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7:下店捉妖

7:下店捉妖

        “荷月镇,小花妖?有意思!”

        落霞山,冷清泉底,暗潮涌动,随即风平浪静。

        花情本是一盏茶功夫能到荷月镇,只是七拐八拐到了荷月镇时早已傍晚时分,果然由熊童子所言,此镇阴气深重,家家闭门闭户,街道上很少有行人走动。

        此刻还未到夜深人静,想必那些个小花妖不会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现,只得找一家客栈留宿,静等夜深人静。

        相约小店。

        “店家?住店!”花情走进相约小店,一楼两层,挺别致,里面走出来一位老翁,连个伙计都没有,想必荷月镇连日闹花妖,也没几个外地人敢来住店了。

        “你要住店?”老翁痴痴的盯着他,眼前的这位年轻的小哥一定是个外地人,不知道近几日荷月镇闹花妖,万一这般俊俏的小公子被小花妖瞧去失了性命岂不罪过。

        “小公子还是快离开此处,这荷月镇不太平唠。”

        “无妨!”花情的折扇摇曳着,神情自若,本公子就是来捉妖的。

        看这相约小店很是讲究嘛,老翁也是讲究人,到处贴着符咒,一定是花重金请的道士,只可惜啊,这些个符咒对付灵力低的小妖足以,但凡一只超纲定是保不住的。

        “不瞒公子,这荷月镇连日闹妖吃人,专吃相貌俊美之人,我瞧公子一表人才,还是快快离开的要紧。”

        老人家这是承认她容颜不凡,有眼力,不错不错,一表人才更是说道她心坎上了。

        花情满心欢愉,一定要抓住花妖才是,不然这荷月镇民风淳朴全都毁了。

        “实不相瞒,本公子就是特地前来捉妖的。”

        “公子莫要开玩笑了。”

        “我并没有跟你开玩笑,本公子就是前来捉妖的。”花情一脸笃定,不容置否。

        老翁神色微恙,并没有言语,花情背手上了二楼,执意住下,老翁好言相劝不得,给她安排一间厢房,房钱随意,反正也没有生意,只盼这位小公子能够快快离开,免得徒生是非。

        夜深人静,萧风瑟瑟,集天下能人异士也抓不住几只小妖,这能人异士也是浪得虚名罢了。

        花情躺在床上虚睡,耳听四面八方,就连一丝突变的清风都难逃她耳。

        风声有变,夹杂着淅淅沥沥的声响,像极了藤根蔓延的生长。

        花情嘴角上扬:“这就来了?”

        盼着,竟然还有点小兴奋,若是云锦夫人知道她下镇捉妖去了,会不会褒奖?

        花情想到这里更是放手捉妖,跃窗而出。

        棋逢对手对于花情来说那就是痴心妄想,被憋在水穷处,能有什么对手可言。

        也不知道云锦夫人怎么想的,天天修炼,纸上谈兵,没有实践要这么多灵力做什么呢?

        天天听着奉承赞美之言语能有什么进步。

        果然!

        一只幻化成人形的苹果树精半扎房顶,揭瓦里看,难不成是偷看哪位俊美的小姑娘沐浴?

        这般不雅真是丢了小花妖的脸,哦不,是丢了妖王的脸,亏他风度翩翩,美男子一个,手下竟然有这般不知羞耻的小妖作乱。

        “喂!”花情喊了一声:“这般偷窥,着实有失礼数呢!”

        苹果树精冲着花情这边瞧来,顿时收起嘴角的邪恶,拔腿就跑,根系扎入墙壁就是一个洞。

        花情御折扇而追,飞檐走壁之轻功了得,风过无恙一点不含糊!

        在水穷处别的进攻招数没学一二,这逃跑的轻功倒是学了个炉火纯青。

        苹果树精被她追的七拐八拐,逃命避之。

        “小妖哪里逃!”破云扇飞出,堵得苹果树妖慌不择路,退无可退,连连抱头求饶。

        “仙友饶命,仙友饶命,不关我的事,是野玫瑰---”

        “野玫瑰?”难不成魂飞的小花妖们也有一只发号施令的领头羊?

        有意思。

        灵力如此低微,确实不足以令妖王出手整治。

        花情并没有要了它的性命,而是灭了它身上的邪恶:“野玫瑰是谁?”

        “野玫瑰是花妖地的一只花妖,本是妖王送给魔君的,半路逃到荷月镇为非作歹。”

        为非作歹都用上了,苹果树妖是多想与野玫瑰撇清关系啊。

        真是一个没有骨气的小树妖。

        不知道那野玫瑰是不是也如此没骨气。

        花情给它机会好好说。

        岂料那苹果树妖,一边说一边尿,瑟瑟发抖:“野玫瑰从荒山逃出,一路受到魔族追杀,容貌尽毁,只有靠吸食俊美少年的灵石才得以修复,我打不过她便受它牵制,我可没害人,我只是替她把风,都是她亲自出手。”

        好一个没有骨气的,还没动手就全都招了。

        花情瞧着它并不像是在说谎,姑且信它:“它在哪里?”

        “其实,野玫瑰也是一个苦命的小妖,它看上了一个公子,想把自己变得好看一些,做这么多的事也都是为了引起那个公子的注意。”

        “公子?为了引起一个公子的注意,便要残害生灵?这也是她命苦的理由,简直丧尽天良!”

        “其实---这位公子,野玫瑰从未害过任何一个人!”苹果树妖神色恍惚,带着花情一路寻野玫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