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22:正面交锋

22:正面交锋

        “公子!”那第二十一位姑娘将手中的鲜花递过去,打断了花情等待的梦,紧接着像是一个大馅饼砸中了她,“给我的?”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如此艳压群芳,如此神秘的第二十一位姑娘,竟然一鸣惊人的选中了一个酒鬼!

        花情如天降恩宠,赶紧接过那姑娘手中的鲜花,一脸笑意回敬,还连带夸了自己:“姑娘有眼光,有眼光!”

        那第二十一位姑娘面纱半遮,一双清澈的眸子透着娇羞的笑意,一张淡薄的面纱下是钟情钟意的欣喜。

        可是花情对她身上浓郁的花香实在忍受不了,还没来得及接花,便歪头呕吐。

        好巧不巧,吐了魔君一身。

        真不是故意绝对是因为离得太近。

        “对---对不住,对不住---”花情知道自己失礼,还没等到魔君扭断她的头便一个劲的赔礼,赔笑。

        看到那袍子湿了一大片,那酸腐味直冲脑子,不用人家嫌弃,花情都要原地自爆了,立马掏出手帕清理却被魔君冷拒。

        妖王摇摇头,伸手替花情接了那姑娘的鲜花,折扇下一张冷艳清凛的容颜里还透着一丝揪心。

        那姑娘双目微愣,有种遇上刀锋的感觉,想躲却已然来不及,暗暗稳住心神,抱有一丝侥幸。

        妖王看了一眼旁边的花情再看看魔君,一脸生无可恋回天乏术的样子,那股揪心更加言重了。

        “姑娘,这花束很特别嘛!”妖王摆弄着手中的花束,那姑娘面不惊色,内心却乱了分寸。

        额头渗出细细冷汗,唯恐就是她想的那样。

        “姑娘确实有眼光,选中了这么一个绝色可餐的公子!”妖王的话引起了魔君的注意,阴冷的目光撞上那姑娘胆怯的眸子,仿佛对花情的杀意全都投到了这边,瞬间擦出电光火石的气味。

        妖王看了魔君一眼,示意他不要插手,这可是妖族的族事。

        再说。

        妖王缚住了魔君的手脚法力,就算他想动手撕了眼前的这个小妖或者花情,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更何况,大魔头此时根本就没有要斩妖的心思。

        二王眉来眼去几个回合,旁边的花情收拾残局,努力调整,使得自己庄重能看一些。

        “这位公子好像----并没有很开心的样子!”那姑娘盯着花情,眸子里透着失落,那是被人拒绝的羞涩,还夹杂着一丝恼怒,还有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些不确定的因素。

        那姑娘目光扫过妖王,突然遮面哭起来,转身跑开了。

        众人一阵唏嘘,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么好看的一个姑娘竟然给拒绝了?眼睛长到屁股上了吗?出门不戴眼睛,不会看人呢!

        不光众人愤愤不平,就连花情也一头雾水,手里还拿着不知所措的手帕。

        “她---她怎么走了?”

        “人姑娘家要脸,被你拒绝了当然羞愧离场了。”妖王盯着快速逃离的姑娘,却是一副看你哪里逃的样子。

        “拒绝?我拒绝她?”花情一口否认:“哪有的事,我喜欢的不得了,只是刚才确实有些唐突,实在没忍住!”

        花情一边解释,一边去追,妖王靠近魔君一步,疑惑道:“她一个小姑娘家喜欢一个姑娘?”

        “多事!”魔君的白眼翻上了天,妖王则捂住口鼻,离他八丈远,那呕吐的烈酒当真核武器一样,熏醉了方圆几百里,难得魔君没有动怒,还有闲心听别的。

        这都能忍?

        真不知道他是来散心,还是来找不痛快。

        若是秋后算起帐来,不知那小姑娘的小命有几条,够不够杀,还是缚着吧。

        “松绑!”魔君语气冰冷,眼神透着威胁,若是妖王不应怕是有血光之灾。

        “别别别,你这样很可爱,在这儿呆着吧,本王处理完了那小妖就回来。”

        魔君:“-----桑落!!!”

        一溜烟的功夫,妖王去追花情,留下魔君愤恨交加。

        “喂----姑娘!”花情三步就两步追上去,拉住那姑娘之手想要解释,却被一巴掌爬上脸颊,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拉拉扯扯简直不成体统,那姑娘恨不得扇的重一些,将心中怨气全都发泄出来,报她拒绝之仇。

        花情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踉跄了几下,脸颊红肿,五个手印,幸得妖王扶着,不然要跌倒出丑了。

        那姑娘看了一眼妖王,神色平静了许多,怕是刚才多虑了,眼前的这个俊俏的公子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咦,你怎么追来了。”花情看看姑娘再看看妖王,他是不是也看上了人家?

        “这花是送我的!”花情躲过妖王手里的花束,妖王笑笑:“好好好,是你的!”同时出击拦住此女去路。

        “这位公子做什么?”那第二十一位姑娘看了一眼妖王,立马将目光避开,掩饰着一丝心虚。

        “姑娘误会了!”妖王双手抱拳,一脸绅士。

        “误会,误会,”花情立马挡在妖王身边,一副多谢他好意的意思,转头跟人家姑娘解释:“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真的是很不舒服,喝了点果酒才会那样,绝无轻视之意!特来向姑娘赔罪,还请姑娘原谅。”说着深鞠一躬。

        “公子言重了!”那面纱下每处毛孔透着细细打量的气息,反复确定了眼前男子的身份,无不妥之后才放宽了心。

        眉眼带笑的拉过花情,牢牢抱着她的手臂,说:“我对公子一见倾心才送了花束,刚才还以为公子嫌弃所以才---”

        目光落到花情脸颊上,满是心疼的样子。

        “额!没事没事,一点也不疼!”花情笑笑,那姑娘搂她更紧了。

        花情只觉透不过气来,浓重的香味真是能熏的人汗毛都奓起来。

        妖王一脸看热闹是非的样子:看你一个小姑娘家怎么应对一个小姑娘。

        “公子收了人家的花,可要对人家负责才是!”

        “负责!当然要负责!”花情信誓旦旦,绝不食言。

        ‘你要怎么负责?带回家去?还是娶了她?’妖王摇摇头,甚至担忧。

        “你想怎么负责!”丹唇逐笑,花情一脸认真。

        “讨厌!你这就是明知故问嘛!”那姑娘娇羞作态的样子,真是令人抓心挠肝。

        “哦?”花情嘴角隐没一丝微笑,微风酒醒,眸子里只剩下锋利,掰起那姑娘的下巴,玩笑中冰寒刺骨:“你说---是带回去杀还是现在杀!”

        妖王折扇敲着额头,看来不用他这个妖王出手,面前的这位小姑娘足以对付。

        若不是野玫瑰凶残,花情绝对不会将杀挂在嘴上,她是一个善良至上的女子,凶残人命是大忌,不管是妖是怪,让她知道了,一定会上天入地亲手诛之。

        只可惜

        她能出来猎邪的机会并不多,自身的修炼大多都是纸上谈兵,就算是比上不足,但是对付一个受了重伤的小妖还是绰绰有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