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34:二神会面

34:二神会面

        待到云锦夫人跟秋澜走后,木香立马关闭门窗,二人这才开始秘密交谈,声音之小,唯恐隔墙有耳。

        花情问道:“白公子呢?”

        木香:“刚才夫人命秋澜去落霞山采摘异翘,我还以为白公子会被发现呢!看来是成功的避开了。”

        花情:“避开秋澜或许容易,要是被夫人知道了,那可就糟了,好在夫人心疼我,我们现在就去落霞山,这样也好照顾白公子。”

        木香一拍大腿,惊道:“小姐,莫不是夫人发现了白公子,才让你去落霞山修养的?”

        花情:“为何是发现了白公子才让我去落霞山修养?”

        “想捉---”

        花情见她不说,问道:“捉什么?”

        木香一脸尴尬,出去一趟,想法怎么变得如此龌龊了,见她并没有追着问,岔开说道:“小姐,你怎么会对这个白公子这么上心呢!万一这白公子是坏人呢!”

        花情笑笑:“锄奸扶弱,维护正义的公子,哪里像坏人!”

        木香点着头:“那倒也是!”

        花情想到那一红鞭,更是心生愧疚:“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比起她的高烧,木香恨不得多挨几鞭子也不让她受伤---

        *****

        进落霞山之时,云锦夫人再三叮嘱木香,好生照顾花情,还亲自前去加赠了结界,以免她徒生事端。

        花情挂念白苏,生怕他突然闯出被捉个正着,忍不住捅捅木香,二人均同念一事。

        只盼他猫在一处好好躲着,千万别轻举妄动,不然神仙难救。

        花情盼着云锦夫人赶紧下山而去,只是云锦夫人不放心似的一遍又一遍加赠结界,花情如坐针毡,一脸无奈,就算这落霞山结界加赠一万次,冷灵泉里锁上一万次,只要有梦神在,定会托梦告知她解锁办法,想出去自是不费吹灰之力,与木香眼神交汇,顿时笑靥如花,一扫煎熬之情。

        木香四下张望却不见秋澜,她向来不离开云锦夫人半步,此时哪去了?难不成寻到了白苏?不可能!

        若是发现了,此刻绝不会如此风平浪静。

        担心转瞬之间便跑的没影没踪了。

        “夫人,我发誓,再也不会偷跑出去,你就放心吧。”花情只想她赶紧离开,此刻的煎熬能熬死人,便劝说道:“你刚出关,不要再耗费灵力了。”

        云锦夫人才不听她言,直到自己认为结界足够厚重才停手。

        借力山峰腾空而起,身影在冷灵泉上空晃动,云锦夫人施法将锁灵重新织了个五花八门不带重样沉入冷灵泉底。

        锁灵是一把巨大的网,为了锁住冷灵泉底的一个细小出口而生,若不是此次花情逃出去,云锦夫人都忘记了这么一个小出口。

        冷灵泉是灵力之泉,小花神可以日日浸泡里面来提高灵力修身养性,可花情自小心神不稳,加上她调皮捣蛋不好好修炼很容易被冷灵泉水反噬,这也是云锦夫人禁止她入落霞山的缘由。

        随着时间流逝,此时的花情已过及笄之年,纵有心神不稳,自身的灵力慢慢累积也足以弥补冷灵泉水带来的小小威胁,便也放心由她去了。

        ****

        落霞山下,秋澜早已等候片刻,见云锦夫人下来更是大步迎上去。

        云锦夫人不是不相信木香所说的话,只是那丫头没见过什么世面,什么都不了解,什么人神一概认不全,有些事还不如让秋澜亲自跑一趟来的真实。

        只是令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荷月镇一遇,便让花情遇到了妖王魔君还有那日日承受天雷惩罚的白苏!顿时间,思绪凝滞,六神无主,不知如何!

        ‘能避则避’是繁花留给繁离月的最后叮嘱。

        浮云一别流水不知过了多少年,云锦夫人也是这般坚守她的这份叮嘱,守护着,宠溺着花情,却没想到最后还是避无可避。

        或许遇见一个妖王还不足以为惧,毕竟五百年前的桑落可是出了名的皎皎君子,只是那魔君---

        云锦夫人不能呼吸了,心神大乱片刻---

        他在魔域修炼了五百年之久,早已不似从前,有些事,玄星辰是不是控制了他的心神还未可知---

        还有那白苏,执念太深,这恐怕是祸事开端,不得不防,可又要如何防呢?

        一时间,云锦夫人乱了方寸,诚惶诚恐,坐立难安,平时多有主意此时便有多慌乱。

        想到西王,心中些许晴朗,云锦夫人片刻不敢耽误,直奔西海。

        得知西王不在,更让她慌了神,等到华灯初上,等到日上三竿,心中烦闷不得开解,便会越陷越深。

        西海一滩死寂,身居水穷处的她虽知西海早已翻天覆地,改变全貌,只是此来竟比上一次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凄凉之意。

        整个西王宫殿连一个服侍的侍从都没有,好不容易有人端茶倒水,还没等云锦夫人问上一两句便由水草精一般溜走了。

        没有人跟她解释西王去了哪里,她就这样等着,等着,煎熬着自己的内心,慢慢的理清了一些焦虑,西王这才面色匆匆,满身疲惫的赶回来。

        二人四目相对,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西王大喘了一口气,才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没有欢喜,那吃惊也是转瞬即逝。

        云锦夫人语气淡淡:“你去天族了。”

        西王将头转过去,并没有接话的意思,云锦夫人嘴角上扬,她以为自己笑了,其实没有。

        二人并不像传言那般两情相浓,此时更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故人。

        云锦夫人:“出事了!”

        西王并没有太多吃惊,能让云锦夫人乱了方寸的,这世上除了花情再无她人,但此时,他却毫不担心,努力掩饰脸上的倦色,像是早已知道了,问道:“花情高烧退了?”

        云锦夫人微愣,他知道,他都知道为什么不阻拦。

        “你也别太过大惊小怪,荷月镇捉妖一事,他们不会怀疑花情的身份。”西王一脸笃定:“不是他们,而是这四海八荒所有人都不会怀疑花情跟繁离月的关系。”

        “可是---”云锦夫人略有担心,话是如此,可有些事能避则避,这样才能避免祸端。

        西王落座,命人添了新茶,缓缓道:“花情大了,有些事任其发展总好过左右牵制,她既然想出去便由着她---”

        “左右牵制?”云锦夫人脸色微怔,全然没有想到西王会说出如此之话,什么大了由着她?难道他忘记繁花的嘱托了吗?将她守在水穷处是左右牵制?这是什么话!

        ‘能避则避’就像是一把烧红滚烫的烙铁,早已贴熟了云锦夫人心中那块最柔软的地方,谁都不可撼动。

        ------题外话------

        收藏评论来一波,宠你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