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18:九转琉璃

18:九转琉璃

        白苏竟有些担心,若此刻不能将野玫瑰控制,让此妖逃脱怕是日后祸患无穷!

        “白郎,你抓不到我的!不要枉费力气了。”野玫瑰哈哈大笑一声,却在瞬间调转方向直奔花情,躲避不及的花情被枝干划伤手臂,破云扇跌落,四周充斥着野玫瑰声东击西阴谋得逞的诡笑。

        “你没事吧!”白苏欺到花情身边,在她手臂上点了两下,鲜血顿时封住。

        白苏输入灵力与她,手指点住她手腕之时,目光骤缩,一双眸子透着零散星光,夹杂着说不上来的惊慌。

        “小心!”花情大喊一声,野玫瑰枝繁叶茂,带刺枝干如蛛网密集,万箭齐发从天而降一般,花情徒手去劈袭来的枝干,白苏杀心起,目光充斥着怒火,挥舞长剑击退长刺。

        野玫瑰略带伤感的摇头:“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真是令人心疼呢!”锋利的目光一转,着实令人胆战心惊:“阻挡老娘修炼只有死路一条。”

        花情有些恼怒,捉妖不成反成了白苏的软肋,这就是平时不好好修炼,遇到正事就只会拖人家后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白公子,你不用管我,快去捉了它!”

        破云扇护住,花情受伤以后便撤出了战斗,散发的光圈围着花情,阻挡势力的冲击。

        白苏点头,长剑在手,免去了后顾之忧就像是丢掉了软肋,可以大杀四方。

        “白郎,你追了我那么久,怎么也都有感情了,此时为了一个小姑娘这般薄我,我这心里很不是滋味啊。”

        小姑娘?这妖女什么时候看穿了我的身份?

        花情更是恼火了,不好好修炼连扮个男装也会被人轻而易举识破,真是丢死人了!

        这和没穿衣服有什么区别!

        花情看着破云扇一顿牢骚:你也是,怎么关键时候不顶用了,我灵力是不怎么够,可你不是一品灵器嘛,你要保护我的,怎么能被这妖女震慑住呢!难不成是你看她俊美,动了恻隐之心?

        破云扇晃动两下,扇身来回应花情的焦躁吐槽。

        “找死!”白苏孤注一掷,法力催动九转琉璃锁妖塔,一方碧绿的九层宝塔在白苏掌心展现,瞬间黑夜亮如白昼,一道绿光追逐,令野玫瑰落荒而逃,野玫瑰根本没想到他会用九转琉璃塔,逃无可逃便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哭求道:“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苦苦相逼,白郎,我不过凡间为人一世,寻得有情郎君,为何你就不肯放过我。”

        这么厉害的?花情眼放绿光,这也是一品灵器吗?竟然生的如此好看,精致宫塔,与白公子天子下凡的气质相符。

        冷艳明媚!

        花情刚从冷艳的宝塔挪过眼便听到野玫瑰那颠倒是非的辩白,不由得满脸鄙视!

        凡间一世?若真是为了寻得有情郎君,凡人一世,自废修为倒也令人心生敬畏,可为何还要残害那么多的性命练就化骨生魂----

        就怕不是想为凡人一世而是想霍乱凡间称王称霸。

        白苏满脸鄙夷:“信口雌黄”

        妖塔无限放大,死到临头才求饶,到了黄河才死心。

        “这么厉害!”花情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村野丫头。

        不对!

        是没有见过太多的一品灵器!

        居然在发现九转琉璃塔可大可小上变得一惊一乍,惊天地泣鬼神,一副井底之蛙发现浩瀚星辰之像,不值钱!

        “白郎---我错了,饶了我,饶了我---”野玫瑰哭天喊地,句句勾魂,突然间却又哈哈大笑:“这破东西是能困住我,白郎,你觉得你现在还有法力能控制它吗?”

        绿光照着野玫瑰,宝塔与人僵持不下,像是走进了一个死局,谁都动不了,此时白苏早已被冷汗浸湿后背,时间一久,野玫瑰定能挣脱束缚,逃之夭夭,若是在想抓它就难了。

        “需要帮忙吗?”花情收了破云扇,走过来,白苏瞳孔皱缩,野玫瑰的化骨生魂还可以通过伤口控制他人!

        此刻阻止却为时已晚,不免有些担心花情!

        “花情,捂住耳朵---不要过来!退远一点!”白苏急的额头冒冷汗,此刻他不在乎野玫瑰能不能冲破绿光宝塔,只盼花情能安然无恙。

        “小姑娘快来啊,你不是想捉住我吗?快来助他一臂之力,快来吧,杀了我替那些无辜的生命报仇,快来吧!”

        野玫瑰声声还魂似的叫喊着她,花情失了心神,受了她的控制,此刻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野玫瑰的妖法还没有到神仙画画地步,所以花情偶尔能挣脱控制,偶尔却又沉迷丧失。

        花情是野玫瑰唯一的生路,只要花情一掌拍在九转琉璃塔上,力道不力道无所谓,便可顷刻间阻断绿光,这样她才可以逃出生天,九转琉璃塔的灵力便会反弹到花情身上,至于她能不能承受的住,就要看白苏用了多少力!

        “不要----”

        白苏眼尾赤红,竟能滴出血来。

        花情一时间呆愣原地,进退不得,头晕目眩,胸口沉闷,呼吸不畅。

        野玫瑰不放弃的媚叫着,控制着花情心神:“快来啊,快过来啊!小姑娘,快来救救你的白苏哥哥,他受伤了,受了很严重的伤----”

        “花情---”白苏手中力道不减,想要唤醒她却于事无补。

        九转琉璃塔绿光加浓,野玫瑰呲牙咧嘴的笑着,疼痛还是从齿缝间冒出:“白郎----你难道忘了,动元气只会将你快速送回小青爷那里。你不心疼我,也要心疼心疼你自己啊----疼!啊哈哈----疼----哈哈!”

        白苏看了一眼花情,拳头紧握,他最听不得人威胁的话,就像是曾经有人最见不得生灵涂炭---

        若是她在的话,应该会为他感到欣慰吧!

        九转琉璃塔瞬间放大,绿光笼罩夜空,又在瞬间收紧,野玫瑰犹如一阵棉絮飘到了里面,四周回归宁静。

        白苏的目光再也没有离开过花情,似有什么话要说,却是血气翻涌,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最终连喷出的力气都没有,轰然倒塌。

        “白公子---”花情慌了神,被困的野玫瑰在妖塔里大声啸叫,声音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