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43:花情钓鱼

43:花情钓鱼

        落霞山

        花情想要找白苏问个清楚怎样才能练就遇水结冰之法。

        这可是她做梦都想开辟的仙法,她喜好将乱七八糟的果子混在一起鲜榨,若是天气燥热加些冰,严寒遇上酷暑岂不爽哉,若是掌心生冰是不是就不用再去冰库!

        手到擒来,异常方便!

        花情飞奔回洛神殿,白苏也不知是不是大病初愈太累的缘故,此时早已卧床休息,花情便没忍心打扰他,想着让他好生休息,第二日一定好好请教一番。

        洛神殿被受伤的公子‘霸占’

        花情跟木香席冷灵泉石头而坐,就这样入了定,初时石头如冰块寒冷自屁股跟袭遍全身,慢慢被体内升起的温热征服改变,最后被热气包裹着,二人缓缓进入沉睡到破晓。

        东方鱼肚还未泛白的时候,花情便早早的醒了,冷灵泉边摘了三五只青荷叶,在泉池旁垂钓,口中默念锦鱼跃水腾空自愿而来。

        木香精神抖擞,见她聚精会神盯着湖面,手中的荷叶垂落泉中,离泉水还有一小段距离!

        “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钓鱼!”花情很认真的回答。

        “钓鱼?”木香简直被她的回答雷翻了,虽说这落霞山是仙身,冷灵泉是灵泉,却也不会有鸟兽鱼儿赶着前来送死吧!

        再说!

        湖面丝毫没有动静,泉边连个菱角睡荷都没有,更别说什么锦鱼?又不是泉中心,或许会有几只大鱼蹦跶几下。

        选择了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工具,这样的心思怕是钓一年也钓不到,或许也会天上掉瞎鱼,瞎了眼睛还不想活的鱼!

        “小姐,你真想吃鱼?”木香不忍心打断她的想法,若是真想吃,跳下去捉几条便是了。

        这样钓到猴年马月也吃不到!

        “是白公子想吃!”

        “白公子?”木香瞪大了眼睛,怎么这个白公子嘴巴还挺馋,大病未愈就想吃鱼?亲口点菜?到真是不见外!

        木香看看远处的洛神殿,又盯着花情,满心狐疑,她去过了?白公子醒了?想吃鱼?怎么感觉这么不可思议呢!

        花情见她不明白,将手里的荷叶一扔,说道:“是我想给白公子补补身子,是我想让他吃。”

        “哦~~”

        原来如此!

        早说嘛!

        木香转身去找来一根木根递给她,花情看着手中大约有一丈长的杨柳干木,这哪是什么小木棍,这分明就是一条小垂柳,一阵风都能给刮走了。

        “这怎么钓啊,难不成鱼自己串上来吗?”

        “是啊,小姐是想让鱼儿自己撞荷叶上吗?”

        搞了半天木香是想打趣她,花情还真以为她是要帮忙,那白公子也是命苦,遇到这么两个不靠谱的钓鱼者,这第一口吃的怕是吃不到了。

        没被天雷折磨死,反倒会被不着调的俩人折磨死,饿死!

        “用灵力吧!你去捉!”

        “我?在这儿?”木香有些发怵,用灵力在冷灵泉捉鱼?万一激动了锁灵岂不完蛋了。

        为了吃一条鱼丢了性命那代价可是够狠。

        “小姐---或许咱们可以找一些青菜啊,仙品啊,给白公子吃,你看啊,这落霞山名副其实一座仙山吧,这些有利于身体恢复的仙品还是数之不尽的!”

        木香试图说服她可以吃些别的,这落霞山秀色可餐,想吃鱼肉是困难些,那些个青菜仙品还是应有尽有的!

        调养个身体根本不需要什么大鱼大肉,随手摘一些仙品就够了。

        大鱼大肉多腻啊!

        “你懂什么,吃肉补肉,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花情刮着木香的鼻子,这是多简单的常识。

        “不吃鱼也行,你去山里捉一些飞禽来,山里没有锁灵,你可以用灵力了吧。”

        “捉鸟?”

        木香立马拒绝:“我们是好朋友,小姐,你忍心让我杀自己的好朋友吗?”

        “你跟这落霞山的飞禽是好朋友?什么时候的事,云锦夫人可知这么回事?”

        “小姐,你能不能不要吓唬我,听到云锦夫人我这后背还疼呢!”

        木香一脸小可怜:“为了一个公子,你竟如此狠心要杀生。”

        说来说去,木香寸步难移无非就是因为花情关心白苏,落霞山的一切生灵都是为了她们而生,给她们供养,只可惜水穷处的小花神食素从不吃肉,那些飞禽走兽灵泉锦鱼,都快泛滥成灾了。

        好不容易花情有吃鱼的心思,那是几年一遇的幸事,却还是被木香无情的扼杀在了摇篮里。

        花情瞅了她一眼,席地而坐,一条垂柳垂入泉水,木香也没闲着,坐在花情旁边,静观泉面,泉中心时不时的几条鱼儿翻腾,跃出水面像是挑衅。

        “还不快快过来!”花情声音淡淡,那鱼儿听到一下扎入水里没了踪影,这下泉面静如画没有一点波澜。

        “若是那些个鱼儿能听懂早就成精了。”

        “木香,你能不能不说话。”

        “-----”

        这是被嫌弃了一脸,木香立马闭口不言。

        睡醒的熊童子见木香哑了声更是手舞足蹈毫不留情的打嘴仗:“木香姐姐被嫌弃了,哈哈。”

        一记锋利的目光丢出,木香做出了‘在敢嘲笑我,杀了你!’

        熊童子立马捂嘴憋笑。

        “小姐对白公子真好!”熊童子跳上跳下,说这话时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似有意之。

        木香白了它一眼‘小小童子你懂什么,小姐对谁不好。’

        熊童子根本没有注意木香的白眼,作势要跑:“我去泉中心将它们全都引来。”

        “你?就你?去泉中心,你不怕锁灵将你割成肉酱。”

        木香不想打击它,实在是锁灵现在不识主,发起疯来六亲不认。

        “童子----”

        花情的声音未及喉咙发出,熊童子早已是离弦之箭冲到了泉中心。

        一整座冷灵泉被锁灵笼罩,上空几乎不走飞禽,熊童子就算身轻如落叶也绝逃不过锁灵敏锐的感知,不是木香危言耸听,实在是机关厉害,要不然白苏又怎会受伤。

        整个冷灵泉顿时被紧张包围。

        “难得花情上心,白公子这顿鱼一定要吃上。”

        熊童子心中默念,身子悬在冷灵泉上空,一双耳朵上下摆动着,肉嘟嘟的七爪反复摩挲着直到渗出点点血迹来。

        半空停留了不过片刻足以心惊肉跳,熊童子竟然一个猛子扎入了泉里,这可让等在岸上的人毛骨悚然,失声尖叫。

        若不是木香拦着花情,怕是她也要当场跃水救命了。

        不过片刻光景,泉中心鱼群翻腾,一个绿影在水面上以雷电之势袭过,鱼群像是接收了什么指令纷纷追着绿影而来。

        不等花情她们回过神来,熊童子早已跃上了木香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