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31:杀心四起

31:杀心四起

        云锦夫人正襟危坐,一人之势斩群雄的霸气,顿有黑云压城之紧迫,身后的秋澜更是面色微冷,似是对下迷药之事十分介怀。

        花情内心风起云涌却在瞬间转为平静,撒娇卖萌总有一线生机。

        “夫人---”花情想要用春风化雨的温柔将面色沾霜的云锦夫人融化了,嬉皮笑脸,嗲嗲卖萌般拉着她的衣衫,还未展开强劲的攻势便被一声厉喝镇住:“跪下!”

        木香如箭在弦,时刻绷紧神经,此时更是立马跪地,声响能将膝盖瞌碎了。

        花情瞧了一眼,再看看黑云压城的恐怖,也噘着嘴跪下。

        来自死亡的凝视,木香是一眼也不敢接,低着头,唯恐刀子能来的慢一些。

        花情的试图打破这种令人三魂七魄乱颤的局面,厚着脸皮,赔着笑脸,跟秋澜诚心诚意道歉,为云锦夫人捶腿,那都不是诚心诚意忏悔,是被害怕逼迫的!

        秋澜根本不理她,眼睛里满是冰冷,花情撒着娇,“夫人,你不是在闭关吗!怎么这么快就出关了。”

        这句话就好比是人生病了,怎么这么快好了!

        能活活的将人气死,问的人还一脸无辜不自知。

        云锦夫人冷喝道:“我再不出关,你是打算将整个水穷处搅成什么样子?”

        “我---”

        这水穷处成什么样子了?不是好好的嘛!只是秋澜受了一些苦而已,花情瞅瞅秋澜,是要好好赔罪才是!

        “夫人,我不过是闷了些,你该不会真的要罚我吧!”花情立马头疼,腿疼,腰疼,那那都疼。

        “木香!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任由小姐做出这般祸事,要你何用,秋澜!!”

        云锦夫人这次是真的动了怒,花情私逃水穷处那就是雪崩压塌了她的房屋差点要了她的命,劫后余生如何不恐惧。

        花情打不得,一个小花妖还打不得?

        声毕,秋澜手中的红鞭飞舞而来,狠狠的抽在她后背上,顿时皮开肉绽,三三鞭笞魂断天!

        一鞭皮开肉绽,一鞭白骨相连一鞭魂飞魄散。

        虽然比不过天雷所,三鞭也足以令木香回到母胎回炉重造。

        木香不敢叫疼,跪倒在地,不怕天不怕地就怕那条红长鞭,能避则避,不能避只有硬着头皮硬撑了,只要云锦夫人心疼花情,她死不足惜!大不了重生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夫人这又关木香何事---”花情情急之下一把夺过秋澜手中的长鞭,用了十二分的力气,秋澜也不敢真的与她动手,劲力立收,花情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放肆!”云锦夫人的怒气震碎了旁边桌上的茶杯,脸色黑成了一块碳。

        花情从没令她这般生气过,平时在水穷处如何任性都可,出了这水穷处便是犯了生死大忌,此刻她不光不思悔改,竟然试图反抗,朽木不可雕。

        云金夫人恨得牙根痒痒却也压抑着不发作。

        花情情急之下才夺了红鞭,见木香后背露出血印那时情急之下的迫不得已,一个白苏足以令她心中动荡,再加上一个木香,花情直接要疼死了:“夫人,此去荷月镇是我的注意,千错万错是我的错,您要打要罚冲着我来便是了,与木香无关,还请夫人明鉴。”

        “私自逃离当然要罚,迷昏花神更是死罪,木香看护小姐不利首当其诛。秋澜!”

        此时‘秋澜’两个字成了夺命的魔符,每叫一次都会令人惶恐不安。

        初时,花情还以为撒娇卖萌能蒙混过去,毕竟以前犯了什么事也就抄抄家规,训斥几句就过去了,没想到这次,却要牺牲了木香的性命---

        花情全然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第一次感到后怕,胆寒,生怕自己护不住木香。

        “夫人---”见众小花神押着木香,花情更是心急如焚,挥动灵力退敌,此刻谁动木香就是想要她的命,“夫人,我错了,我不该任性妄为,一切都是我的错,您饶了木香,这一切都是我逼她的,她不敢不同意啊。”

        云锦夫人怎会不知,若是花情执意出去,身为侍从的木香如何拦得住!

        她就是心中不忿,恨铁不成钢,若是木香拦一拦也是好的---

        绝不能心软!!

        这水穷处就是为了花情而存在,若她有什么闪失,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此处,云锦夫人怒不可遏,难道这一切都要付之一炬了吗?

        目光凌厉的云锦夫人并不理会花情,言语之间起了杀心,木香伏地一言不敢发,害怕恐惧都不能改变注定的结果,木香知道跟云锦夫人求饶没用,她不会心软,秋澜更不会。

        “夫人---”花情解释着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好奇,贪玩,与木香没有什么关系,

        秋澜偶尔还有机会外出,为什么她不可以?谁愿意呆在这么一个封闭的地方一辈子,水穷处的哪个小花神不想外出走走,难道这也有错吗?

        说着说着,恨不得将心中的委屈全都倾倒出来。

        “你闭嘴!”

        “秋澜!”云锦夫人催着秋澜继续动手,不准有丝毫恻隐之心,就是要让花情知道,犯了错事悔不得初!

        任何错误都要付出代价,水穷处别的不说,小花神多得是。

        死了一个木香,大可以有千万个木香陪着她疯,直到她安分守己为止。

        秋澜挥动长鞭,第二鞭挥下怕是木香小命不保了,若不能护她不死,那便将她的身躯拿去挡鞭子!

        花情在第二鞭挥下的时候骤然跪地将木香拦下!若云锦夫人真动了杀心,那便与她一起杀了,没有怕的。

        秋澜大惊,离弓之弦如何召回,这一鞭子打在花情身上,怕是要皮开肉绽,伤的人痛不欲生,旁边的这位夫人要生不如死了。

        “姐姐---”

        此时!

        熊童子从木香袖口钻出,大喊一声,千钧一发之际,云锦夫人眼疾手快拂手挡过长鞭落下,使得长鞭轻而易举改变了方向,啪一声清脆!

        熊童子惨叫声石破惊天,一只耳朵被折断,红色顿时染着绿色,疼得它地上扭曲着躯体。

        花情见状急火攻心,想要守护之人个个没法守的无恙,不免心头大撼,捧着熊童子,看着木香心疼的直掉眼泪,恼恨自己无用。

        云锦夫人见那熊童子外来之物,心中转换了万千思绪,全都是不好的念头,大难临头?大敌当前?水穷处不再安全---

        若是惩罚木香是为了吓唬花情,秋澜那一鞭子是虚张声势,可此刻她绝对是要斩杀熊童子。

        花情如何知道她的心思,此时捧着熊童子心疼万分,云锦夫人招来一品灵器烈焰,顿时掌心一团火焰燃烧,五光十色绚烂无比。

        秋澜大惊,这是云锦夫人第二次招出烈焰,灵力损耗之大无穷尽,闭关几日的成果怕是要烟消云散了,对付一个外来小童子如何需要耗费如此灵力,她不解,想劝却不敢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