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26:错失分寸

26:错失分寸

        妖王手摇折扇,神情自若,笑声问道:“你说谁会赢!”

        “无聊!”

        “你不也是因为无聊才来此地散心吗!此时,两段风姿决斗,你好歹押个注,略减无聊!”

        魔君嫌弃他从里里外外,从前尘到现在。

        过了良久才喃喃自语两个字‘白苏!’目光落到花情身上,说不出在想些什么!

        妖王意味深长一笑:“若不是野玫瑰被九转琉璃所伤,这小姑娘恐怕还真不是她的对手。”

        “你很关心她?”

        “----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你不关心吗?”

        魔君冷哼一声,说不上来的鄙夷。

        正所谓井蛙不可语海夏虫不可语冰,

        “-----额----我喜欢貌美的姑娘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温顺的小绵羊见的多了,好不容易碰见一个带刺的,你用得着如此鄙夷吗?”

        魔君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论带刺还得数野玫瑰。

        魔君看了一眼远处酣斗花情,想到一个女孩子家家不守规矩,醉酒发疯,还吐人一身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将黑袍扒下来却又感觉有失威严,还是勉为其难先穿着吧!

        野玫瑰根系发达,藤枝瞬间无限延伸,花情挥舞破云扇,二人一时间斗得天昏地暗,电光火石。

        藤枝漫天飞舞,好似龙须彩带环绕,花情倒也能在险象环生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野玫瑰轻喝一声,全身花枝乱颤,人形花枝着实有些诡异,那是她拼尽全身法力才能唤出的真身,漫天遍野的黑藤,密密麻麻犹如成千上万条细蛇过境。

        花情小心避让,那藤蔓只增不减,慌乱中难免有些许缠绕。

        野玫瑰伺机而动,满脸诡笑,花情只觉手臂刺痛,瞬间蔓藤缠绕,犹如蜂蚁叮咬

        须臾间,野玫瑰灵力大增,脸上溃烂的皮肤开始焕发新芽,骨骼血液有了生机。

        妖王替花情稳住心神之时,为她注入了些许灵力,没想到藤枝吸血,竟然快速帮助了野玫瑰愈合伤口,灵力大涨!

        原来修炼最有效的捷径不是残食生灵,而是有上神可度。

        连日来野玫瑰吸食鲜血才能练就的化骨生魂竟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恢复,不免有些可笑!

        魔君眉头微蹙:“一个小妖竟也值得你耗费灵力!”

        “她说她是小花神,不是妖!”妖王纠正道。

        “-----”

        久斗必败,久败必衰。

        妖王见花情败下阵来,嘬着牙齿作响:“这小妖道行挺深呢!”

        魔君懒得理他。

        仙子悦神抛出,一扇子拍在野玫瑰的头顶,差点脑浆子崩裂。

        花情第一次觉得破云扇不大趁手,这就是个淑女物件,装腔作势可以,用来杀妖着实不合意。

        本想吐槽几句,没想到人家那扇子一出手就能伏诛小妖,想来还是修行不够,不能怪扇子。

        野玫瑰见妖王出手更是跪地求饶。

        乾坤不可扭转,死灰不能复燃!

        见旁边的魔君一直不说话,竟想到要抱他大腿,好歹自己也是入了荒山的小妖,是他的侍女,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

        野玫瑰总觉得还是会有一线生机,毕竟魔君也是一个大魔头,杀人不讲道理这一点还是与她多多少少有些契合!

        “君上,救我!”

        又是君上,怎么见人就叫君上,花情看了一眼魔君,看到吐得印记还在就会有一种内疚浮上心头。

        野玫瑰想抱大腿却又不敢,小心翼翼的试探了试探,唯恐魔君一脚踢飞了自己,小命瞬间魂飞魄散。

        当下跪地虔诚了一脸。

        “君上,我是入了荒山的小妖,还请君上替我做主!”

        她怎么有脸让人家替她做主,她杀了那么多人,手段残忍,还如此厚颜无耻求人替她做主,谁能替她做主!

        花情看了一眼旁边的魔君,心思落在荒山小妖,荒山上。

        立马才惊呼:“你才是魔君!那他呢!”指着旁边的妖王。

        犹豫片刻才说道:“你是妖王!”

        妖王笑笑,魔君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脸。

        花情上下打量着他们俩,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两大君王前来荷月镇!闲逛?捉妖?看人打架还是选姑娘?

        不会这么闲吧!

        这个魔君,一脸冰霜到很像传说的那样,杀人不眨眼,吃骨不放盐的!

        花情竟然第一次生出些许畏惧来,是被魔君这两个字吓得,畏惧也只是如清风拂面,一瞬而过,当下清清嗓子说道:“那你们可要好好管管手下的小妖,不可任由小妖祸世!”

        “姑娘教训的是!”妖王一脸虚心受教的样子,倒是魔君,一脸冰霜,全然没有在听。

        可谓将目中无人发挥到了极致。

        野玫瑰内心像一锅煮沸的豆子,要杀便杀,要刮就刮,怎么这么煎熬呢!

        二王迟迟不动手,让她以为还有机会活命!

        野玫瑰跪地匍匐,妖王是指望不上了,就算他不亲自动手也会让花情动手,倒是魔君可以寄托几分希望。

        野玫瑰眼巴巴的盯着魔君,一双黑眸子瞬间吧嗒吧嗒掉下眼泪来,一脸委屈的说自己逃出荒山只是为了替他找寻这世间美味,更从怀里摸出凡人魂魄结成的仙丹,她枉杀性命只是为了能得到他的宠幸。

        花情听得简直要暴跳如雷,更让她烈风拂面的是旁边魔君的反应。

        眉头舒展,目光深邃,盯着野玫瑰,好像下一刻就一声令下放了她一样。

        魂魄这东西确实可以令小花妖延长寿命,只可惜对于魔域里历练几百年的魔君来说,他绝不会将这些个魂魄放在眼里。

        更何况此妖身上背负着凡间百余条性命,必死无疑。

        不过……

        魔君看了一眼花情,说不上来的感觉,猜不透,看不明。

        “----”花情看了他一眼,更加说不出话来。

        “刚才姑娘让本君好好管教手下的小妖,本君记下了,这就将她带回去好好管教!”

        “带回去?你要放了她?”花情有些急了,这大魔头风云不定,百十条人命在他眼中怕是也如草芥一样不值一提吧!

        野玫瑰嗅出了一丝味道,那是生命燃起的味道,扑上去抱着魔君大腿磕头求饶,妖王折扇挡脸---

        果然!

        咣当一声,野玫瑰被魔君一脚卷在地上再也不敢妄动。

        “我不准你将她带回去!”花情梗着头:“此妖非死不可。”

        魔君冰冷的目光撞上花情炽热的眸子,一时间剑拔弩张,电光火石。

        是劝还是不劝呢!

        妖王假装左右为难。

        魔君不是那种不明事理,不分是非的君主,魔域君王自夜望舒开始便不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野玫瑰必死无疑,他犯不着跟一个小姑娘斗嘴僵持不下。

        妖王看了半天只得出一个结论,自古爱屋及乌,恶其余胥殃及池鱼。

        他也只有在白苏这个人身上才会错失分寸。

        二人僵持不下,目光交锋,谁都不让。

        片刻……

        ------题外话------

        入坑不亏,感谢收藏评论,宠你们,宠你们,使劲宠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