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27:剑拔弩张

27:剑拔弩张

        一个翩翩公子协同木香闯入眼帘,身后还跟着一颗熊童子。

        天地静止,星辰暗换!

        想曹操曹操就到。

        妖王笑意盈盈,不是冤家不聚头,今日的荷月镇当真热闹非凡呢!

        魔君明显一愣,思绪涌上心头,万般不是滋味,最终那一抹震惊转瞬消失在眼底,化为平静。

        “---公子---”木香一阵担心,拉过花情挡在身后。

        “你没事吧!”白苏目光里只有花情,对妖王跟魔君充耳不闻。

        花情见到白苏更是一愣,略带担心道:“你的伤---”

        “无妨!”白苏拉过花情的手臂,伤口愈合,看了一眼妖王,却并无感谢之意,又见野玫瑰躲在魔君身后,狐假虎威,看此情况怕是寻得了一个有力的靠山?

        旧伤新疾,若这魔君当真护着这小花妖,怕是局面不可逆转了。

        白苏眼底涌出冷漠,就算今日有魔君庇护,也决不让小妖有逃出生天的机会,自古颠倒黑白者残害无辜生命者,其罪当诛!

        “白苏兄,别来---”妖王抱拳,一声无恙还是说不出口,天雷之刑上身着实不能无恙。

        白苏微点头,以示打过招呼,面对魔君更是冷声道:“交出野玫瑰!”

        “她可是入了本君荒山的小花妖,就不劳白苏公子动手了!”

        野玫瑰见他当真出手护着自己更是放肆妄为,一脸嬉笑,恨不得贴近一点再贴近一点。

        “荒山的小花妖又如何,残害生灵,人人得而诛之,哪有是荒山便不除的道理。”花情语气冰冷,义正言辞,不容反驳。

        木香一把拉过花情,虽没见过这两位公子,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白公子想管那便由着他,万一动起手来,刀剑不长眼,她只盼花情无恙。

        花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身边怎么有这么一枝贪生怕是委曲求全的小花神。

        野玫瑰叫苦连连,曲解是非冲着白苏嚷嚷:“公子,你明知道我心中已有君上,你还要逼迫我从你,我不从便痛下杀手!你真的好狠心呢!”

        白鹤扶苏竟然看上了一支野玫瑰?妖王摇着折扇,就差将“有意思”仨字写在脸上了。

        “你这又是说的什么鬼话,白公子能看上你?也不照照自己是个什么鬼样子!”花情大概料定白苏不善言辞,反倒替他回怼。

        妖王笑笑,四字呼出:“确实一副鬼样子。”

        花情对妖王的表现甚是满意,同仇敌忾,连眼光都一样,不像某些君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真是令人难受。

        白苏目光冰冷,透着杀人刺骨的寒意:“难道魔君当真要护着此妖吗?”

        字字质问,冰寒彻骨。

        500年前魔君还是四美中的夜望舒,500年后天地巨变,四美好不容易聚齐三美,却再也不复当年,冰冷的魔君二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魔君看了一眼旁边的花情,白苏立马挡在她身前,这个举动惊起了波澜壮阔。

        不由得让他多看了两眼。

        野玫瑰立马瞧出其中端倪,哈哈大笑:“君主,这小花妖与白郎---”

        眉眼轻浮怕是也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只是她靠近魔君,整个身子往他身上蹭着,妩媚调情。

        妖王轻佻眉头,又看看旁边的魔君,这都能忍?

        果然!

        他不能忍!

        野玫瑰尖叫一声,扑倒在地,谁都没有看清魔君是怎么动的手。

        白苏瞅准时机,就是现在!

        长剑从天而降,穿透诛心,野玫瑰伏地片刻,未语毕便化为青烟飞散,惊呆了木香,就连躲在身后瑟瑟发抖的熊童子也顿时吓破了胆,愣是不敢照面。

        白苏眉宇寒霜的神色瞬间消失。

        花情神色收紧,脸色惨白,胸口传来刺痛,胃里翻江倒海,没忍住又吐了出来。

        白苏扶着花情,此地危险众多,不可久留。

        “这就要走了吗?”魔君的声音透着阴冷,一双眸子不起波澜却暗潮滚动碰上白苏的寒意,电光火石间,一场大战随处激发。

        一个小花妖……神,竟能令白苏如此紧张?何方神圣?实在想不出什么原因?难不成玉树临风的白苏公子竟然看上了这小……花神?

        妖王看着要发生的一切,细细打量着花情,再看看白苏,竟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要打便打,费什么话。

        白苏知道,野玫瑰虽作恶多端,可毕竟是花妖地小妖,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魔君若是诚心计较,这场大战是免不了的。

        只是---

        若不是魔君出手封住野玫瑰的灵力,怕是那长剑也不会轻而易举得逞。

        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魔君竟然灵力出击将花情掀翻在地。

        就在旁边一心看热闹的妖王都深感意外,一个大魔王竟然对一个小姑娘痛下狠手,而且是偷袭,这可不是有失风度,这分明就是有病。

        一时间,白苏握剑要上,木香也是跃跃欲试,全都花情拦下,从地上爬起来,还不忘一脸赔笑:“对不起啊”

        花情还以为他是报吐他一身之仇,立马和颜悦色起来:“要不你脱下来,我帮你洗洗。”

        说着就要上手去脱,这下可惹恼了魔君,妖王顿时来了兴致,此女非凡呢!竟然要脱魔君的衣服?孺子可教,前途不可估量!

        白苏脸色铁青,拉过花情,挥剑而上,二人身形晃动,剑拔弩张,大战正式开幕。

        妖王观战,显然没有加入的意思,500年的前尘往事想要平息,方式肯定不同凡响!

        白苏现在深受重伤,魔君定然不会太过为难与他,只是内心横冲过不去坎,至于什么坎,怕是他老人家自己都忘却了!

        “别打了,别打了。”花情甩开木香的左右阻拦,在他们二人面前穿梭抵挡,花情的游荡阻止惹得白苏不敢出招,魔君却杀机四起,下手毫不留情面。

        “魔---魔君,你住手!”花情大喊:“白公子身上有伤,你斗之不武。”

        魔君回敬她一记锋利的目光,吓得她顿时一阵胆寒。

        长剑刺到,花情灵气聚集弹指一挥,避开魔君掌力,卸掉白苏剑气,一股灵力上头却差点摔倒在地。

        妖王哈哈大笑一声,瞧出了其中端倪,顿时惹来魔君狠狠剜眼的目光,妖王可不敢迎上他的眸子,随即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

        花情还以为自己突然灵力大增,一脸傻笑的盯着魔君,说道:“那野玫瑰确实该死,你就算舍不得也不该维护,毕竟凡间那百余条性命也是命,你说是不是,若是当真喜欢,我便送你一颗一模一样的小花妖,我那里小花妖多的是,你想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

        花情脸颊微红,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即是你的小花妖为非作歹,你也要好好安抚荷月镇的这些姑娘们,舍己几丝法力应该不会吝啬吧。”

        妖王盯着摇摇欲坠的花情,虽化除了野玫瑰的化骨生魂,怕这姑娘需大病一场,余毒方可清除,既然能说出那番话来,怕不是什么四海上神也一定不是凡物,说不定是哪位上神之女儿也未可知。

        “好了好了,一见面就打着实不好。”妖王阻拦魔君:“姑娘所言甚是,绝不吝啬。”

        白苏搀扶着摇摇欲坠的花情,花情担心他身上的伤势,木香在二人的互相担心中断后,三人一童子,扬长而去。

        妖王看着他们离去,幽幽叹道:“你当真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呢!”

        “哼!”

        若是眼神能杀人,妖王此刻早已万箭穿心被扎成了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