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48:云锦追魂

48:云锦追魂

        “成功了!”

        此时!

        花情惊喜若狂的声音闯入了众人耳畔,惊醒了白苏,吵醒了等到迷糊伏案沉睡的木香,还有入了定的熊童子。

        “白公子,你看,我真的成功了。”花情将一碗水放在掌心之上,一层寒冰之气由底升起,慢慢的,热气开始凝固,最终变成了结实的寒冰。

        热水成冰!

        她当时也如这般欣喜。

        恍惚之间,

        白苏竟差点要将她拥入怀中,若不是心意相通,她又怎会短瞬间练得掌心冰,若不是她回来了,又怎会拨动手心之‘月’!

        若不是她还会有谁---

        眼前的姑娘惊喜欢呼,而眼前的公子早已内心狂乱,耳朵失聪,那一刻他的内心犹如经历了一场海啸,静静地没让人知道。

        花情掌心冰就是薄薄的一层,在她看来也足以令果子味美,足够用了。

        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她便不会要求至善至美。

        时不知,这掌心冰不是她天赋异禀一学就会,而是白苏传给她的,就像当初他传给她一样。

        心心相通才能点燃坚冰,拨动心念方辨真心。

        花情掌心虽不见‘月’字,但白苏心里还是充斥着莫名的感动跟惊喜,当眼前人就是心上人的时候他甚至有些害怕,想要逃避---

        他就这样看着眼前这个欢喜雀跃的姑娘跳来跳去,眸子里的精光渐渐的,渐渐的黯淡了。

        花情对于掌心冰乐此不疲,恨不得一握冰冻万物。

        这是她新开辟的技能当然要热度直上。

        关键身边还有一个马屁精熊童子,不光拍手叫好,还将白苏夸上了天,木香一听就头大,这是要做媒啊!

        别枉费心思了,云锦夫人不会同意的。

        花情野够了才想到要感谢白苏,木香告知她白苏回花神殿了,脸色不好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花情一拍大腿才想到要换药了,一个风过无痕立在洛神殿外,“白公子,该换药了!”

        良久,

        从里面才传出冰冷的声音,“伤势已痊愈,就不劳烦姑娘了。”

        痊愈?这就痊愈了?怎么可能!

        白苏有意躲着花情,生怕会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愫,****席至唯恐吓到那个姑娘,他的心思沉重,辗转万千,犹如两个纠结的人在他身体里打架,扰乱了他一贯的沉稳。

        躲过恩怨纠缠,躲过前尘往事,躲过这一切的一切,她这样很好,生活在这么一个无忧无虑的仙境里,做一个快乐的姑娘---

        他不确定她就是繁离月,他还不确定,但他却又那么害怕她受到伤害。

        “白公子,我进来了!”花情的声音再次响起,白苏慌了神,语气重了些:“姑娘请自重!”

        这五个字掷地有声的钻入花情的耳朵,一下惊了心,自重?

        难道这些天竟是不自重,愣在原地的花情一时间不知所措,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压抑良久。

        “对---对不起!”白苏也觉刚才失言了,想要找补却也只是道歉,歉意致死。

        初时晴空万里,瞬间乌云密布。

        二人隔着一道殿门,两颗心纠结万分。

        花情将药盒放在地上,步履沉重,内心失落至极。

        ‘请自重’三个字犹如锋利的刀子冷不丁划破了她的心。

        “花情----”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白苏红红的眼睛像是哭过,花情瞬间转移失落,满面春风,为了感谢白苏的赐教,她专门去花神殿‘偷了’云锦夫人研制的丹药给他。

        “白公子,这小药丸----”

        话音未及,几道闪电划破黑暗的降临。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大喊之声刺破夜空。

        木香被一道闪电击中,重重的跌了过来。

        闪电之势连白苏都没来及的反应,木香便重重的跌在地上,摔了个四仰八叉,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了。

        “夫人!”

        花情面色惊慌,扶着木香,又看了一眼旁边的白苏,内心惶恐万分。

        云锦夫人席卷那道闪电瞬间拂面,****直冲白苏而去,将他抽翻在地,后背炸裂的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疼痛袭遍全身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不请自来确实有失规矩,不过眼前的云锦夫人让白苏依稀有些印象,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花情大惊,立马将自己潜入花神殿偷药丸之事承认了,还盼她能消消气,只是云锦夫人的气根本不在药丸身上,花情此时不过是想囫囵过去!

        云锦夫人根本不接药丸这茬,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白苏,不问青红皂白一顿鞭子飞舞。

        花情自知有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护住木香挡住白苏,心中挂念他的伤势却还是可怜巴巴的盼云锦夫人能消消气,“夫人,我错了----”

        只要态度好,死地后生不是不可能。

        云锦夫人怒气冲冲,眼底滴出的血,还有那压制不住心火,长鞭在手除了花情,没有不能抽的人。

        “你好大的胆子”

        泼墨色的夜空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花情第二次感到后怕,骨头缝里往外冒惊悚!

        云锦夫人手中的红鞭像一条燃烧的火焰,滋滋冒着火气。

        云锦夫人缓缓而来,那杀气从没有消散,木香跪在旁边瑟瑟发抖,上一鞭子还没好彻底又来一鞭子,怕是没有十天半个月好不利索。

        “夫人,我----”

        “你给我闭嘴!”云锦夫人不容花情再说半个字,荷月镇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遇见妖王魔君就算了,竟然还不顾危险将白苏带回水穷处,还安排他住在洛神殿,她这是唯恐别人不知道她的身份吗!

        落霞山是什么地方?是水穷处的禁地,花情进来都需要云锦夫人的特许,白苏何德何能不光进了落霞山还入住洛神殿。

        木香知情不报罪加一等。

        至于那白苏,云锦夫人终究是不忍心下狠手的。

        “夫人!”

        白苏努力撑起身体,发丝不乱,纵使后背皮开肉绽却还是一位皎皎君子,拱手行礼,神色淡淡:“未经夫人允许前来打扰,深感歉意,白苏领罚。”

        白苏虽不知道面前的这位夫人到底何方神圣,但她手中的红鞭——烈焰,却是大名鼎鼎,诸神皆知天族的天雷滚滚却很少有人知晓三三鞭笞魂断天的烈焰。

        而一品灵器烈焰也正是白苏娘亲白絮最喜欢的一件灵器。

        当年龙山之巅为争灵器烈焰之战也是震惊四海,只是诸仙上神最终还是无缘见烈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