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50:据理力争

50:据理力争

        “不知善恶,便将人带回来,你是该好好反省一下,”云锦夫人盯着花情,一脸责备:“此人不可久留,现在离开水穷处,我便不再追究。”

        现在赶走白苏岂不是要了他的命,这残躯怕是要魂飞荒外了,花情当然不愿意,顶嘴反驳:“夫人,白公子心地善良,匡扶正义不是坏人,他身受重伤未愈加上刚才---你要他离开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再敢顶嘴,将你打回花神木,永不准幻化人形。”

        云锦夫人就是有意提醒白苏,即便他认出自己的身份也不要妄想猜疑花情的身份,花神木就是最好的证明。

        “花情姑娘,我没事,这几日多谢姑娘悉心照顾,‘自重’是无心之失,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白苏告辞!”

        花情哪能让他走,这幅躯体出了水穷处那不是自寻死路!

        有赶着救命的没有赶着去送死的。

        “我不让你走。”花情一脸执拗,拦住去路,谁都不让。

        “花情!”

        此刻的花情若是真敢上手拉白苏,就怕是云锦夫人会说出‘不知检点’四个字来。

        “小姐---”木香生怕云锦夫人动怒,又怕花情受伤,想要劝却不敢开口。

        “夫人,您不可以这样,白公子他---”

        “你给我闭嘴!”

        云锦夫人忍无可忍,一口一个白公子,一口一个白公子,当她这个水穷处的主人是死了吗?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她是真不懂还是爱心泛滥,什么人都能救得吗?

        真不知繁花为何会将最后一丝善念给她,就是为了让她跟前世理不清楚,重蹈覆辙吗?

        云锦夫人恨不得一巴掌抽醒她,好让她知道不该管的事不要管,不该念得人不要念,世事难料,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只是手落在半空却没有狠心打下去,只是言辞恶重:“将这‘不知善恶’之人叉出去。”云锦夫人转过身去,不看花情,不容求情,心意已决绝不改变!

        “花情---姑娘---”白苏此刻身体虚弱,仅靠拄着‘念月’才能勉强站稳,他本就没打算留下来,只不过心中疑虑颇多,但此刻云锦夫人步步紧逼,他只担心花情因为他徒增伤害,只得赶快离开---

        或许来日方长,养好了伤再来不迟!

        “我不准,我看敢动手!”花情喊出了少主人的气势。

        云锦夫人是大主人,花情是小主人,云锦夫人一个眼神木香就得拎得很清楚,乖乖上前去拉花情,万事调和的老好人。

        那边的秋澜也得到云锦夫人的眼神要开始行动了。

        花情根本不给秋澜靠近的机会,可又不忍甩开木香,生怕牵动了她后背的伤,一手拉木香,一手拦白苏,防止他真的被人叉出去。

        白苏被她拉了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花情看到了那后背殷红的血迹,心一下被揪疼了,不容他反抗,也不容人靠近。

        一时间,木香拉着花情,花情拉着白苏,云锦夫人脸都要绿了,秋澜也是一脸无语。

        “就算今日夫人将我打回原形,我也不准白苏哥哥离开。”

        白苏痴痴盯着面前的小姑娘,心中竟然激起了层层波涛,一声‘白苏哥哥’酥掉了他的心。

        脑海回荡起龙山之巅也是那一声‘白苏哥哥’便再也不能平静。

        “放肆!”

        放肆就放肆吧,花情也不要面子了。

        就这样拉着一个陌生的公子哥,梗着头跟家人争论一番:“刚才夫人说‘不知善恶,’我想请问夫人,何为善恶,见死不救便是善吗?白苏哥哥上天入地斩除妖邪,不顾自身伤势,如此深明大义,难道这就是夫人口中的恶---”

        “花情!!”

        云锦夫人一改严厉,语重心长的劝解:“这世上的是非善恶并不是你看到想到那么简单,就算这位白公子心怀善念,就算他身负重伤,就算花情你想要救他,可是!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无能无力的,无法改变。”

        云锦夫人长叹一声,思绪飞了很远,示意秋澜不必啰嗦,直接将人叉出去,绝不心软!

        “不劳姑娘动手,白苏告辞!”那是骨子里透着的傲气,是白氏一族的清冷!

        白苏手握念月,走的坦坦荡荡一身正气却又透着莫名的悲伤。

        花情不忍直视,那后背全都被血水浸透,血的颜色锥心刺骨。

        “夫人,我不明白,我不明白以往的云锦夫人虽然心冷但绝不会到了见死不救的地步,更何况我亲眼看到白公子手诛妖邪,当时妖王跟魔君也在场啊,夫人可以去问啊。”

        云锦夫人背对着她不言语,最听不得妖王跟魔君,恨不得冲到花情脑子里将这一点记忆撕碎了,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看着白苏一步一步离开,步履沉重,每走一步都犹如剜心,那是他在强忍着疼痛,他不想让花情担心,他已经没有过多的力气来支撑话语,索性什么都不说。

        花情又何尝不知道他的伤势,摇摇欲坠的身体最终在花情还未奔到的时候轰然倒地。

        虽有衣衫护体,怕是那后背早已惨不忍睹,脖颈上的伤口也在渗出滴滴血迹,那血肉渐渐撕裂,虽然全身灵脉被花情封住,稍稍止住了鲜血泉涌,只是那蚀骨的疼像风一样无孔不入时刻折磨着他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花情抢回洛神殿挖出药膏便要上手,只是那手早已颤抖成了筛子,她怕救不回他,越是害怕便越紧张,越紧张手更加拿捏不稳,急的她直恨不得给自己两拳。

        云锦夫人一把拉过她,又命秋澜送客,这回真的是要命人抬出去了,既然花情担心白苏的伤势,便让秋澜送了药也算是仁至义尽。

        水穷处是花情能安稳生世的地方,白苏此次避开天雷之火,逃离青鬼的炼狱,深知天族,鬼界绝不会善罢甘休,一定广泛撒网追杀,若是他留在水穷处被人发现,只会给水穷处带来灭顶之灾,为了花情的安全,白苏必须离开,决不能心软。

        “多---谢----夫人!”白苏那颤颤巍巍的手早已没有了拿捏药盒的力气。

        “夫人!”花情心急如焚:“白苏哥哥这个样子---会死的。”

        白苏摆摆手,好似在说‘死哪有那么容易,等我。’

        “夫人,你常常教导我说一定要心怀苍生,心存善念,不可滥杀无辜,可现在又算什么,明知善意而不为那就是恶,明知白苏哥哥深受重伤却将他逐出那便是穷凶极恶。”

        木香拽拽花情的一角,生怕云锦夫人一怒之下要了白苏的命。

        云锦夫人仙法聚集,捆仙索困住花情,一群歪瓜裂枣将白苏抬出了水穷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