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30:捉个正着

30:捉个正着

        青鬼:“你当真胆大包天!”

        “大哥!你此次冒着生命危险前来天族,该不会就是来责骂我吧。”桃浪懒洋洋的躺在榻上,身不起,全然不在乎的样子。

        青鬼:“你为何使用控心术,你明知道此术损身损心。”

        桃浪:“成全他们的爱情,我乐意!你管得着吗你!”

        青鬼:“你混蛋,这是孽缘,他们两个是孽缘,你明知却还想撮合,你是不是疯了!”

        桃浪示意他莫激动,小点声,这里毕竟不是他鬼界,要是被诸神知道鬼青王潜来天族,岂不是要六合大乱了,低调点能平安无事。

        桃浪:“大哥,是你执意撮合她跟白苏,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他们根本不合适!”

        “我没心!”青鬼一翻白眼,满脸不屑。

        桃浪回敬:“所以啊---”

        青鬼:“所以什么,我好不容易撮合他们见个面,不惜搅乱花情之梦,你倒好,你竟然使用控心术,你是想作死吗?”

        桃浪毫不客气:“你用种梦,我用控心,两不耽误,咱俩都免去肉身之痛,两全其美,多好!再说那花情不也没什么大事嘛,就是会难受几天,难不成大哥还会心疼吗?”

        青鬼:“----”

        桃浪:“哦!大哥才不会,大哥没有心啊!”

        青鬼:“你---”

        桃浪:“别你我他了,我向你保证,以后再不使用控心术,至于他们,我们也不要插手,任其发展怎么样?”

        “好!一言为定!”青鬼好不容易自封了月老的美名,想要代管月老差事却没想到就这样泡汤了,没想到花情跟白苏的感情如此一波三折,要不是桃浪搞鬼,应该能情深根种了吧!

        想到此处不由得狠狠剜了他一眼,一巴掌呼上他屁股,疼的桃浪大骂一声:MD

        控心术后遗症全都留在他屁股上了,这一巴掌分明是青鬼故意的,故意让他长长记性。

        ******

        回到水穷处已是落霞满山,浮云漫天。

        落霞山的结界像是知道她们回来,瞬间大敞四开迎接她们,花情有些疑惑,甚至有些雀跃,难不成这落霞山的结界失灵了?,那可真是太好了,省去了钻冷灵泉底的麻烦。

        木香看着她微微发红的脸有些心疼,她从没喝过这么多的酒,就连高烧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木香还小,依稀记得整个水穷处乱了阵脚,一向稳重的云锦夫人还有妖女秋澜都慌了神,整个落霞山的灵物全都跑来自牺灵力为花情退烧,只可惜,高烧十日有余,花情出现梦魇久久醒不来,云锦夫人最终不顾西王阻拦自耗灵力救得花情高烧退却,从此之后,每年云锦夫人便在花情生辰之时闭关修炼,原因就是耗损灵力无从修复,这是整个水穷处明知的秘密,只是谁都不敢捅给花情。

        从那以后,西王不知从哪里挖来了一颗千年异翘养在冷灵泉里,以备不时之需。

        木香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野玫瑰刺伤的伤口虽被妖王灵力压制愈合,但花情强行解毒身体机能需要慢慢调节,此时伤口虽不见却略感微疼,还需修养几日。

        木香再也架不住主仆有别,手指扶上她的额头,果然滚烫,这可急坏了木香,多年安然无恙,怎么出去一趟变成这样?

        云锦夫人闭关,秋澜昏睡,此刻花情发烧足以让她失了心神。

        她想到了泉池里的异翘,花情看穿了她的心思,安慰道,“不用担心,我没事,这点小烧用不着异翘……我的脸色真的有那么差吗?”

        “嗯嗯!”木香很诚实。

        花情顺手扭了一片荷叶敷在脸上,脸色白皙红润掩饰了倦色疲惫。在她看来自己这点微恙,一青荷叶就能解决,根本不用浪费名贵仙品!

        “这样会不会好一些了。”

        “嗯,好些了”

        那就好,还有什么是落霞山的精华之物解决不了的呢?

        “白公子呢?他身上有伤---”花情一晃神才想起白苏来。

        “小姐放心,他很安全。”

        花情为之一愣,顺着木香的眼睛才看见一个白衣身影闪进了冷灵泉,那温柔的笑容里掺杂着苦味,是高烧无力。

        “冷灵泉或许对他的伤势有些帮助。”花情喃喃,眉头涌上阴云,不知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才导致一身重伤!

        “小姐,你说秋澜她醒了没有?”木香略微担心,总感觉心里不踏实,虽进了落霞山峰入了水穷处,可是离风月阁越近,心里就越忐忑不安,总感觉前方有巨大的危险等候着。

        “醒?”花情笑道:“怎么可能,那可是三天的剂量,你当我的迷药是哄小孩的吗?”

        花情百无聊赖的时候看过一些医书,时不时的找来几颗小花神当靶子练练手,吃丹药饮玉露,每次都毫无例外,不是兴奋过头就是昏睡多日,拉稀呕吐,半条命折腾进去,小花神连连告苦,花情却乐此不疲。

        所以,木香根本不相信她的迷药能迷魂秋澜三日,正正巧巧三日?

        也就她自己迷之自信。

        “放心吧,只多不少,绝对万无一失。”花情搂过她的肩膀,再三保证,木香虽担心,此刻却是心中一暖,好像她的身体并没有那般烧了。

        池中之物果然厉害,落霞山真是一座灵气缭绕的仙山。

        二人欢喜雀跃,勾肩搭背,全无主仆之分,身后的熊童子翻着跟头手舞足蹈。

        “小姐,我怎么感觉怪怪的。”木香极度不安分。

        “何怪之有?”

        “好安静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那有什么奇怪的,平日里你见过哪些个小花神敢靠近风月阁。”

        “那倒也是!”

        云锦夫人吩咐,若无重事,水穷处的一切闲杂小花神不得靠近风月阁打扰花情清修,如此一道命令便让花情多了一些寂寞,平日里也就跟木香耍耍嘴皮子,偷摸着养养小花小草,一目十行的研究研究医术,修炼修炼心神,简直无聊透顶。

        “我就说嘛,绝对没人发现,此次出去人不知鬼不觉,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进了风月阁的门,便万无一失,这可是她自己的地盘,绝对安全,正为出去神游两天人不知鬼不觉欢喜呢,木香却在瞬间吓得魂飞魄散,脸色惨白,过门不入,一动不敢动呆在原地。

        花情:“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木香低头不语,身体止不住瑟瑟发抖。

        “我都跟你说了,秋澜不会醒,”花情若有所思:“好吧,就算药效过了,她知道我去了荷月镇又怎样?我只不过闷了去玩玩有何错,夫人也真是,为何非要设下什么结界,每年还要西王前来加赠,难道她真想将我们囚禁于此生世?”

        “咳咳咳!”

        “你怎么了?嗓子不舒服?”花情拉过她的手,催着她赶紧进来,微风一吹竟觉冷意,那是危险的气息。

        木香生吞口水,瑟瑟发抖,花情这才缓过神,顺着她的目光瞧去,如见鬼魅,瞬间魂不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