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35:观念分歧

35:观念分歧

        西王见她陷入沉思,试探问道:“难道你真想将她禁锢在水穷处一辈子!”

        云锦夫人:“禁锢?我从不觉得让她呆在水穷处是为了禁锢她。”

        西王:“可是花情并不是这样认为不是吗?否则她也不会趁你闭关之时逃出去!”

        “----”

        云锦夫人一时语噻,随即道:“就算是禁锢,那有什么不好?逍遥快活生世总好过知道了真相,要死要活拿躯体去碰磐石,最终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繁花拼却魂飞魄散留下一丝善念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想让她天真烂漫,平安一世吗?”

        “----”西王长叹一声,想要劝说却被云锦夫人打断,今日的西王让她有些错觉,有些如此陌生的错觉。

        几百年来对怎样照顾花情从没有不合,此时她已过及笄之年却出现如此大的分歧,这让云锦夫人心中五味杂陈。

        本想前来找西王一吐心中烦闷,结果烦闷被自己压下去了不少,却又被这‘故人’加倍翻腾出来,这郁结竟又加重了。

        此时她反复思量着‘能避则避’这四个字,脸色难看。

        “桑落不足为惧,那场大战本就与他无关,只是那夜望舒,虽然他与离月有情,但也是浮云流水,一别经年,此时他心性大改早已忘了前尘后事也不足为惧!”西王语气缓慢,平稳,一字一句流过云锦夫人的心上,想要安抚她过度紧张难平的焦虑,见她听了进去,接着说:“白苏这孩子命苦,受大战连累,五百年来日日承受天雷之火,虽有仙骨却是灵力受损---冷清风下落不明也是我心中一痛。”

        云锦夫人思绪万千,想到那场灾难竟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手刃了玄星辰母女,要不是她们妖言惑众,繁花怎会落得如此局面,繁离月怎会被抛下穿魂柱!

        她对妖族本就没有什么好感。

        纵使百年后妖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恶其余胥,她连带着后来者居上的妖王也一并厌恶了。

        至于以前的夜望舒,她本无感,此时对魔域修炼而来的魔君更是谈不上喜欢,至于白苏跟冷清风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她的目光落到西王身上,若不是当初为了护住繁花那仅存的一丝善念又怎会连仇敌当前都无可奈何!

        “你我二人当初拼却身家性命为护繁花之愿,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又怎么能让花情以身犯险!”

        西王点点头,名义上认同云锦夫人的意思。

        云锦夫人:“月儿失去了太多,失去了母后,失去了父神,失去了哥哥,失去了爱人,失去了一切,我不想再让花情重蹈覆辙!相信繁花也不想---”

        ‘繁花’二字是他们心中彼此的一把锁,打不开的结,可偏偏此时,云锦夫人提了很多遍!

        她无非是想让西王清醒一点,不要忘记繁花之愿。

        “繁花苦苦哀求羽帝,最终以死相逼,但是最后怎么样呢!”云锦夫人知道西王的心思,繁花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就像他是她心中永远的痛一样。

        爱就是如此自私,一旦动情,对的人爱的死去活来,错的人爱的——死去活来!

        西王背身转过,看不出什么神色。

        云锦牵动嘴角,那一抹笑有些凄凉,“你我偷生五百年,除了守护繁花善念,便是期盼花情远离纷扰,安然无恙。只要她永不离开水穷处,不与他们接触,便也省去了是非麻烦,此刻花情在落霞山修养,结界加赠由秋澜守护不会再出任何纰漏。”

        云锦夫人反复劝解自己心中不安,最后竟连自己也相信了。

        她都忘记了前来西海是为了所求安慰,没想到最后能给她安慰只有她自己。

        西王拨去水中茶叶,喝了一口,索然无味,这才缓缓说道:“只怕她的性子呆不住吧。”

        这也是云锦夫人最头疼的事情,打不得骂不得,凶不得吼不得,简直是一个容易破碎的水晶,有的时候真是后悔答应繁花所托,一个人逍遥自在不理是非多好。

        “玄星辰对夜望舒也是一副痴心,等了500年,也真是难为她了。”西王悠悠长叹,面色凝重。

        “尘封他500年,最终还是不肯放过他,你说这是痴心?怕是她痴心妄想吧!玄星辰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只可惜我灵力受损,不然我一定手刃了她。”

        云锦夫人面色阴冷透着怒气,一阵惧咳惜来,伪装了那么久,在西王面前才敢痛痛快快的咳嗽,她这幅躯体早已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这些年,云锦夫人的灵力早已被耗尽了,她用她自己的灵力守的水穷处安稳数百年,只盼花情能事事平安,毕竟这世上唯一两个心疼她的人都只剩下一副残躯,一旦撒手离去没人能为她遮风挡雨。

        西王将法力输给她,云锦夫人却摆手拒绝:“守护花情是我心甘情愿,就像你为繁花做的一切一样,无悔无怨!”

        尘封了几百年的风雪最终也有融化的时候,云锦夫人以为自己心如坚冰,前尘往事早已刻在心底,任谁都不能触碰!

        当她再见到昔日有情之人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如此平静,虽谈不上心如止水却再也掀不起任何风浪。

        有些人真的能在你念念不忘的日子里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忘掉了。

        少年时期的执念,让她爱上一个人便再也容不下别人,此刻爱恨随风散,眼前人是不是还是心上人呢!怕是云锦夫人都很难确定。

        “我最终是对你不起!”西王眼睛落在别处,像是自说自话,听的人却笑的坦然:“谁说爱一个人就要得到那个人的爱。”

        面对云锦夫人的坦然,一时间西王沉默了良久,500年之久,一切都变了,有的人加深了执念,有的人改变了执念。

        西王盯着那执意的背影上,那一抹残躯何尝不是自己呢!

        无限伤感涌上心头,云锦夫人面对昔日情感最终归位平淡,可那个人在他心中却根深蒂固,挥之不去,期盼之情热烈疯狂,“若是有一天你发现,你所守护的东西,终究不过是徒劳,会怎样?”

        “----”

        突如其来的伤感一下戳中了云锦夫人的心,她明白却又不那么明白西王的话到底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