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46:前尘篇:龙山之巅

46:前尘篇:龙山之巅

        始龀之年,龙山之巅,那是繁离月第一次见到白苏。

        靠近天族的仙山本应该是四季如春,可龙山却是冰寒料峭,没有飞禽灵兽也没有满山艳红更没有郁郁葱葱,光秃秃的山脊伏在那里就像是一条蜿蜒的长龙游荡半空。

        草木不生,凄凉一地。

        繁离月一路攀爬疾走,靠着偷来的灵器东避西走躲开了暗器袭击上了龙山之巅。

        山顶白雪皑皑,雪花飞舞,一个雪白衣衫披雪白长袍的少年跪在那里,小手紧握,垂着脑袋,小白苏跪在这里不知多久了。

        雪花落在他的长袍,头发,眉间却又在瞬间融化,只有那眼眶里的颗颗泪珠落下,掉在雪地里变成了颗颗晶莹的冰珠子。

        “你就是白苏哥哥吗?你在哭吗?”一个小姑娘悄然而至,从他身后探出脑袋来。

        白苏拳头握的更紧了。

        从没有能闯进龙山,从没有人能打扰他的孤独,这一刻,一切都改变了。

        繁离月想要轻拍他的肩头安慰他,却被突如其来的一股法力震慑,身体跟着跌出去几丈之外,悬崖峭壁飞石滚落,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

        繁花常常告诫繁离月不要打扰龙山之巅,因为那里有一只孤独的小龙在思念着自己的娘亲。

        而那只小龙在那里已有很多年了,孤独的,忧伤的,绝望的,伤心的呆着。

        “白苏哥哥救我!”繁离月大喊,身子时不时的往悬崖峭壁边挪挪,飞石坠落深不见底,生怕自己掉不下去。

        繁离月一直都想来龙山之巅看看,瞧瞧这个传说中冷若冰霜的小少年。

        羽帝曾下诏四海八荒芳龄少女,谁能请白苏下龙山之巅赏宫殿一座,灵器一件。

        繁花则常常告诫繁离月不要妄攀龙山之巅,其中缘由也只是略之又略。

        繁离月大脑简单,想不明白究竟为何羽帝会有此一诏,她不知道白氏龙族有族规,也不知道羽帝下诏是在为白苏定美满姻缘。

        繁离月只惦念着灵器,她太想拥有一把属于自己的灵器了,至于行宫嘛,整个天族都是她家,她倒也不稀罕了。

        一时间六合纷扰,众多仙家妙龄少女跃跃欲试,不为灵器,不为天族行宫,只为能撩开那冰寒之心,让小白苏下了龙山之巅。

        只可惜,众小仙神未及龙山脚下就已被山上飞天暗器斗的落花流水根本靠近不得。

        一场别开生艳的请龙会还未开始便很快结束了。

        常常勇进常常碰壁,这件事久而久之也就被人淡忘了,龙山之巅始终是众小仙神无法企及的地方,白氏龙族也成了八荒六合的妄想。

        风头正盛她不参与,现在冷淡下来她偏要一试,繁离月为了能有一把灵器也一定要将这六合妄想请下山去。

        避开了山中大大小小的暗器,山顶之时却没有避开白苏地冷若冰霜,那突如其来的法力给了她一个措手不及,立知实力悬殊,知道硬碰硬碰不过当下改变战术。

        “白苏哥哥快来救我。”繁离月大喊大叫,确定安全的同时还不忘往悬崖边上挪动。

        只要白苏有一点点恻隐之心,她就可以见机捉住他再来个死缠烂打不怕他不投降。

        果然!

        一个白影晃动,繁离月瞬间被白影捉住,手臂传来一阵冰寒,紧接着被他摔在地上,狠狠地一个屁股蹲。

        繁离月的半个身子被寒冷侵袭失去了只觉。

        白苏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一个天族公主灵力岂会低到如此地步,要不是灵器护体怕是也闯不上这灵山来。

        繁离月也奇怪的盯着白苏,这人竟比这冰天雪地还要令人冰寒刺骨,他全身竟是没有温度的吗?

        难怪没人能捉得住他,侥幸捉住了他也要被他冻死,绝对下不了龙山之巅。

        想要一件灵器真是不容易啊。

        “你不该来这儿。”白苏地声音更加冰冷,全然没有一个十来岁孩童稚嫩的语气。

        繁离月心里惦记着那不知名字的灵器!只要白苏肯下山就是她人生中第一道曙光,而这道曙光只能照亮不能熄灭。

        繁离月心思转了千转,见他语气冰冷,一双眸子中都能滴出冰来,这才机械的点着头,假装很认同他的话,可是此时想走也走不了,身体像被冻住了,眉宇间早已生成了一层寒霜,四肢不听使唤,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手都要被冻掉了。

        “好---冷,哥哥---”繁离月确实被冻得打哆嗦,声音也在颤抖,跺脚搓手一点公主的样子都没有。

        “远一点!”

        “嗯?”远一点怎么捉住你。要近一点。

        “离远一点就不会冷了。”白苏重复了一遍,繁离月这才会意却并没有挪远反而更近了一步又一步,白苏步步倒退,繁离月步步前进。

        一追一躲,一退一近---

        繁离月出手极快却在瞬间抓住他的手臂,白苏想甩都甩不掉。

        “放手。”

        “我抓到你了,抓到了。”那一股冰寒从指缝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

        “快放手。”

        “不放,就不放。”繁离月噘着嘴,小脸执拗的很,到手的灵器可不能飞了。

        “放-----手----”

        “不要!”

        繁离月冻得牙关紧闭,四肢僵硬,手还是紧紧的捉住他,由不得他反抗,冰寒冻得她骨头发脆,若是白苏执意挣开怕是她骨头要碎了。

        白苏无奈只得脱下身上的长袍将她裹起来,生怕她被冻坏了。

        小小年纪心似冰霜的他却在那冰冷的荒原开出了一朵温柔的花,他收住寒霜的眸子,盯着繁离月,“你是花神娘娘的小公主。”

        “你怎么知道?”繁离月惊大了嘴巴,人在门前坐,知尽八荒事?

        白苏摇摇头,并没有说话。

        龙山之巅对花神族开放,除此之外绝不会有人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龙山之巅。

        繁离月见他不说话,嘟着嘴,顺势往雪地上一倒,耍起赖皮:“白苏哥哥!再待下去我会被冻死的,怎么办?”

        白苏眼睛不抬,任由她躺着。

        繁离月见他不理人,摇着他的胳膊,一脸稚气:“白苏哥哥跟我下山,我便不冷了。”

        “你躺着吧。”异常的冰冷。

        “-----”

        繁离月实在躺不住了,虽然裹着白袍,雪地里也是不顶用的,寒冷浸透了整个后背,全身上下一点温度都没有,可她还是不想投降,“躺到白苏哥哥答应我下山为止。”

        白苏并不看她,跪回了原来的地方,繁离月在雪地里翻来覆去,四肢在雪地上画‘大’字,为的就是能让自己暖和一点。

        一旁的白苏无动于衷,繁离月气不过便从地上跳到他后背,白苏闪电之势将她掀翻在地,摔在地上的繁离月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脸色惨白,身体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