:“大晚上的,还要不要人睡觉,我都困死了,木香姐姐,你都不困嘛?”

        木香:“少废话!我问你,你当真什么都知道?”

        熊童子:“你想问什么?”

        “你觉得这个西王---”这种话怎么跟一个小童子讲呢!可看在它说自己通晓天地的份上,木香也找不到人说,只能将它抓来,一吐为快。

        “你说,小姐是不是他们的---”算了,怎么会能跟一个小童子说这个,它懂什么?

        云锦夫人不止一次说过,小姐是一块花神木修炼而来,不可能是他们的女儿!

        再说!

        整个水穷处都知晓云锦夫人跟西王是两情相悦,那落霞山就是很好的证明---

        木香一拍大腿,脸色骤变:小姐不是他们的女儿,西王变心了,不再对云锦夫人衷心,才会移情小姐啊,天呢!他该不会---

        不可能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呢!

        木香越想越乱,越乱越心烦,不惜掐自己脸颊,扭自己大腿:啊!我在想什么?我究竟在想什么?他比小姐大了整整123---

        掰手指头都数不过来的年岁,西王怎么可能看上小姐呢!

        疯了疯了---

        木香彻底沦陷了,沦陷在这场伦理之战里久久出不来,而且越陷越深。

        一方面她怀疑云锦夫人跟西王的感情,另一方面她极度不同意西王看上了花情,虽不说花情愿不愿意,在木香心里,花情就是神,一个洁白无瑕的神,这四海八荒的男人没有资格配得上她。

        虽然她也没有见过水穷处外面的男人!却也一竿子打死了。

        “木香姐姐,你怎么了?”熊童子一脸天真烂漫,全然不知木香的心情早已风起云涌龙虎会。

        木香被它从争辩中唤醒,立马将矛头指向了熊童子,一双阴郁的眸子看过来,吓得熊童子大气不敢喘:“小童子,就算落霞山峰结界脆弱,你也不可能轻而易举闯进吧,你到底是谁?”

        熊童子脸色突变,顿时害怕万分,整个小身身躯都在瑟瑟发抖。

        “为何不说?你到底存了什么心思,你难道想要霍霍水穷处,还是你想害小姐?”

        花情多好的一颗白菜,谁都别想给抱走了。

        谁都不能对花情有别的心思。

        “木香姐姐,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熊童子翻了哥个白眼:“落霞山峰结界脆弱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自己还上戏了呢!”

        “---我这不是无聊嘛!”木香笑笑,脑子总算不在纠缠那些烦心事了,随即问道:“快跟我讲讲这荒山野岭的事。”

        熊童子翻了个跟头,继续说:“听那些个被送去的小花妖说,一批入荒山伺候魔君,一批入野岭拜见妖王,这四海都知道妖王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美男子,对小花妖甚是宽容,能养则养,能放则放,可魔君就不一样了,那就是一个大魔头,不光占领了妖王的地界,还被迫妖王每年都送他一批小花妖伺候,那泉池里全都是那些个小花妖的魂魄。”

        “你见过?”木香听它说的头头是道,不禁问道:“你可有亲眼见过?”

        “人人都这么说,不见也是真的。”

        “小小童子还是不要胡说八道,小姐最讨厌胡说八道的小妖,若是被她知道了定是不留你。”

        熊童子腾空翻滚着跟头,一双天真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木香姐姐,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了,小妖霍乱,不知今年的芙蕖情会还能不能如约举行,到时候肯定热闹的很。”

        “芙蕖情会?是什么?”木香问。

        “这你都不知道?”熊童子一脸鄙夷:“就是两情相悦,定终生的情爱相约,一看就没人喜欢你。”

        “你想死啊。”木香追着它就打,一只大手扑过来,将它整个身子捏扁了一样。

        “云锦夫人有令,谁都不可以离开水穷处,你可不能让小姐知道这个消息,不然我掐死你。”木香仰头看着布满的结界:“这结界就是为了圈禁我们。”

        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芙蕖情会?更加想象不到会有什么样的情郎。

        想到情郎两个字,木香羞红了脸,暗骂自己怎会如此不知羞耻。

        空气中弥漫着羞涩甚至忧伤,结界就像是一座天牢,纵使应有尽有,无奇不有,一连过上十几年也甚至乏味了,所有的新鲜感都消耗殆尽了。

        有那么一刻木香突然明白了为何花情一门心思想要出去,哪怕冒着被云锦夫人责罚的危险也要冒险一试!

        有那么几次还未出结界就被发现了,关在风月阁里不准吃饭,罚抄家训几百遍!

        花情也还是不思悔过,一有机会便想着逃出去,可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这一次要不是遇见西王,怕是早已踏出水穷处了。

        木香没有她那么大的瘾,比起逃出玩,她更害怕云锦夫人的鞭子,对花情或许是下不了狠手,顶多惩戒一翻,可对付一个小花妖,云锦夫人可从来都不心慈手软,抽筋扒皮那算是仁慈了。

        木香思前想后还是不敢冒险,每每花情有想要逃出去的心思,木香也是会极力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