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52:伤心绝望

52:伤心绝望

        “白公子,花情从小在这水穷处长大,不知外面的善恶是非,我也从没想过她会私逃出去,甚至将陌生人带回来,”

        云锦夫人长叹一声:“此次公子就在这里修养几日,待公子伤好,还请速速离去。”

        白苏从她的眼中看到了慈爱与无奈,她不想让花情失望,伤心,甚至绝望,但又不想让人破坏水穷处这个她花尽毕生心血隐藏起来的地方。

        白苏紧握拳头,掌心那可爱万分的‘月’字还有那一品灵器烈焰将他一下带回了500年前的年少时光。

        “夫人,在下心中疑问颇多,还望夫人化解。”

        “你心中的疑问,我又岂能化解得了,你好好养伤,好了就赶紧离开!”

        “夫人,你手上的那把烈焰,我娘亲也很是喜欢。”

        “哦?是吗?那真是太巧了。”

        云锦夫人面不改色,这种场面在她拿着烈焰追到洛神殿她就想到了,此时早已在心中演练了一万遍之久,就算白苏当面质问龙山和繁离月之事,她也想好了怎么应对。

        白苏语气平淡如水,答与不答,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夫人可还记得龙山之巅?”

        云锦夫人不看他,嘴角上扬,一丝微笑瞬间淹没,她知道那些个前尘往事总是避不开的,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白絮跟山神儀将白苏守护的很好,甚至什么事都不瞒他。

        见云锦夫人不言语,白苏继续问道:“龙山之巅本是常年寒冰风霜,可是哪一年却花开漫山!夫人可还记得。”

        云锦夫人云淡风轻,嘴角上扬听着白苏的话,思绪飘了很远。

        “不错!我就是花神族的繁锦,与你娘亲白絮私交甚好,但你娘---算了,都是前尘了,不提也罢!”

        云锦夫人悠悠长叹,若有所思。

        龙山之巅若不是白絮强行用烈焰传法给襁褓中的白苏,小小年纪的他又如何能辨别云锦夫人的身份!

        “龙山之巅,白儀爱情感天动地,震惊六合---”

        云锦夫人看了白苏一眼,开门见山而谈:“白公子即是二神之子,天族最后一只红龙,本该称王称帝,只可惜,公子惹怒天族受尽天雷之刑500年,我这个老太婆就算深居世外也略有耳闻,这也是我不想让白公子留下来的原因,你是一个重罪之身,留下来势必会徒增麻烦。”

        云锦夫人目光皎洁,透过白苏地眸子直抵他的内心,坦诚的让白苏不知怎么往后接,既然承认了身份,那么她顾念繁花姐妹之情,是不是去过穿魂柱救得繁离月,那么花情---

        云锦夫人从眼尾瞟了他一眼,继续说道:“白苏公子,执念太深反受其累,前尘往事随风散,这么久了也该忘记了。”

        “夫人----”

        白苏不死心还想问,除非她亲口说花情不是繁离月,甚至跟繁离月一点关系都没有---

        云锦夫人摆手示意他无需多问,可白苏不听她的执意追问,这是他对一个陌生人话最多的一次。

        “当日---我曾在穿魂柱见到烈焰,可是夫人曾去过!”

        白苏的心被揪的很疼很疼,那是他永远不愿提起的伤痛,爱上一个人却不能守她平安。

        他宁愿跟他父神母神一样,世世相守哪怕魂飞魄散。

        云锦夫人本以为可以随便蒙混过关,可她却败给了那双炙热真诚的眼睛,那双她不忍心说谎却又不得不对他说谎的眼睛让她心疼。

        “不是!”云锦夫人的话暖绵绵却又透着笃定。

        怎么可能?

        一品灵器认主,若不是她还能有谁呢!

        云锦夫人长叹一声:“花情不是她。”

        云锦夫人的话不容置疑,白苏也曾窥探她的真身,花情身上一点繁离月的影子都没有,若说花情是繁离月魂穿而来他自己都不相信,但她掌心的‘月’又怎么解释呢!

        那是他们心有灵犀的见证,白苏不死心,也不能死心。

        云锦夫人清清嗓子,脑子里想着要怎么样才能让他深信不疑却被突然闯进来的木香打断。

        云锦夫人跟秋澜一样,对这个毛手毛脚的木香很不待见,若不是花情宠着她,怕是早死了几回了。

        木香也以为白苏被叉出了水穷处,没想到他在花神殿,陡然见到像是看见到鬼了一样,大喊一声:“白公子,你---你你你---”

        “木香!”云锦夫人厉喝一声,斥责她的无理,“不知规矩!”

        木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夫人---小姐她---她---”

        云锦夫人跟白苏地心立马揪起来,不同的思虑一样的担心。

        “她怎么了?”

        “花情姑娘怎么了?”

        云锦夫人跟白苏异口同声,木香肝颤疾抖:“小姐她,小姐她---”

        要怎么说呢!完了,完了,小姐伤心夫人袖手旁观,一气之下离开水穷处,可白公子现在就在这儿,这可如何是好?小姐啊,你快回来吧,回来救救我。

        木香简直看到了魂飞魄散的自己。

        “夫人---”

        秋澜快步进了花神殿,看到木香更是冷眼剜人,瞅了一眼白苏也毫不顾忌,语气冷淡异常:“小姐逃走了!”

        “逃走?”云锦夫人要七窍冒烟了:“从落霞山?”

        结界厚重她怎么可能?冷灵泉的锁灵就更加不可能,花情到底是从哪里逃走的?

        云锦夫人恍然大悟,顿时气的牙根痒痒。

        “小姐是为了寻白公子才---”木香想要解释,花情是太过担心白苏。

        “住口!”云锦夫人一挥手,示意秋澜带上捆仙索务必将她抓回来,不听话便打昏了带回来。

        白苏想去却被云锦夫人拦住,一脸没好气的说:“你好好养伤,你若是死在了水穷处,我怕九泉之下不能跟你娘亲父神交代,更没法跟那丫头交代。”

        名义好意实则嫌弃,身受重伤之人就别添乱了,抓一个不学无术的小丫头,秋澜一个人能搞定。

        云锦夫人一个眼神示意花神殿里的小花神好好看着白苏,不容他乱跑,而她自己却闪身去了落霞山洛神殿。

        翻出医书,有关于花神木的记载全都撕碎烧了。

        花情走马观花看医书竟也看到了医书上有关花神木的记载,花神木血不光能调和龙骨之烈,竟有特殊的气味能让锁灵乖乖避让,包括落霞山的结界全对花情免疫,当她孤注一掷跟它们对抗的时候,花情必胜无疑,这也是云锦夫人的苦心。

        看似禁锢实则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