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44:都是你的

44:都是你的

        鱼群聚集一起吧嗒吧嗒跃上岸,天外飞鱼!

        场面壮观到让她们都忘了问熊童子是怎么躲过了泉底锁灵。

        本是欢腾的鱼,跃到岸上便不动了,离水即死?

        冷灵泉掉鱼?一时间满地都是大大小小胖胖瘦瘦的锦鱼,若是晒成鱼干怕是能吃上好几年。。

        “你使了什么法术,它们都来了?”木香有些木讷,熊童子一脸得意:“我哪会什么法术,我就跟它们说小姐想吃鱼,还不快快去。它们就跟来了。”

        木香怀疑的盯着它,一看这熊童子就不老实,满嘴胡言乱语,若是它们真那么听话,为何刚才叫唤都不见动静,此刻反倒全都来了。

        木香是绝不信它。

        “看来我们要吃全鱼宴了!”熊童子拍着手,花情喃喃:“全鱼宴也用不了这么多鱼啊。”

        “好说好说!”熊童子腾空翻身,耳朵上下摆动,那岸上的不动的鱼儿立马翻下了泉池,聚集一起逍遥远游。

        岸上留下了七八条。

        “快说!”木香一声厉喝,长剑出鞘恨不得一剑下去劈了它:“你到底是哪里的妖童!”

        “冤枉,姐姐救我”熊童子猫在花情身后,一脸可怜样。

        “好了木香,一个小童子能有什么坏心眼。”

        “引来鱼群,躲过锁灵,谁知道它有什么坏心眼,小姐,防童之心不可无啊。”木香剑指不放,非要熊童子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童子身上的气味确实能吸引鱼群,至于躲过锁灵也是因为气味,是也不是!”

        熊童子见瞒她不过只得点点头。

        “气味?”木香收起长剑细细闻了一番,哪有什么气味,不过花情说了那就有道理。

        熊童子躲在一旁冲她扮了个鬼脸。

        花情盯着木香看了良久,又看看地上不动的鱼儿,满脸写着‘动手啊!’

        “我?”木香一脸为难:“我不会----童子既然能引来鱼群,想必也知道怎么做才好吃,童子来!”

        熊童子立马退避三舍,浑身上下充斥着‘我也不会。’

        水穷处的生活起居都是由秋兰亲自负责,会做菜的厨子也都是经过层层筛选选拔出来的,做饭这项殊荣可不是谁都能胜任的,云锦夫人嘴巴很挑,所以选出来的厨子那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做出来的菜都是色香味形俱佳,一日三餐不重样。

        “不就是炖个汤,有那么难吗?”花情见他们个个退避三舍,做个饭好像能要了他们性命似的。

        虽然她从没下过厨,没见过猪跑总吃过猪肉。

        当下吩咐木香架锅烧火,采摘仙品调味,熊童子看的不亦乐乎,葱姜蒜末还有名贵仙草,准备的还挺齐全,这味道肯定差不了,白苏公子真是有口福。

        花情忙活起来丝毫没有大小姐的娇气,整条鱼在她手里洗了又洗,都快洗没了纹路才准备下锅。

        木香这下傻眼了,果然是全鱼!

        内脏不扒,鱼鳃不去,整条鱼囫囵下锅这得是什么味道。

        “怎么了?不对吗?”

        “对对对!”木香一脸恭维:“这味道一定美味极了,白公子真是好福气!”

        “你别一口一个白公子好福气,难道我对你不好吗?这鱼汤我们一起喝。”

        “别别别,我可不喝,这是小姐专门为白公子煮的汤,一定得他一个人喝才是!”

        这全鱼汤应该能令人终身难忘了,这样的机会当然要留给白苏,世间独一份,这是他的福气。

        木香实在不想吃花情做的鱼汤,便唤出几只小精怪前来帮忙,多了帮手,缩短了手忙脚乱的时间,白苏又能快速填饱肚子,何乐不为!

        花情只看着自己炖的鱼汤,任由她们动手做其他的。

        木香时不时的吐槽一下花情的手艺,引得那些小精怪大跌眼镜,心中不免浮上同情白苏的情愫来。

        由小精怪帮忙满汉全鱼井然有序的完成着,红烧,清蒸,烤烧,醉鱼,煎鱼,口水鱼,水煮鱼,还有花情亲自下锅的‘全鱼’汤,只有想不出来的没有她们做不出来的美味。

        香味弥漫了整座落霞山,就连水穷处的小花妖都嗅闻而来,奈何落霞山结界丛生,就算馋的流口水也靠近不得。

        若不是知道云锦夫人不在水穷处,花情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制作全鱼宴。

        “此味只应落霞有,人间哪有几回闻呢!”

        木香将一道道鱼端上桌面,口水不停的流,唯独见到花情那道全鱼汤的时候忍不住想吐。

        不是味道难以下咽,而是一想到鱼的内脏还在便久久不能平静。

        “去瞧瞧白公子醒来没有。”

        木香应着,目光盯了很久才恋恋不舍离开,生怕回来那一桌的鱼宴就只剩下花情做的那道‘全鱼’汤,其他的都飞了。

        “好香!”

        木香还未进落霞殿便听到白苏的声音,紧接着就是披着白色长袍的俊俏男子缓缓而出。

        “白公子,你醒了。”

        “香味弥漫,就算醒不来,这肚子也该造反了。”

        “伤可好些了!”

        “好多了,多谢姑娘关心。”

        “白公子可别谢我,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都是小姐,小姐对公子很是上心---”木香一想到那道‘全鱼’汤,真不知道白苏会喝出什么味道来。

        幸灾乐祸。

        木香莞尔一笑,指引着白苏去冷灵泉旁的亭子里用膳。

        花情早已盛好了米饭,那是小精怪用竹筒蒸的香米,配上全鱼宴,那可要多吃几碗饭了。

        白苏看见花情,浑身的伤痛顿时消散了,那春风化雨的微笑就是良药。

        花情招呼他过来坐下,这里没有什么规矩,木香也一同入席,白苏盯着满桌子的鱼,目接不暇,每一道鱼的摆盘都堪称绝艳,若是参加个鱼宴比赛一定能拔得头筹。

        木香赶紧给白苏盛了满满一碗全鱼汤:“这可是小姐专门为你做的。快尝尝!”

        白苏一脸受宠若惊,连忙接过,白色玉质的汤汁芳香四溢,Q弹的鱼肉看一眼就能原地融化。

        “这里面加了一些玉露,对你的伤有帮助。”

        木香使劲点头,附和着花情的话,就盼着看他喝下去的表情,不免催促着他快快尝尝。

        白苏习惯了一个人,从小到大没有这么多人围着一起吃过饭,况且眼下这些人还如此热情,令他有些抹不开。

        “怎么样?味道怎么样?”花情急需认可,木香却有些小失落,白苏没有表现出多难喝的样子,反而夸赞味道极佳,让木香有一种想要亲口尝尝味道的冲动。

        “好喝吗?”木香再三确定了一下,白苏点头:“好喝!”

        花情满脸雀跃,第一次下厨得到了认可,别提有多高兴了,又给白苏盛了一碗。

        木香狐疑的盯着白苏,白苏一脸笃定。

        就是好喝。

        木香才不敢尝试,想想都是魔鬼的味道,再看看白苏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为什么这么作践自己,难不成他真的喜欢小姐?不想让小姐伤心?

        “都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