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47:前尘篇:掌心之字

47:前尘篇:掌心之字

        小小白苏盯着地上一动不动的繁离月,瞬间慌了神,想要拉她起身手却冷在半空,他是冰寒之身,娘胎里就在这龙山之巅修炼,虽不说已到达多么高深莫测的境界,但这冰寒之术足够令躺在地上的繁离月雪上加霜。

        “离月----小离月----”

        白苏声音很轻,透着丝丝着急,眼眶里晶莹的泪珠在打转,落下来就是颗颗透亮的冰珠子。

        白苏以为她被冻死了,急的小脸通红想哭却又憋住,一双小拳头紧握,眼尾竟能滴出血色来。

        白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躺在地上的繁离月扶正,全身的冰冷都盖过了白苏的温度。

        龙山之巅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比刚才急促了。

        小白苏席地而坐,紧握繁离月小手,血液慢慢翻腾,全身的冰冷慢慢消尽,温暖从掌心传入,只是繁离月一点反应都没有。

        氤氲的雾气里那一条小红龙若隐若现,在白苏心上划开了一道着急的涟漪。

        小小的身躯背起小小的身躯慌张中下山而去。

        繁离月伏在他后背上想到自己很快就有一把灵器,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一下龙山惊世人。

        风雪过后的花神殿外,一个满身风雪的白袍少年背着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姑娘风扑尘尘,风霜满地。

        繁花先看到了白苏,瞳孔地震一般有些说不出话来,又看到他后背上的繁离月更显少有的惊慌。

        “花神娘娘---”

        白苏像是做错了事一样低着头,就算他没下过龙山之巅,但也知道繁离月是这四海八荒心尖上的公主,此时在龙山之巅受了风霜不知死活,他害怕极了。

        伏在他后背的繁离月重生一般立马从他后背上跳了下来,一脸得意的盯着繁花:“娘亲你看,白苏哥哥下山了,我要有一把灵器了。”

        “------”

        繁花盯着白苏又看看繁离月,不知在想什么。

        一旁的白苏更是一脸窘迫:“你----你怎么可以骗我!”

        “骗你?怎么会呢!我刚才是真的差点要被冻死了,可不知怎么着后来就突然不冷了,是白苏哥哥给我的温暖,白苏哥哥要生气了吗?”

        繁离月上前挽住繁花手臂,一脸俏皮道:“我这就去告诉父神去!”

        白苏有些失落,可心思纯净的他竟说不上来失落什么,随即向繁花行过礼之后转身就走,繁离月好不容易才将他骗下龙山之巅,羽帝都还没见过呢,怎么能让他走,在说,那冰天雪地有什么好呆的,呆在这里不好吗?

        繁离月立马上前捉住他的手,一丝温软瞬间炸开,一道极光飞出。

        繁花动动嘴角想说什么却还是压住,片刻后才说道:“苏儿,你即下了龙山之巅便留下来吧!”

        “是啊是啊,留下来嘛,白苏哥哥你就留下来嘛!”

        繁离月手舞足蹈,对于她来说多一个小伙伴是一件幸事。

        繁花头疼的盯着繁离月,“你进来!我有话问你。”

        “哦!”繁离月还不忘对白苏说:“哥哥不要偷偷走了,我去去就回。”

        小仙娥带领白苏去其他宫殿休息。

        繁花屏退所有小仙娥,这才开始了询女:“手伸出来!”

        “娘亲要打我吗?”繁离月准备撒娇就是不伸。

        繁花面露冰霜之色,繁离月有些害怕这才颤颤巍巍的伸手。

        繁花眉头微蹙,掌心那‘月’字寒光乍显,小白苏对繁离月情深跟种了?一丝忧愁涌上心头,不知难受什么。

        “你为何去龙山之巅?娘亲不是告诫过你,不准去打扰小红龙,你为何不听。”

        “我也告诉过娘亲父神啊,我想要一把灵器,可是你们怎么都不肯,所以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灵器,娘亲不夸我反倒要责备我。”

        繁花被她气的头疼,就因为一把灵器攀爬龙山之巅,那又是用了什么撒娇卖混之术骗的白苏下了龙山之巅!

        繁花努力压制心火,语气淡淡:“就因为一把灵器,你只是想要一把灵器?”

        “我还喜欢白苏哥哥。”

        “-----”

        孩童之间的喜欢大都来自初相见,繁离月对白苏的喜欢是因为好,但在繁花眼里,她不得不开始考虑繁离月的婚事了。

        “去面壁思过!”

        “娘亲,我有何过?”

        “私闯龙山之巅就是过,还不快去!”

        “-----”

        繁离月噘着嘴,委屈至极,还不忘问她要灵器,繁花哭笑不得,不由得要好好思量一下这门婚事。

        *****

        天神殿回来的羽帝听说白苏下了龙山之巅早已乐的喜笑开颜,就是不知道是哪家小仙神撩动了他的心。

        “是你的宝贝女儿。”

        “月儿?是月儿?”羽帝面露惊色最后却哈哈大笑:“最终还是逃不过白氏,不错不错,这门亲事挺好。”

        “可我问过月儿,她闯龙山只不过为了一件灵器。她的喜欢怎么能当真呢!”

        “哎~~来日方长嘛,先定下婚事,以后的事,他们慢慢相处。”

        “可是----我怕---”繁花怕繁离月此时小孩心性,当不得真。

        “不怕不怕!”羽帝将繁花一搂入怀,“白苏那孩子你不用担心,白氏红龙一族用情专一至深,你大可放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繁花愁眉不展:“我是怕月儿以后---”

        “月儿以后变心了?”羽帝立马摆手道:“不可能,这四海八荒能比上苏儿才情样貌的那可真是如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到底月儿是你女儿还是苏儿是你儿子。”繁花酸了又酸。

        羽帝就是打心眼里稀罕白苏这个孩子,稀罕到他可以四海称王,八荒为帝,甚至比自己亲生儿子都要稀罕。

        繁离月哪里知道自己去了一趟龙山之巅竟讨回来一个夫婿,白苏也不知道这个就是以后自己刀山火海万丈深渊上天入地守护生世的姑娘。

        让繁离月面壁思过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她坚称自己无过,早已逃之去寻白苏。

        “哥哥,哥哥!”

        繁离月叫唤着,一袭长袍加身的公子坐在石阶上出神,遥望远处的龙山,看背影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忧伤。

        繁离月从他身后探出头来,挪到他身旁坐下,一双长睫毛的笑眼扑闪扑闪:“哥哥,我可以学寒冰术吗?”

        白苏愣愣的盯着她:“你已经学会了!”

        “学会了?真的吗?”

        繁离月意外地盯着他,白苏将她的掌心翻过来,叮嘱她凝神。

        那掌心的‘月’字乍显透着冰寒凉意。

        “太好了!”繁离月一溜烟的跑开,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杯五彩缤纷的果酿,阳光底下颜色甚是好看。

        繁离月脸上盛开了一朵巨大的花苞,感化了白苏心底的冰冷。

        繁离月将寒冰之术取名为掌心冰,掌心可冰冻一切想要冰冻美好之物。

        而500年后,能一晃入心得还是那个掌心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