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37:白苏昏死

37:白苏昏死

        “你身上的天雷之伤---”

        白苏微怔,毕竟天族的天雷刑法自他以后便销声匿迹了。

        没想到这与世隔绝的仙山里竟然也会有人知道此刑法!不免有些意外。

        白苏:“无碍!”

        无碍?

        听着白苏轻来轻去的两个字,花情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这触目惊心的伤口怎么叫无碍,这话怕是安慰旁人,伤痛只能自己承受!

        花情盯着他,眼里满是心疼,

        也是!除了说无碍,他能说什么呢!很痛,痛的死去活来吗?

        这世上并没有感同身受,花情能感受到的不过是他后背的触目惊心,到底有多疼也只是自己臆想,全然体会不到!

        那后背上道道血痕足以说明天族的天雷刑法是有多凶残!

        而眼前的这位白公子是有多坚强才能如此轻松的说出‘无碍’两个字。

        “嗯!”花情转过身去不看他,云锦夫人的红鞭上身都能抽的人元神尽灭,魂骨分离,那天雷何等凶残,怎会无碍!

        白苏:“姑娘---既已安然无恙,我也该告辞了!”

        “你要到哪里去?你身上还有伤!很严重的伤!”花情有些着急,恨不得立马让他留下来,就算当时他是护花而来,但他不得好好养伤吗?落霞山的冷灵泉不就是一个绝佳的养伤之地吗?为何还要走!

        白苏知道此山灵气逼人,山清水秀,结界笼罩,戒备森严,为了不给她添麻烦,还是赶快离去要紧,毕竟他是天族重犯,若是有人查到他的踪迹势必会连累众人!

        白苏:“此伤旧疾早已习惯,姑娘不必担心,告辞!”

        “虽然我不知道冷灵泉里的植物对你得伤有没有用处,但我想---我想这里应该是最好的疗伤之地了---不然,云锦夫人也不会让我来此养身体!”花情生怕留不住他,长辈的话应该有几分重量便立马搬出来,见白苏不为所动,更是喊道:“我想让你留下!”

        白苏:“----”

        “我的意思是,这里结界笼罩,你不好好养伤怕是走不掉的,所以,你要留下来!”花情紧握着手臂,手指在那道伤口处摩挲着,虽然被野玫瑰刺伤的伤口在妖王的法力下得以愈合,此时却传来微微刺痒,怕是那锁灵不识主也是这伤口之故。

        白苏想要冲破结界怕是不可能,但用念月劈开冷灵泉底的锁灵术,一品灵器对抗,也能从泉底杀出一道血路来。

        手臂早已被花情挠出红印,见白苏不答,花情一边抓痒一边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了。”

        白苏盯着那挠红的胳膊,陡然间像是发现了什么特殊之物一样盯着她的手,又在瞬间拉起她的手,盯着她的掌心看了良久,四周的空气跟着凝固了一样!

        花情:“我的手怎么了?”

        白苏抬起双目的时候,花情竟然发现他赤红的眼尾,呛满了眼泪,下一秒就要落下来,这可惊坏了她:“白---白公子,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没事!”

        瞬间,白苏的平淡如水到喜极而涕,跨度之大竟有些令人难以接受。

        他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为何是这种又哭又笑的反应。

        此刻白苏拉着她的手不松,有一种相见恨晚的错觉!

        这让花情突然想到了那一晚,他昏沉之际也是如此拉着她的手,一双眸子里透着深情在那里喃喃自语!让花情一度怀疑他魔障了。

        白苏察觉自己有些失仪,立马松开她的手,却在瞬间踉跄倒地。

        原来,秋澜前来采摘异翘的时候,他藏无可藏便跃冷灵泉底躲避,却没想到锁灵被瞬间惊动,泉底暗潮流动,泉面波澜不惊,待到秋澜离开,白苏早已在泉底斗的筋疲力尽,锁灵也被他打的七零八落,蜷在泉底不敢冒头。

        云锦夫人前来之时,白苏刚从泉底爬出来喘口气,见有人来,立马躲在山林深处,花情唤他,不是他不想回应,而是他灵力透支昏死过去。

        见到花情跌落冷灵泉,那是他刚苏醒,拼尽全力去救她,此时身体罢工,想走也走不了了,直接死机。

        *******

        木香在风月阁后院采摘了一箩筐水果准备带进落霞山,半路却遇上了送点心去落霞山的秋澜,说是特意给花情做的,让她尝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木香心思千转,她怕是想去刺探情报吧,立马接过来,说道:“不劳秋澜姐姐了,我给小姐送去!”

        “----”秋澜并没有说话,一双眸子里起了一层薄薄的寒霜,冷的木香不敢接上她的目光。

        有那么几秒钟,木香差点以为秋澜知道了白苏的事情,果然做贼有点小心虚。

        “小姐怎么样了?”秋澜的声音不温不火,听不出来语气中的关心。

        “哦!小姐---她---她睡下了,所以我才来摘了一些果子,等她醒来吃。”木香盯着她手中的食盒,心中早已不知想到哪里去了!

        秋澜:“不准偷吃!”

        木香立马回过神,赶紧接过她手中的食盒,恨不得赶紧离开,再待下去,肯定会被她猎鹰一般的眸子瞧出破绽。

        这水穷处木香最害怕的人除了云锦夫人便是眼前的这个妖女,那才是阴晴不定,杀人不眨眼,那些个犯了错的小花神就是个例子,鞭子上身,吭声都来不及便魂飞魄散,她能活到现在,完全靠花情的庇佑!

        “木香!”秋澜喊了一声,“不准偷吃!”

        木香冷不丁一个哆嗦,还以为被她发现了什么,听到她说这句更是如释重负,立马向她再三保证,绝不偷吃,连看都不看一眼。

        秋澜走后,木香盯着食盒看了良久,好奇心升起被压下,反反复复就这样纠结了一路。

        刚到落霞山入口便见熊童子火急火燎的飞奔而来,两只小耳朵上下摆动,神色紧张,像是遇到了天大的危险。

        “木香姐姐,快---快走!”熊童子一紧张就舌头打结,说不上话来。

        “出了什么事?小姐又晕倒了!”木香拔腿就跑,差点扔了手里的食盒。

        “不--不是!”熊童子舌根打颤,木香听到不是花情有意外便放下心来,“小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是不是你闯了什么祸事,落霞山里面可是奇珍异宝无数,你要是损坏了,我可救不了你!”

        “是白公子!”熊童子大伤初愈,说话总有些费力,好不容易说出来,木香却满脸不在乎:“白公子怎么了?”损坏了宝贝一样要赔偿。

        “他--昏死了!”

        木香听话不全,一听到他死了立马快步疾奔,责怪熊童子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