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39:‘月’字乍现

39:‘月’字乍现

        木香嘟嘟囔囔,眼睁睁的看着鲜血融入药泥,本是晶莹剔透的颜色瞬间变成红色,这得流了多少血,吃多少鲜品草药才能补回来,她就这样刀子一挥舍出去了,就为了救一个不相干的公子?

        木香替她包扎伤口,唯恐那龙骨药泥刺激到了她手心的伤口,纱布缠了一道又一道,最终还是花情打断她,木香才很不情愿的停手,放下纱布,非要替白苏上药,一个毛手毛脚的人替人家上药,花情怕她没轻没重,还是亲自上阵。

        木香很是担心她将药泥误粘掌心,时刻盯着。

        花情手挑一指药泥,轻轻涂在在他后背展开,淅淅沙沙,初时犹万蚁灼心,片刻之后便犹巨齿獠牙啃食,白苏浑身抽搐最终被那生生的疼痛刺醒,花情轻声安抚着,生怕他跳脚跑了便前功尽弃了!

        白苏疼的汗如雨下,疼的咬牙切齿,可是骨子里的冰冷让他看上去没有那般面目狰狞,硬着头皮死撑着,拳头紧握,青筋暴起!

        有那么一瞬间,木香想冲上前去按住他,可她发现自己多虑了,眼前的这位公子根本不需要,自律的很!

        木香不禁细细瞧着他,那张疼痛到青筋暴起的脸颊依然遮不住的俊美,这是什么天外飞公子。难不成小姐费心救他是因为——看上了他?

        木香胡想一通,竟然拉不回思绪。

        花情若是知道她此刻胡思乱想,乱点鸳鸯谱肯定狠狠责罚她。

        药泥每展开一点,锥心刺骨的疼痛足以要了白苏的命,对于他来说涂药是度秒如年求死不得,与花情来说更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整个过程折磨着两个人。

        哦不!是三个人!木香神魂有时会有些不着调,但此刻却也是心疼至极。

        从没有见过有人涂龙骨还一声不吭的!

        虽然花情之血隐去了大半疼痛带来的刺激,但白苏的坚韧还是令人心起敬畏。

        *****

        “小姐---小姐---”木香的喊叫声透着惊喜,守了一天一夜的花情刚眯了一会,听到喊叫立马爬起来。

        “白公子醒了!”木香气喘吁吁的声音掩盖不住突如其来的惊喜。

        花情大步流星直奔榻前,白苏半靠着,见到花情到来,努力挤出一抹微笑,那笑容印在没有血气的脸上,竟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俊美。

        不知是他自身修复能力快还是龙骨起的作用,白苏整个后背上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愈合了不少。

        木香盯着看了一会,也发现了这奇特之处,‘咦’一声:“真的好了很多,小姐果然厉害!”

        花情看了一眼木香,说什么小姐厉害,明明是龙骨起了作用,是医书厉害。

        木香回敬笃定的眼神,要不是她的血跟龙骨,这位公子怎么会醒的如此之快,还是她厉害!

        “多谢---”白苏后边还有半句话,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可是‘姑娘’那两个字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他盯着花情手上缠着的纱布,心头一震,问道:“你的手---”

        花情:“哦!不小心。”

        做好事不留名吗?怎么可以,木香立马说:“这哪是不小心,分明就是为救公子划伤的。”

        白苏:“-----”

        花情:“木香,闭嘴!”

        木香上来那股脾气,最做不到的就是闭嘴,根本不看花情,接着说:“小姐为了减轻你的痛苦---”

        “木香!”花情厉喝一声,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举手之劳,用得着让人家心生愧疚吗?

        木香见她生气,立马闭嘴不语,转身离开,还不忘说上一句:“白公子,你可真是好福气。”

        这丫头怕是疯了吧,谁的醋都吃。

        当初一个熊童子她都以为自己会失宠,现在又来一个俏公子,花情废寝忘食的挂念着,还不惜用掌心血,木香除了心疼可不是要酸几句。

        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

        白苏盯着花情,顿时明白了她掌心之伤的来历,心中万分愧疚夹杂着心疼,最多的是失落。

        花情见他不说话,低垂着眼皮,不知在想什么,头都大了,安慰人她最不会,此时没话找话,她更是开不了头。

        白苏陷在自己的思绪中不能自拔,花情陷入怎么跟他说话里转不出来。

        “你好好休息吧!”不知说什么便溜之大吉,花情虽然接触他不多,但这两次下来总结出一条经验,此人心思沉重,不善言语还一身正义。

        其他两样忽略不计,花情之所以救他是因为他除妖的正义感。

        “等等---”白苏一丝慌乱,刚才太过出神,见她起身要走,慌乱中抓住她的手臂,顾不上失礼不失礼。

        嘶——

        后背上的伤口撕裂,那是刚开始愈合的地方,白苏面不惊风,疼痛淹没在他的脸上,沉入了心底,痴痴的盯着花情的掌心,“疼吗?”

        “额~~不疼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花情忍不住心里责怪自己怎么就任由木香胡来,纱布缠了一道有一道,看起来像是废了手掌一样。

        为了打消白苏心里的愧疚,花情立马解开缠了一道一道的纱布,动作之快,全然不顾及碰到伤口。

        掌心那道伤口没有初时那般深重,浅浅的伤痕透着些许粉红,像极了一条徒然生出来的纹路,“轻轻划了一道而已,没什么大事!连小伤都不算。”

        白苏盯着那双纤长,骨节分明的瓷肌玉指,掌心那条粉红色一下子印到了他的心里,深深触动了一番,忍不住抚摸着那淡淡的纹路。

        此时!

        他心中有太多的不确定。

        白苏的神魂在瞬间愣住了,根本没有听见花情唤他,就这样若无其事又不容拒绝的的握着她的手,然后五指紧扣---

        花情也乖乖听话,像是被他感染了一样,任由他握着。

        一股冰寒从花情脚底慢慢升起,将她冻了个浑身机灵,寒气瞬间涌向五脏六腑,一股温暖从心灵深处延展,一扫之前冰寒最终在她的掌心汇集不散。

        白苏松开她的手的时候,花情有那么一瞬间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了?”

        白苏的眸子里透着一道精光,是喜悦!是震惊!是确定!是黑暗遇到了黎明,而这黎明他盼了500年之久!!

        是内心压抑了良久的情愫骤然恢复,是那个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突然毫无征兆措手不及的出现在面前的狂喜。

        白苏再也控制不住内心云潮翻涌,以至于全身都在颤抖,尤其是握着她的那只手,像是死了很久很久,突然被唤醒了生的希望。

        花情有些不知所措,再三看了一眼手心,除了那一道不深的伤口,还有不浅不深的些许纹路,再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白公子,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