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38:血抽龙骨

38:血抽龙骨

        花情见木香挎着篮子提着食盒悠哉悠哉,赶紧喊她过来帮忙抬人。

        “白公子他死了?”木香震惊之余想问她发生了怎么了,花情不给她机会。

        “说什么呢!快将他抬进去!”

        “抬哪儿?”木香跌掉了下巴,眼睛瞪得像铜铃却明显的感觉到白苏还有一息尚存,是昏死而不是死。

        “抬哪!”花情一指,一脸笃定。

        这落霞山哪都能去,爬上树梢就能凑合一夜,再不济,山石之上睡一夜,第二天起来保准神清气爽,经脉通畅,这山是灵山,哪都能睡,那都能去,但就是那不能去,尤其是不明来历的外人更要止步!

        木香不敢相信花情所指,唯恐听错了,指着远处的洛神殿再三确定。

        “就是洛神殿,夫人既然让我来修养身体,总不能让我睡大石头,睡灵泉,睡大树吧。不去洛神殿去哪里!”

        “是没错,可是他,他怎么能入洛神殿呢!”木香斩钉截铁,外人绝对不准去。

        “木香,帮我!”花情拖着长音,祈求帮忙。

        木香最受不了她这样,犹豫了半天:“那可是洛神殿,若是被夫人知道了---”

        见她原地踟蹰,花情有些着急了,确切地说是白苏等不起,靠近冷灵泉的地上微冷,天雷之伤属烈焰,灵力高强之人或许可以融合二者之力化为己用,此时的白苏灵力俱损只怕会被二者所累,加重伤势。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不要可是了,救人要紧!”花情催促着,木香左右为难,最终还是没帮花情抬人,一记灵力呼出,白苏像一片落叶一样轻飘飘,安安稳稳的落到了洛神殿里的床榻上。

        花情身体有恙,灵力施展不出,不能瞬间移动物体,也不能腾空遁地,只有靠着破云扇直奔洛神殿。

        殿内!

        这是花情第二次直面见到这伤口,两次都是伤口未愈又加新伤,腐肉蔓延,污血不除溃烂不堪。

        第一次想要为他上药却有所局限,医具不全,草药不足,也不知道他的忍耐力,花情不敢贸然为他刮骨疗伤。

        而这一次,风雨飘摇的残躯被锁灵打开伤痕开关之后更是千疮百孔,溃烂不堪,若再不医治,怕是这躯体要废了。

        花情封住他的穴道,让木香输些灵力给他,择日不如撞日,就在此时为他刮骨疗伤,省得他醒来又要非走不可!

        管它有用没用,先医了再说。

        花情闲来无聊的时候会看些书籍,涉猎广泛,医术经书兵器略懂一二却从不深究。

        看书像是马观花从不浪费脑力思考,和她修炼一个样。

        此时,她站在榻前看着那具伤重的躯体,疼痛在白苏身上蔓延,却钻到了她的心里。

        洛神殿本就医具齐全,花情的医术浅薄,关键时候可以忽略不计。

        冷灵泉极品仙药多之不尽,弥补了她浅浅的医术。

        花情将麻药涂在那溃烂的后背,木香这才发现,不光是后背,就连手臂甚至到脖颈处全都渗着污血,好在脖颈处的伤口不深,不然怕是早已活不成了。

        “也不知道他造了什么孽,怎会受到如此重的惩罚?”木香喃喃,那麻药像是麻到了她的身上,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花情看了她一眼,目光透着凉意。

        木香深知自己或许说错了话便立马闭口不言。

        麻药微凉透过腐肉脓血渗入整个后背。

        片刻便起了药效,花情用消好毒的长刀片,一点一点刮去他后背上的腐肉,本已做好心里准备,不后退,不惊心,不心疼,却在下手之时还是会心惊肉跳,腐肉流脓流血,透着一股死亡气息!

        花情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感受过这股气息,一时呼吸不动,噎了良久!

        她的手停滞半空,带着微微的颤抖久久不忍割下。

        身受伤痛折磨还不忘为民除害,不惜追逐花妖数日,大动干戈几次,真不知这样正直的公子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才会受到如此严重的惩罚!

        “小姐---”木香轻唤一声。

        “----”花情回过神,说道:“快去冷灵泉抽几只龙骨来!”

        龙骨是千年仙品草药,落霞山土生土长,活血化瘀,愈合伤口,在冷灵泉边常年开着晶莹透亮的花束。

        木香不敢耽搁,转身就要去。

        花情叮嘱道:“小心锁灵!”

        木香点头应是。

        花情很清楚,麻药不足以麻掉天雷带来的所有疼痛,刀片下去虽割腐肉犹如生撕,虽然她下手很轻,却还是掩饰不了一丝一毫的刮骨去腐之疼。

        那麻药不过是报着侥幸宽慰人心。

        好在白苏昏死过去,刮骨之疼或许可以在他沉睡中完成,花情祈祷着他不要那么快醒来,祈祷着木香输给他的灵力可以多撑一会,这样他就可以挨过第一层刮骨之痛。

        在花情的战战兢兢中,去腐完成,白苏没有被疼痛惊醒,呼吸均匀睡着了一般。

        木香将采来的龙骨捣成了药泥递给花情,神情中透着不忍。

        此药有些刺激,会让人挠心抓肺,恨不得当场自刎。

        若说这世上比刮骨去腐还要锥心刺骨的就数涂龙骨了,若不是前些年亲眼所见,木香绝对不相信这世上竟还有如此极品仙草会——夺命!

        想到那惊天地泣鬼神的场面就会立马头皮发麻,心里发毛!

        花情当然知道涂龙骨会让白苏生不如死,有灵力相护,刮骨之时白苏尚且可以安然入睡,可涂龙骨绝对会让他片刻惊魂!

        花情迟疑片刻,没有去接,长刀片在掌心一划,鲜血顿时凝聚成透亮的红珠子滴滴落在龙骨药泥中。

        动作之快,迅雷不及掩耳,木香想阻拦以来不及。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木香赶紧找来止血草药,消毒纱布,为她包扎伤口。

        花情:“医书上说我的血可以减轻龙骨刺激,减少疼痛,有镇定之效!”

        “什么狗屁医术,”木香大骂,心疼的要掉眼泪:“若是血真的能减少疼痛,那便用我的,小姐怎可以割伤自己!”

        “你的不行!只有花神木的血才可以调和龙骨之烈,只有我才可以!”花情神情笃定,安慰道:“只是一道伤口,冷灵泉里有的是止血仙品,些许片刻就好了,哪有那般严重!”

        花情就是木香的命,刺破点皮都心疼半天,更何况是刀割手心,那和剜心有什么区别,鲜血如注,那滴滴是在要她的命!

        急的她直跺脚!骂医书不足以平乱内心,恨不得撕烂了那医书。

        “他有一品灵器在手,想必灵力高强,区区龙骨之疼他完全可以忍受,小姐又何故自伤呢!”

        花情不想与她争辩下去,摇头示意话不投机,不必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