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13:两王比美

13:两王比美

        荷月镇

        距离荒山野岭最近的一处凡间小镇,地处偏僻荒凉,起初没有什么人烟并没有什么名气。

        数百年来,花妖地的些许小花妖宁愿放弃修为,历经生老病死守一钟爱之人到白头。

        妖王为之感动,便将此处改名为荷月镇,一年一度的芙蕖情会,是众多小花妖为之拼命的时节,为此小花妖要好好修炼自己,使自己变得强大可以冲破结界去寻郎君,改变花妖入野岭荒山的命运。

        凡人一世有什么好,长生不老才是王道,有的小花妖对此嗤之以鼻。

        就算不曾得到妖王的宠幸,好好修炼也未尝不可以风光无限,自毁修为就为了一个臭男人?简直脑子有病。

        选择多了,争议便多了,尤其是荒山野岭一分为二,花妖地的一些小花妖被迫入荒山,得知下场之后宁愿自废修为也一定要逃离荒山。

        为人一世总比灰飞烟灭强上一万倍吧!

        人群中一个俊俏的公子哥引得了魔君的注意,竟有一种蓦然回首,灯火阑珊的感觉。

        “没想到他竟有如此雅兴”魔君无奈摇头,走到他身边。

        一位手摇折扇的俊俏少年郎亭亭玉立,长发飘飘,衣袂仙仙,当真是配得上绝美二字了。

        魔君手掌出风,拍上他的肩头,岂料那人轻轻转身,轻松避之,人群中暗差几招,宛如游龙,逍遥自在。

        四目相对,均是一笑。

        妖王上下打量着面前的魔君,这哪是什么不近女色的大魔头,这分明就是俊俏男儿郎嘛!这身装扮加上一张禁欲系的脸,一定能讨得万千姑娘的芳心了。

        难不成他竟然有如此雅兴前来挑姑娘?

        看来花妖地的那些小妖不怎么如意嘛!果然是送上门的不如亲自讨得。

        “不要告诉我你是来参加芙蕖大会的?”妖王一脸不敢相信。

        “散心!”魔君冷冰冰呼出两个字,能让唐唐魔域之王烦心的事怕是不多吧!

        “散心?你有何心事?是那些个小花妖不称心意还是本王那荒山不称心意----

        还是体力不支?”

        魔君眉头微皱

        “体力不支?”

        “------”

        妖王秒怂:“好好好,我收回后面的话。不过此地着实不适合散心呢!”

        妖王手摇折扇,撇了他一眼,问道“你这身上什么味道,如此好闻!莫非,你是招惹了什么姑娘?”

        魔君不语,一丁点小店,拉拉扯扯,这世间竟有如此放荡不羁的姑娘!不成体统,不知羞耻!

        “望舒兄,你该不会是看上了哪家姑娘---”

        “闭嘴!”

        “生气了?”妖王一脸得意,能让他生气是分分钟钟的事情,此时不免想打趣他:“难不成是玄星辰?这不还没成亲呢!如此急不可耐了吗?”

        几百年不见,一见面就浪费口舌,魔君恨不得撕烂他那张不招人欢喜的嘴,冷刀剜人,妖王倒也识趣:“好好好,当我没说!”

        魔君拂袖闻了闻,确实有一些说不上来的香味,弥漫久而不散!

        竟让他回想了一翻----

        花妖逃脱,必定霍乱凡间,吸食魂魄增强灵力。

        此地离花妖地最近,难免有乱,魔君初入荷月镇便觉阴气弥漫,逃走的小花妖已修炼极高,想必已杀了不少人。

        此时妖王出现在这里,怕不是尽兴那么简单。

        二人心照不宣。

        妖王拉他闯入人群中,想要静观其变,岂料魔君有意避开他,妖王拉了个空,随即哈哈大笑:“不至于吧,望舒兄!”

        魔君瞪了他一眼,妖王摇摇折扇,如此不近人情,倒真是好奇哪位姑娘能在他身上留下芳香。

        难得!

        难得!!

        依照芙蕖司仪的指挥站成两队,魔君这才知道,这芙蕖大会,无非就是一群年轻少年郎站在那里,供一群姑娘挑选,若是哪个姑娘中意某位情郎,便会将手里的鲜花递到他手里,最头疼的便是,上下里外被人瞧得里衣不剩,却连一朵花都没收到的,岂不是要找个地洞钻进去。

        “你确定要这样嘛?”魔君不解,语气更为冰冷,面无表情。

        找到这么一个一分高下的好机会,妖王怎会轻易放过,此时暗中封了他的灵力,让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得反抗,安静的等到大选结束,看看到底谁收到的鲜花最多。

        “你可别想逃,四美总要分出个高下,能排在望舒兄的前面,脸上也有光啊!”

        “无聊!”

        “你还真是从来没变啊,除了离月---”妖王立马闭嘴不语,繁离月是禁忌,就像是一个魔咒,那是天族的魔咒,纵使过去了500年之久,也不能再次提起,更何况他那时泥足不深,此时归来记忆全无,就当时一个全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