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15:白衣公子

15:白衣公子

        此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

        出了一丁点小店,花情驻足在众多摊贩前,吃吃喝喝,木香付钱。

        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公子---”木香略带担心的语气问着:“要是夫人知道我们---”

        “你呀就是胆子太小了。”花情才不管她是几日出关,现在不是安全出来了,秋澜昏睡,夫人闭关,足以。

        所谓,身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花情正在兴头,木香也不好再说什么,最然心中忐忑,却也不能挂在脸上,花情说得对,等到日后发现了在胆战心惊也不迟,此刻只有尽兴的玩耍,管她呢!

        糖人刻画的各种动物,惟妙惟肖,精湛糖艺人摆弄的糖葫芦,咬一口,正爽酸甜。

        艳红玫瑰磨成的胭脂水粉,小摊贩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与他卖的精致的姑娘家用品形象不符,大胆自信的叫卖,擦拭引来了很多年轻的姑娘驻足。

        琳琅满目的珍珠发饰让人应接不暇,时不时的为姑娘们上手试戴,抹了蜜的嘴夸的那些姑娘面露羞涩,纷纷掏钱买它。

        “这可比千红赏会热闹多了。”花情的折扇在手里颠着,怡然自得。

        几个挑着扁担的小贩一路吆喝着:“豆腐,卤水研磨的豆腐,新鲜出炉”

        咬一口更是丝滑爽嫩。

        花情流连忘返,若是在这荷月镇呆上几日,一定能尝遍美食,赏遍美景。

        书画院,珍宝阁,每家店面都是门庭若市。

        就连客栈都是人满为患,木香找了个老乡询问了情况,这些人都是邻村的村民,前来凑芙蕖情会的热闹,年年如此。

        想必这芙蕖情会一定有很多俊美少年。

        熊童子冒出头来,问道:“---公子---我们要住下吗?”这大包小包的,找个店面落脚才是王道。

        “住下?”木香也很为难,此时让小姐回去,好不容易出来,她肯定不肯,可若就这样住下,怕是哪哪都不习惯,从没离开过水穷处,也不知道住的习不习惯。

        “住下,就它!”花情手中折扇指着面前的小店,木香这才发现,她其实已经看了很久,念道:“相约客栈!”

        对,就是相约客栈,看来梦魇找到出处了,花情踏步而去,如梦中一样二层小楼,只是此时客栈人满为患,实在腾不出一间像样的客房。

        “公子,我去别处看看”这家店无房,并不代表所有的客栈都人满为患吧,总会找到一间像样的客房。

        木香刚要外出却被花情拦住:“就要这家!”目光坚定不容质疑,非它不住。

        这可为难住了木香,更加为难的是店家,与梦中不一样的地方,便是这家相约客栈里面伙计三五个,老板却是一个中年男子,留着八字胡,左脸有一道伤疤,看起来很不好说话的样子。

        “公子,这家店很是特别。”木香一脸神秘,打量着进进出出的人儿。

        花情收起折扇,神情自若:“说来听听”

        “这里住的全都是年轻的少年郎,这是为何?”木香一头雾水,思来想去也想不通是为何,幸亏这次出门女扮男装,不然连这家客栈都进不来。

        “你说是为何?”花情手指对面,同样是二层小楼,对面却是住满了婀娜多姿,性格迥异的年轻姑娘。

        木香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近水楼台先得月嘛,怪不得这家客栈这么多人。”

        “老板,无论如何都要为我们找一家客房,价钱好说。”木香也想看看对面的姑娘们。

        更想近距离看看这些个青年才俊们。

        “实在没房,在多钱也没用,你们还是另寻别处吧,实在抱歉了。”老板满脸无奈,年年如此,每到芙蕖情会都是这种人满为患的样子还真是令人头疼呢!

        开个小店都不得安宁,他要求找房,他要求换房,每次哄抬市价,也着实不想搭理这些色狼,为了多瞧对面姑娘们一眼,真是煞费苦心呢!

        瞧瞧又能怎么样?殊不知对面那些姑娘个个眼眶极高,哪个也看不上,只是前来凑个热闹,单单说对面柳春园头牌,一个平日里万人照拂的残花败柳也好意思前来选情郎,要不说这世间千姿百态,还就有这么不知羞耻的人,厚着脸皮非要前来参加。

        不知详情的公子们还觉得她们样貌惊人,时不知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人呢!还是不能看脸的。

        这店家老板也算是看尽世间百态,这芙蕖情会不过是借着寻找良情的噱头押注豪赌罢了,最终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没有客房,总有吃的吧!”熊童子探出脑袋,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大叫饿了。

        木香嘟着嘴,看着花情,难不成肚子饿也传染吗?

        “公子---我也---”

        “店家,客房没有,那便弄些吃的来。”花情找了一个落窗的地方坐下,正好能看清外面的情况。

        “这个好说,好说。”

        老板吩咐小二将店里的招牌端上来,顺便打了7折,弥补没有客房的遗憾。

        花情看着对面的情况,心思说不上来的复杂,相约客栈是有,那野玫瑰会不会出现?

        怎么会有如此真实的梦境?

        “公子,你怎么不吃啊?”木香问。

        “我不饿,你们吃。”

        熊童子则大口扒着米饭,木香惊呆了:“你这小精灵喝水不就够了,竟然也吃米饭啊。”

        “多吃饭长得快,这样我就可以保护姐姐了。”

        “马屁精,小---公子才不需要你保护呢!有我就够了。”木香也丝毫不认输,马屁从来不会输。

        望着窗外的花情,目光收紧,神色紧张,直勾勾的盯着一个人,站起身来,木香才发现她盯着一个入店而来的公子,白衣翩翩,一张侧脸俊俏万分。

        长剑在手更显脱俗。

        这才是人间真绝色。

        “公子---公子---”木香叫了两声,初来乍到,总不能这般花痴吧,眼眸还是要收收的,要矜持,保持仪态。

        没想到花情竟然挪开两步,为了方便看清,甚至跟了上去,那白衣公子跟店家说了两句便背手上楼,木香欲要拦住跟上去的花情,却没想到她三步作两步跟去。

        “别吃了,公子跟人跑了。”木香拍了熊童子的脑袋。

        熊童子不以为然:“放心吧,没事的。”

        “你个童子精懂什么!”木香啐道:“小姐从没见过这般漂亮的公子,若是真被迷了魂,我们怎么回水穷处,回不去那就是一个死,再说了那公子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没事。”

        木香见熊童子无动于衷只顾扒着饭菜,踱步去追。

        却见花情背手而来,神色平淡,瞧不出是刚刚去追俊俏公子了。

        “公子---你---”木香忐忑了万分却还是没敢多问。

        “二楼蝶忆轩,我们暂且住下。”

        “有客房了?”木香一脸震惊,刚老板那笃定的劲,怎么可能又有客房了,也不敢问,赶紧下去揪了熊童子上楼。

        蝶忆轩和彩衣阁挨着,花情的目光盯着彩衣阁出神良久,木香进去铺了床铺,整理了一番,花情还没有进屋。

        直到彩衣阁房门打开,花情一愣却是闪躲不及,二人四目相对,花情浅笑,那位公子同样颔首低眉。

        木香惊呆了瞳孔,这不是刚才那公子吗?白衣公子

        待到那公子下楼,木香这才收了惊恐的目光:“小姐,他----他---”

        花情进门便半躺在床上,与其说是闭目养神不如说是胡思乱想刚才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