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36:重伤新疾

36:重伤新疾

        冷灵泉涓涓流水,落花肆意飘零。

        “白公子---白公子---”

        云锦夫人走后,花情便欢喜雀跃的穿梭在山间找寻白苏的踪迹,也不知道他藏到了哪里?虽身受重伤却也躲过了秋澜跟云锦夫人,可见灵力之深。

        花情来回穿梭,找了半天不见人,有些急躁,开始胡寻思,莫不是走了?

        不告而别?

        花情顿时有些神伤,还惦记着他能在这冷灵泉里好好泡一泡,养养身体呢!

        花情坐在岸边,望着冷灵泉深处,泉里雾气翻涌,视线模糊,平日里那些个日精月华全都隐去了身影,躲到了泉水里。

        花情焯着水,百无聊赖,此刻木香去风月阁后院摘水果还没回来,熊童子需要修身养性调养身体,没人陪她聊天,让她有些烦闷。

        突然灵机一闪,莫不是他为了躲避秋澜和云锦夫人跳入了冷灵泉底---

        难道是他不小心触动了泉底的锁灵?让大网堵在了泉底?秋澜前来采药并没有发现他?不会是被锁灵误伤----。

        脑子一旦上了路便不受控制,锁灵沉入泉底,由千万根丝线缠锁,错综复杂,刚才那锁灵被云锦夫人织了又织,那破了的大洞分明就是有人误闯所致---

        他若真的被锁在泉底岂能安然脱身?不绞成肉泥才怪!

        糟了糟了!出大事了!

        花情不敢往下想,纵身一跃入水,瞬间拨开云雾,往冷灵泉深处游去,荷塘叶茂,睡莲别样红,却深浅不见白苏,这可急坏了她。

        沉在泉底的锁灵感受到了外敌入侵,顿时蠢蠢欲动,发出闷闷声响,万根银丝纠缠错综,顿时腾空而来,交织而成的大网从水面一跃而出席卷着波涛汹涌直奔她而来。

        像极了一群猎杀捕食的鲨群围堵一只小鱼,大敌当前逃无可逃,无处可避。

        花情大惊,这破网竟然感受不到她的灵力,想必是她身体微恙的缘故,眼见大网在水下席卷而来,花情双臂当成了船桨奋力划着水,越心急身体越不动---

        花情心下大骇,竟要命丧自家冷灵泉了吗?

        灵泉不知主,锁灵不识主,这未免太可笑了吧!

        “破云扇!”花情大喊一声,关键时刻,破云扇破天而出,掀翻巨大水花,锁灵感受到灵器威力停顿了片刻。

        只这片刻光景,花情得以脱身,灵力修炼不够,但是风过无痕的逃命功夫还是很到家,花情借助一株荷叶,跃出水面,出尘仙子落凡间一般,抖落着身上的水花。

        瞬间!

        万根银丝腾空而起,掀起的巨大水花炸裂,破云扇被湿了个劈头盖脸!

        花情灵力汇集,身如雪花轻松躲避,身形晃动,水滴犹如万箭齐发,夹杂灵力落在银丝上,发出铮铮声响。

        花情本想施展浮游轻功,来个无影无踪,没想到高烧退却身体却虚浮,顿觉酸软无力被掏空一般,脚下不稳,直径摔了下去。

        身体骤降,若在平时掉入冷灵泉便也不怕,此时却是万根银丝铺满,削铁如泥的刀锋能在瞬间之间将人割成肉块---

        一个身影晃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截她入泉之危急,花情还没来得及大骇就被人抱了个满怀。

        惊魂未定,又险些遇险,那锁灵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齐刷刷腾空而起,追命而来。

        “小心!”白苏大喊一声,一根银丝飞奔而至,花情躲避不及,大臂之处削掉了一块衣衫,毫厘之间削掉的可就是一条臂膀了!

        花情见白苏无恙,立马欢颜,来不及问他去了哪里,便努力催动灵力想要控制锁灵,无奈,云锦夫人不知使用了什么法术,锁灵跟本不听她的,手臂微疼袭来,竟然控制不得。

        花情:“兴许我身体微弱,它竟识不得我。”

        白苏眉头深锁,点叶落丝,脚底生风,抱花情而起,避开锁灵回到岸边。

        顷刻间,万丝沉寂入泉底再无动向,轰隆之声渐小渐远,最终沉入水底,风平浪静。

        “你没事吧---”白苏声音温柔透着关心,一席白袍披上,瞬间温暖了她的心。

        花情:“你去哪里了?我找遍了落霞山也不见你,还以为你被这锁灵绞到了泉底---”

        白苏一双清澈的眸子盯着她,给她一种‘你担心我’的错觉!

        花情立马将目光收回,想要解释,撇眼睑才发现身上的白袍零星血迹残破一片,白苏身上更是血迹斑斑,后衫破损严重犹如被一刀一刀割破,雪白的肌肤上露出道道血痕,那是与锁灵恶斗的伤口残留,触目惊心!

        “你受伤了!”

        花情神色紧张,他本就一身天雷之伤,此时又添新疾,这什么时候才能无恙!

        好在冷灵泉四周全都是精华植物,止血疗伤应有尽有,云雾稍稍散开,太阳从云层中冒出头来,冷灵泉的植物纷纷睡醒了一般,花情顺手摘了一个千年采莲,拨开莲蓬,将晶莹的果子去了芯给他,说:“这莲果能去除锁灵之伤,快吃了它。”

        白苏见她骨指纤长,肤白如玉,玲珑手指轻轻剥着莲心不由得多看了一眼,瞬间有一种罪过涌上心头,立马将头转向别处。

        “给!”花情一会儿的功夫剥了五六个莲心给他,莲子味甘清甜,白苏竟没有心思品尝这千年采莲,不知什么原因,看到眼前的这个姑娘竟会让他原本沉稳的心思乱了节奏,浮躁起来。

        白苏嚼着莲心,或许常人被锁灵割伤吃采莲芯有效,可是对他来说只尝甘甜,再无其他!

        受到天雷摧残的躯体,若是再受伤害那就是割魂要命,透支未来,早晚有一天油尽灯枯。

        花情将一颗剥好了的莲心放到嘴里,咯吱咯吱嚼了两下,问道“好吃吗?”

        白苏:“---好--好吃!”

        一时间白苏竟不敢看她,沉稳冷淡的他暗自调整了呼吸才平稳下来。

        “是不是不疼了!”嚼着莲子的花情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瞬间打开了他全身的疼痛开关。

        白苏不忍泼她冷水,当下忍住疼痛,说道:“不疼了,莲心很有效!”

        “是吧!我就说管用的!”花情走到他背后,细细瞧着,瞬间不说话了,那道道血痕透着殷殷血迹,殷红与腐黑参半,竟然没有一点好地方!

        有那么一瞬间,花情竟差点忘记了,站在她面前的这个公子,早已被天雷摧残的不成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