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21:种梦控心

21:种梦控心

        花情醉眼朦胧的看看妖王在看看魔君,呲牙笑着,却又瞬间被吸引去了双眸!

        左看看右看看,又摸摸自己的脖子,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之处!

        “你有!”又直指魔君:“你也有,为什么我没有!”

        “这位小---公子,说什么?”妖王被她吸引,再也挪不开眼睛,没想到在这荷月镇竟然能遇上如此有趣的姑娘。

        醉酒不自知,一个姑娘家跋山涉水披荆斩棘前来参加情会,不应该是来选情郎吗?怎么会扮成这幅模样站在这里?还醉成这样?

        有趣!着实有趣!

        花情甚至一歪想要靠着魔君,魔君一避身,花情跌了出去,摔了一个屁股蹲,疼的她呲牙咧嘴,抓着他长袍就要起身。

        魔君忍耐到了极点,妖王倒是有颗怜香惜玉的心,却不成想花情根本不领情。

        妖王:“本王敢肯定,她看上你了。艳福不浅呢!”

        “你!!!闭嘴!”魔君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花情一脚卷到一边,妖王劝道:“人家可是一个小姑娘,小姑娘。且勿伤害无辜!”

        花情挣扎站起身来,手搭在魔君肩膀上,见他要躲,花情更是气的一跺脚:“你干嘛这般小气嘛!”

        这一喊惹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望向这边,妖王摇扇偷笑,学着花情发出声音:“讨厌,你干嘛这般小气嘛!”

        只是声音妩媚,充满调侃。

        “你找死!”

        妖王赶紧避开三丈,唯恐他真发怒,花情见他眉头皱到一起,伸手替他舒展。

        冰凉的手伸过来,有那么一瞬间魔君竟然忘记了要发火,随即避开。

        花情直勾勾的盯着魔君,见他脖子一个小疙瘩上下游动,忍不住伸手触碰,却被惊如闪电的一掌甩开:“你干嘛!”

        “我----我---”花情瞬间酒醒,看到怒不可遏的魔君,再看看一旁众人,一脸不知所措:“----刚才发生了什么?”

        妖王眉毛一挑,上下大量,目光落到花情手臂上,若有深意!

        有人对这位小姑娘用了种梦控心术!

        “你----你干嘛这般盯着我!”花情有些心虚,难不成是被看穿了?再看看旁边的魔君,更是一头雾水:“你们---你们是谁?”

        妖王想要确定是不是种梦控心术,抱拳一声:“得罪了!”手扶花情手臂,脉搏跳动之声隔着皮肤传来,确实是种梦控心术,只是那人还未达到精炼地步,控心术也就只有断断续续的几个时辰。

        妖王:“多有冒犯,还请---公子见谅!”

        “怎么了?”花情拍拍脑袋,晕沉好多了。

        妖王:“哦,小公子脸色不好想必是喝了不少酒吧!”

        花情一脸不好意思,挠挠头说:“贪杯误事啊!”

        魔君看了一眼妖王,二人心照不宣!

        花情面露喜色挤在他们两人中间,呲牙笑,一脸不好意思!

        “这位公子也是来参加情会的?”妖王问道!

        花情:“当然当然!不知能不能沾沾二位公子喜气,讨得姑娘欢心。”

        “好说好说!”妖王最是喜欢年轻貌美的少年郎。

        只是,种梦控心术早已随着梦魔身归混沌而消失了,这小姑娘身上的控术一看就是后起之秀的杰作,时辰短,控制力不强,若是这样,此人一定冒着心神遭反噬的危险操纵次术,谁会冒此危险控制一个小姑娘?还是这个小姑娘身上有什么重大的秘密?

        妖王思量又思量,却怎么也想不出来还有谁会此术。

        想不通的事就放一放,不然缠绕心中就变成了执念。

        妖王看了花情一眼,问道:“刚才公子说此次前来芙蕖情会是跋山涉水披荆斩棘才赶过来,想必公子家住很远吧”

        “-------”花情一脸不好意思:我有说吗?好像说了吧!家倒是不远,但很危险。

        妖王点点头,不在多问,志同道合,喜好热闹,缝乱必出。

        只不过旁边的魔君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退避几步,全身每个细胞都透露着嫌弃,与他无关!

        不过也是,上天入地的都知道,魔君别说生人勿进,就连私交甚好的妖王都要保持距离。

        花情对他又搂又抱又倒贴,关键是调戏完就不认账,这若是没有封住魔君灵力,他那邪火上来怕是要将她碎尸万段了,此时没有伤及小命已是魔恩浩荡。

        “第二十一位姑娘入场!”司仪看了花情一眼这个赶不走也甩不掉的累赘!

        此时,若是选择最讨人厌的公子,花情肯定全员通过。

        花情立马整理妆容,瞪大眼睛,从远到近眼细细观望,那姑娘一身淡黄长裙,全身上下并没有什么凤钗细软装饰却还是透着一股天上人间的感觉。

        尤其是半遮面的淡色面纱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清澈的眸子,像极了一个误闯森林密语的公主,引人浮想联翩。

        此女腰身柳叶浮动,妩媚妖娆。

        自她入场,所有公子哥的目光明瞧暗瞄故作姿态。

        四周蝶蜂环绕伴她入场,丛林仙子非她莫属!

        浓郁的花香味扑面而来,吸入胸腔,竟袭来一种想吐的感觉。

        花情赶紧捂住口鼻,唯恐失态,第二十一位姑娘离得越近,想吐的感觉越重,头脑熏的晕乎乎,仿佛刚有的清醒被淹没在重香中,昏沉再次袭来夹带着胃里翻江倒海。

        花情忍了又忍,实在受不了她身上的浓厚的花香,嫌弃了一脸:“这位姑娘是花中仙子吗?这么---香!”

        有的时候太香也是一种罪过,会给些许的人造成一种困扰,花情就是那些许其中之一。

        她本就有些微醺,此时香味扑面差点昏倒了她。

        妖王将折扇遮挡鼻子,想必也是认同花情的说法,只是他没有回应,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入场的姑娘!

        颇有一种一番深意。

        花情见他看的入神,撞了他肩膀一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也不是!”

        妖王眼尾上挑,英雄所见略同!

        花情咧嘴想笑,却被一阵翻江倒海搅乱了,慌乱之际拉起衣袖捂住口鼻,安抚了良久才五脏六腑归位。

        一双阴郁的眸子香猎鹰一样盯着她。

        “-----”花情这才察觉,拉的是魔君的衣袖,立马放下,赔笑:“失礼----失礼---”

        魔君不起波澜,不变神色,在想什么?不知妖王能不能懂,反正花情是不懂!

        还觉得他小气,不就是借用了一下袖子吗!不是故意借用,而是错用,干嘛一直盯着不放,有那个必要吗?

        花情:“我好看吗?”

        魔君:“-----”

        若是这句话为了打破尴尬,后面的这个举动让四周的空气被尴尬围堵了。

        突如其来打了一个一鸣惊人的响膈,明显带动着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她发誓再也不贪杯了,贪杯真的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