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20:参加情会

20:参加情会

        芙蕖情会如火如荼的举行着,众人性情高涨,魔君却始终面无表情,妖王倒是乐此不疲,时不时的偷瞄一眼魔君,一股不服输又瞧热闹的神情。

        “哇,这么多鲜花,这得是多少姑娘选中了你们”花情跌跌撞撞而来,头脑想要保持清醒,可是双腿早已走成S线。

        这酒鬼是来捣乱吗?这可是芙蕖情会,郎情妾意,一见钟情的场合,如此浪漫的情会现场,岂能由一个疯子拆台搅合了!

        司仪招呼着人赶紧拉她离开。

        花情陡然看到了人群中那漂亮的二位公子,笑的合不拢嘴,直奔而去,努力想走直线,确实有些费劲!

        上来一群人将她围的水泄不通,想要将她劝说场外,以免搅乱了情会!

        那群人也万万没想到花情各种不受控制,好话都说倦了也不管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变成了死拉硬拽东拉西扯---

        “哇,说好的怜香惜玉呢!怎么如此不讲道理,荒蛮无礼!跟你一样!”妖王手摇折扇,看热闹还连带损人。

        魔君目光盯着被一群人纠缠住的姑娘,面色清冷,全然漠不关心。

        “哇,这般围堵一个小姑娘家有点过分了!”妖王摇摇头,嘬着牙缝出声。

        “如此讨厌,你们竟敢拦我!”花情摇曳生姿,眉头微蹙,破云扇瞬间将那群讨厌的人炸开满地的四仰八叉!

        “好扇子!”妖王赞了一声,见魔君还是一脸无表情,大拇指竖的光明正大,丝毫不吝啬对对花情的欣赏。

        妖王:“这小姑娘有意思啊!”

        魔君睥睨一眼,满脸不屑。

        “对不住,对不住各位,都说了让你们不要拦着我的嘛,非不听呢!”花情很是无奈,撇眼间看到魔君更是喜出望外,大喊着挥手:“喂---是你啊!”

        “你们认识?”妖王意外了一脸,环顾四周,甚至怀疑那姑娘认错了人,微醺认错很正常嘛!

        花情跌跌撞撞,没几步便走过来往妖王跟魔君中间一挤,拉着魔君的手,呲牙大笑:“哇,公子可真是抢手呢!这么多花!好看,好看!”

        “哇,你们认识?”妖王戳戳魔君,附耳小声问道:“她是谁啊?什么时候认识的!”

        魔君:“不认识!”

        妖王:“不认识?”

        魔君目光锋利,再敢有疑问老子杀了你。

        妖王生咽了口水,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竟然公然拉着魔君的手,她不想活了吗?

        花情全然不知道危险是什么,面色春风,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这么巧啊,我也来参加芙蕖情会的,今日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如何?”

        妖王将头转向别处,生怕祸及池鱼。

        心想,完了,完了,他该不会手起刀落,人家死都不知怎么死的吧!还好还好,我有先见之明,封住了他,救下了这位姑娘的小命!

        她若是知道一定会心生感激。

        妖王长舒一口气,轻拍魔君肩膀,让他稍安勿躁,凝神平静。

        花情看了看旁边的妖王,见他手中花束也不少,更是‘咦’一声。

        “公子玉树临风,幸会幸会!”花情抱拳行礼,就差一低头掘到地上了。

        妖王赶忙扶起她,这是有什么大喜之事,喝这么多的酒!还是,她本来就是一个酒鬼!

        “这位公子---”

        这芙蕖情会都进行到一半了,此时前来,这不是成心捣乱嘛!

        司仪见她三下五除二将那些护卫打的人仰马翻,此时想要阻拦也不敢靠的太近,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若是能劝就劝劝,不能劝也由着他。

        可此时,司仪根本插不上话!

        花情拉着魔君,像极了一个好久不见的好友,寒暄不止,只有她一个人叨叨没完。

        妖王惊呆了下巴,这哪是不认识啊,这分明就是相见恨晚呢!话之多,这应该是认识了三世之久了吧!

        “这位小公子,咱们站好,站好可好?”既然人家扮男装而来就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拆穿了,怪没面子的,妖王想要拉开却被她无情甩开,双手紧紧挽着魔君胳膊,整个身体挂在他身上。

        看得人是一阵唏嘘。

        妖王摇头,看了魔君一眼:你看吧!不是我不出手啊,人家只想赖着你。

        魔君眉头紧蹙,想必是怒到极点,手上青筋暴起,那是冲破束缚的倔强,妖王连连安慰,立马将花情扯开!

        一脸不情愿的花情就像是一块黏黏胶,好不容易从魔君身上扯开却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委屈至极!

        “你这是从哪惹了这么一朵桃花债!”妖王小声打趣。这姑娘着实嚣张得很呢!

        若是目光带刺刀,妖王早被戳成了蜂窝。

        花情手扶额,像是突然回过神来,拉着司仪说道:“我是有点事耽误了,但我这也是精心打扮的,能不能俘获姑娘芳心呢!”

        “原来人家不前来寻你的,人家也是来参加情会的!”妖王碰了碰魔君肩膀!

        “滚!”

        “-----”

        司仪一脸鄙夷,却还是违心说:“好看是好看!公子风流倜傥,一表人才,美的不像话!”只可惜是个酒鬼,满身酒气来参加芙蕖大会,试问哪个姑娘能看上他?

        司仪满脸鄙夷,这么隆重的场合,迟到也就罢了,竟然喝的微醺,这也太不把那些姑娘放在眼里了,此时都如此轻贱,若是真有哪家姑娘嫁了他,岂不更加遭罪,这样的男人,就算是一表人才也绝不能嫁。

        这绝对的不靠谱,迟到,醉酒,胡搅蛮缠。

        荷月镇姑娘终身幸福的媒婆父母啊,思量繁多,心心念念为了姑娘们,也真是难为这司仪了。

        “公子---这位公子,这马上结束了,您明年再来可好?”司仪好言相劝,生怕得罪了这位貌美的俊俏又以一敌十几的少年郎。

        看样貌还是有不少等待入场的姑娘喜欢的。

        “你站好!”魔君将她捋直了胳膊,花情靠着他,双眼迷离,浑身酒气也掩盖不住自带的体香。

        妖王大惊,语气说怒不怒,说温不温,竟然透着一丝别的韵味,虽然魔君一脸排斥,但全然没有要跟花情计较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难道他看上了她?

        妖王细细打量着眼前醉酒的姑娘,满意的点点头:“确实不错!”试探道:“你莫不是欺负人家了,小姑娘吃定你了!”

        “闭嘴!”

        “挺俊俏的一个小姑娘----”

        “----”

        两大君王隔空传音,众人全然听不到。

        “这位公子,要不您明年再来,明年还有机会!”这么一个酒鬼着实不合适参加情会,就算姑娘们被他的容貌吸引,也绝对要阻止!

        司仪好言相劝,生怕一个不如意再被踢飞了!

        花情一听,清醒了片刻:“明年?那怎么行?你不知道我为了能来参加这情会那可是跋山涉水,披荆斩棘,好不容易呢!怎么可以明年再来。”

        一阵反胃涌上,花情赶紧捂住口鼻,生怕这隆重的时刻出丑!

        司仪有些为难,却也不好再驱赶她,罢了罢了,就让她站着吧,估计那些个姑娘们反复思量,最终还是会将鲜花落在旁边二位公子手上,毕竟是没有哪个女子喜欢如此不懂礼仪的男子。

        除非眼睛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