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45:掌心冰术

45:掌心冰术

        花情将一锅鱼汤推到他面前,木香刚喝了一口水差点喷了。

        这是要他的命啊!

        “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不小心噎到了。”木香闷头吃饭,时不时的偷瞄一眼白苏,果然喝的一脸享受,难道他没有尝出浓浓的腥味吗?他嗅觉味觉失灵了?

        熊童子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飞身扑过来,白苏手里的碗顿时被他扑倒了锅里,鱼汤溅了满桌,一锅全鱼汤报废。

        热汤迸溅到处都是。

        “你怎么回事?遇到鬼了!”木香嫌它毛手毛脚,真想将它踢进冷灵泉里泡一泡。

        “对不起对不起!刚才跑得太急了。”熊童子呆萌的脸上透着委屈,花情被热汤烫红了手背,

        吓坏了木香,恨不得将它一脚踹死。

        白苏的眼里起了一层雾---

        一只冰冷的手握过来,那层雾被花情温暖的眸子融化了。

        这春暖花开的季节怎么会有严寒的手,被烫红的高温乍见冰寒,竟有一丝舒服萦绕,这就是掌心冰吗?

        花情盯着白苏又看看被他握着的手,那块烫红的印子竟然很神奇的消失不见了。

        “:公子,这个法术我可以学吗?”

        很少能有提起花情兴趣的法术,除了她惯用的飞檐走壁,风过无痕,这掌心冰算是第二种,若是云锦夫人知道她竟然虚心求学一定满心欢愉。

        木香对她求学之事不大看好,毕竟她学东西也就是片刻热度,那腾云驾雾飞天遁地之功夫还是借助破云扇之力。

        她学不好!

        白苏的掌心冰由心而生,心寒如坚冰可冰冻万物,心暖则万物复苏。

        白苏愣愣的看了花情良久,好似想到了什么,片刻后才缓缓道:“冰冷由心,花情姑娘心暖如春风沐浴,怕是学不成的。”

        白苏的话说的委婉了,掌心冰不是什么厉害的招数,却对修炼之心要求严格,冰寒之心更是千年难得。几千年来除了一个白苏再无他人。

        “小姐,我看你还是去冰库里取吧,白公子意思很明确了,就是小姐你心如骄阳练不来寒冰之术,省省吧!”

        木香平时说话还是挺收敛,也不知今日怎么得,只见白苏也还能正常说话,就是见不得花情白苏二人都在场,那心思就不受控制了,老想着自家一颗鲜嫩的白菜会遭了秧。

        说起话来阴阳怪气,怼起自家小姐来丝毫不客气。

        她这样若是被秋澜知道怕又少不了一顿毒鞭——欠揍!

        花情本心存侥幸,现在彻底失落了,骄阳与冰寒中间差了十万八千里,修炼起来确实不易,她又是一个修炼起来吊儿郎当吃不得苦的人,信手拈来的修炼还可以试试,废寝忘食刻苦修炼那还是算了吧。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花情在修炼上从来都是能不努力就不努力,更何况修心要讲缘分,有悟性,光靠努力是不行的。

        见到花情失落,白苏目光略过她的掌心一瞬,“或许---可以一试。”

        白苏很清楚,眼前的这位小姑娘是绝对练不成掌心冰,除非----

        白苏没有让‘除非’在心里扩大而是直接握住那只受伤的手,这和初始的不死心一样,执念之深,宁可错认绝不可在错过。

        ‘可以一试’将花情刚刚压下去的失落变成希望被点燃了,温度从手心流淌,冰冷就这样席卷整个躯体,春暖花开的时节竟然连骨头缝都钻风。

        木香盯着白苏,嘴巴瞥上了天,对他的举动充满了不屑。

        白苏握着花情的手入了定,四季在他们脑海中浮现转换,他们入定了多久木香吃了多久,直到肚子装不下,一旁的熊童子一直盯着他们两个好像也入了定。

        木香看着一桌鱼宴,几乎每一盘都尝遍了,嘴里还念叨着暴殄天物,唯独不可惜那锅被熊童子打翻的‘全鱼’汤。

        吃饭时间修炼什么掌心冰,这东西是能文还是能武,能当饭吃?

        遇到危险,嗖嗖嗖能从掌心冒出冰柱来,穿心刺骨?

        木香盯着花情摇头,自家主人几斤几两她还是清楚——学不成!

        白苏的掌心冰早已到了收放自如的地步,他不想花情被剧烈的冰寒包裹,压制着一波又一波的寒冷侵袭。

        片刻光景,那一波波被他压制的冰寒竟从全身汇集最后从掌心传遍了花情的身体,像极了几百年前龙山之巅初见。

        白苏身子一震,触电一般收回握着她的那只手,掌心那透着光芒的‘月’字撩动了那颗冰冷之心。

        ------题外话------

        今天晚6:00还有一更,前尘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