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25:下毒要挟

25:下毒要挟

        “小姑娘?”是了,花情嘟着嘴,看了一眼旁边两袖清风的妖王,一个小妖都能看清她是女扮男装,怕是旁边的君王早已瞧出了其中端倪。

        花情耳根潮红,暗叹:不要面子了,姑娘就姑娘吧!

        “改过自新?你杀人的时候可有想过给他们机会,你的改过自新为何要伤害那么多的人命,野玫瑰,今日你逃不掉了!你要为你的凶残付出应有的代价,我可没空听你在这儿信口雌黄。”

        “----”呜呜呜呜,野玫瑰卖惨痛哭。

        “确该死!”妖王将折扇合拢,语气冰冷,目光锋利,谦谦君子变冷面无情。

        花情对妖王的反应甚至满意,没有不分青红就护着手下的小妖,花情对他的好感度瞬间增长一丈,全然不像传说中的那般不明事理。

        听到妖王发话,野玫瑰瞬间连垂死挣扎的机会都不敢妄想了,全身如坠冰窖,脸色惨白,孤注一掷或许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

        娇娇欲滴的眸子里透着些许阴狠,光色淹没在花情脸颊上。

        逃不掉便鱼死网破。

        脸颊刺痛袭来,初时蜂蜇针刺,此时更是烈火焚烧,花情瞬间疼的心烦意乱想要去挠,却被一把折扇扒开手臂,脸上的疼痛不足以让她喊叫,却足以令她抓心挠肝!

        “别碰!”妖王看了一眼花情,又转向野玫瑰,冰冷的两个字呼出,不容置疑。

        “有毒!”

        一丝不好的念头拂过,花情撸起袖子才发现端倪!

        花枝招展,艳红丛生,根系蔓延

        本想好好折磨折磨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没想到遇到了她的天煞星,既然不能生撕了那小丫头,当做赌注逃命也是好的。

        此时的野玫瑰身受重伤不能将化骨生魂发挥到极致,虽不能通过伤口再次控制花情心神,但她手心夹裹着细微小刺,那些小刺能在第一时间找到伤口,然后稳准狠的将毒液流入。

        快速扩散到心神不稳之人身上,此时花情成了她最后的屏障。

        果然!

        花情手臂上的那道伤口开始疯狂蔓延,犹如扎根的藤蔓,从手臂一直蔓延到脖颈最后到脸颊头顶!

        全身的血管能在下一秒爆开一样时刻翻腾着,蓄势待发。

        “你竟然给我下毒?!”花情冷笑两声,简直不自量力,自取灭亡。

        “你当真觉得你能从这种情况下全身而退吗?”妖王摇摇头,野玫瑰这是在火上浇油,在妖王面前班门弄斧,下毒这种雕虫小技,在妖王面前不值得一提,而且解毒这种应对之策早在百年前就被妖王破解,不管是什么毒,只要他出手绝对点到即解!

        野玫瑰知道妖王一旦出手,自己绝无生还可能,立马摸出身上的解药,跪地求饶不在嘴硬,诡异一闪而过,“知道君上可解百毒,点到即解,野玫瑰之毒强行解之也未尝不可,只是这小姑娘怕是要吃些苦头!”

        妖王看了花情一眼,此妖所言不假,毒素蔓延极快是因为中毒之人心神不稳,强行解毒怕是会有片刻的锥心刺骨,不知这丫头能不能扛得住---

        野玫瑰见他迟疑,更是跪地说道:“这位姑娘步步紧逼,小妖才出此下策,还请君上开恩,饶小妖一条生路,解药立马奉上,小妖保证从今自废修行,做一世善良凡人。”

        “好!”

        “不可!”

        妖王跟花情几乎同声而出,两个执意!

        妖王向来都是一言九鼎,一言既出决不食言,野玫瑰立马磕头谢恩,看了花情一眼,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妖王封住花情心脉,冷声道:“交出解药,饶你不死!”

        “多谢君上!”野玫瑰将一瓶小药丸丢过去,立马退身三丈,时刻准备逃之夭夭。

        “为了一瓶药,你竟然放纵她的罪恶,更何况我乃是小花神,区区此毒奈何不了我。”花情大喝一声:“破云扇!”

        一股光圈汇集,破云扇听懂了主人的号令,灵力呼出打在那一瓶奔来的药瓶上,瞬间击中,一瓶解药化成齑粉,在她看来,解药不用便不受承诺之约。

        “-----”

        妖王顿时间一个头两个大,从没遇到过如此个性十足的小姑娘。

        氤氲之气环绕,花情脸颊渗出细细冷汗,黑色腾根顷刻间消失不见。

        野玫瑰嘴角隐没一丝诡异,手心下暗潮涌动,这是她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小姑娘竟然拥有百毒不侵之躯。佩服佩服!”妖王抱拳称赞,花情被带高帽一脸得意。

        魔君不知什么时候冲破了束缚,缓缓而来!

        野玫瑰差点就跪了,颤抖地身躯,甚至都不敢接触那双锋利的目光。

        “你怎么舍得过来了?”妖王问道。

        魔君冲开束缚那都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他想不想的问题。

        魔君睥睨一眼,立在一边全然没有要加入杀妖战队,一旁隔岸观火。

        妖王讨了个没趣,手摇折扇挡住半脸,小声说道:“这小姑娘有意思!”

        魔君面无表情,没有回应。

        花情瞧了他一眼很是不好意思,吐了人家一身总要表示表示,眼下先解决了恶徒再说。

        随即对妖王说:“你说过你不插手的!”

        妖王点头,让她甩开袖子好好干,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的修行绝对在小妖之上,刚替她稳住了心神,除妖不在话下。

        “望舒兄,你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姑娘会心神不稳呢?”妖王虽问魔君,实则自言自语,百思不得其解,突然伸手摸摸自己胸膛,一颗狂热躁动的心,扑通扑通有力的跳动着。

        他不光好奇花情的心神不稳,还特别好奇对心神不稳种梦之人。

        不由得看了旁边俊俏男子一眼,略有深意。

        魔君剜了他一眼,妖王立马求饶。

        野玫瑰已如惊弓之鸟,或许花情不足为惧,奋力抵抗也能杀出一条血路,但两大孤王隔岸观火让她如坐针毡,内心煎熬,要死恨不得死个痛快。

        这和隔岸看斗鸡有什么区别,纵使侥幸胜出还是难逃下酒菜的命运。

        “君上!!”野玫瑰大喝一声:“解药玫瑰已交出---”

        花情知道她又想长篇大论什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一言九鼎,君子守信什么的,立马打断道:“巧舌如簧也难逃一死!”

        “小姑娘,你当真如此为难与我吗?”野玫瑰眼底浮起一死残暴。

        “是我为难与你,还是你为难那些无辜之人,死到临头竟还不知悔过。”

        “罢了,罢了!”野玫瑰冲着妖王魔君方向大喊一声:“君上说过,会饶我一命,我打赢了这位小姑娘,还请君上放我一条生路。”

        “打赢?你没有机会打赢我!”花情挥动破云扇,野玫瑰爬藤疯长,瞬间硝烟四起,剑拔弩张。

        ------题外话------

        女神们,收藏评论扇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