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54:惊鸿相遇

54:惊鸿相遇

        趁着玄星辰忙天忙地准备嫁人的事,桃浪偷得浮生半日闲,总算不用跟踪这个,跟踪那个,搞不好还要将小命葬送了。

        好好的一个天族神官,怎么就在玄星辰手下变成了一个跟踪狂了呢!

        桃浪早就惦记着荷月镇,惦记着荷月镇的姑娘,想要好好看看为了有情郎君放弃一世修为的姑娘们到底都是何方神颜。

        如此有情调的想法没想到遇上了闲来无事也前来瞎逛的魔君,桃浪不禁想,难不成他也是来瞧姑娘!

        一明一暗,立即跟踪!

        桃浪这是不顾生死勇敢在悬崖边上试探,狭路相逢当然是魔君胜。

        魔君何等法力,区区一个小神官能在他手底下神知不觉那可真是见鬼了。

        这几日,玄星辰派出去跟踪他的小仙神全都被他杀了个干净,魔君也说不上来怎么就对玄星辰手下的那些小精怪,这么感兴趣,如此感兴趣的杀伐果断。

        此刻对桃浪这只小神官,他不是有意手下留情,实在是心情不允许他动杀念。

        难得想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花情从冷灵泉逃离,路过荒山野岭直奔荷月镇,那是与白苏初相遇的地方,他若是被赶出水穷处,或许也无路可去,更何况他身受重伤也走不远,走不快,前来撞撞运气,万一遇到了那就是呢!

        有缘千里来相逢,无缘对面遇不着。

        熊童子一路追赶,这才气喘吁吁的跟上花情的脚步,想要告知花情白苏在花神殿,云锦夫人正救治他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只大手捏住脖子扯走,顿时说不出话来。

        “嘘!”

        桃浪示意它不要大声喧哗,以防惊扰到旁边不远处的鬼(魔君)。

        熊童子一双黑豆的眸子瞪得像铜铃,顺着桃浪手指的地方瞅去,那一袭黑影吓得它耳朵都奓起来,差点失声尖叫。

        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他乡遇故知,熊童子这是荷月镇遇仇敌。

        桃浪格格笑着,声音自然小了又小:“你竟如此害怕他?跟我哥一样。”

        熊童子想要挣脱他的手,桃浪却一脸警告,最终试探着将它松开,若是它敢大声叫唤,立马掐死,绝不留情。

        熊童子乖乖听话,绝不喊叫,绝不!

        “是你啊?你怎么在这儿?”桃浪明知故问,看来天赐良缘,魔君花情有情人荷月要相遇。

        熊童子全身警惕,害怕远处的魔君,又不待见眼前的桃浪,唯恐他又要给花情种梦,全身紧张的不能好好说话:“你怎么在这儿?”

        “我先问你的,快说,不然掐死你。”桃浪作势要掐他,熊童子在他手里挣扎了挣扎,小脸憋得通红。

        青鬼将熊童子安插在花情身边,就是为了时刻知道花情的动向,此刻熊童子在这儿,花情肯定不远。

        “我----我---我---”一时间熊童子我不出来,它不想告诉桃浪花情逃出来了,却又自知瞒不过他。

        “你什么你!”桃浪一脸神气:“不说我也知道。”目光盯着远处的花情,脸上露出迷之微笑。

        熊童子心下大骇,恨不得立马带走花情,不让她碰见魔君跟这个难缠鬼。

        又想青鬼能立马出现就好了,这样就可以缠着桃浪,让他安生些别碍事。

        “你说他们会不会认出彼此来!”桃浪自言自语,全然不堪熊童子:“上次花情可是一个俊俏的公子哥,你说呢童子!”

        熊童子见他一脸坏笑,更是威胁道:“你---你---你别想再给姐姐种梦,主人说了不会饶了你。”

        “主人?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才是你主人好不好,你忘了是我抚养你长大,精心呵护你,照顾你,你倒可好,离经叛道竟然跟了一只鬼。”

        “不许你这样说我主人。”熊童子一脸生气,两只耳朵上下不停地摆动。

        “我大哥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这般死心塌地!”

        熊童子双手抱前,一脸神气‘你不懂!’

        “哼!”

        桃浪再三看了看远处的两个人,心中乐开了花,得意道:“你说要是大哥知道他们不需要种梦就再次相遇会不会气的原地自爆。”

        “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我说的不对吗?我很听话的,大哥不让我种梦我便不在种梦,是他们自己情缘相吸才相遇,妖王的荷月镇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看来妖王要换个名字才对,千里姻缘一线牵,他应该接替月老的工作。是不是呀,熊!”

        “你---你可别瞎说,什么千里姻缘一线牵,总之繁花娘娘是不想小公主重蹈覆辙,难道你想违背天命吗?”

        “你懂个屁,什么重蹈覆辙,你跟那只青鬼久了便不知天高地厚了是不是,敢拿天命来压老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桃浪一把将他抓过来,掰开它的小嘴,将烈酒灌下去,碍手碍脚的熊童子酒入小肚肠,瞬间翻江倒海,在地上蹦跶两三下便不省人事。

        处理了一个小麻烦,桃浪也安生了许多盯着不远处瞧去。

        他最讨厌‘天命’两个字,在玄星辰身边久了,便也学会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管他人说是良缘孽缘,只要自认是对,绝不退缩。

        桃浪一跃而上二层小楼,跟着大魔头迟早会丧命,他很有自知之明。

        虽与青鬼一母同胞,脾气秉性却全然不同,他没有千人千面,也自知不是魔君对手,应付不来大魔头,便乖乖收敛着不在跟踪。

        姻缘天注定,跑不了。

        桃浪靠窗而坐,抱着酒坛子一饮而尽,静观窗外事,好不自在。

        花情沿途询问打探白苏踪迹均是亦无所踪,遇人便比划着白苏的样貌身形全都摇头不知,这分明就是前几日的事情,芙蕖情会,白苏除妖,为何他们忘得如此之快?

        花情寻不到白苏踪迹急的差点哭起来,站在‘美人惊鸿’店门口瞧了良久才想起了这就是当时的‘一丁点’果酒店。

        花情进了小店,里面的情况早已大不相同,比起初时的萧条此刻却是人满为患,没有一处安静的位置只好跟人家拼桌。

        店家忙的陀螺转也不见有个伙计帮忙,亲自上阵伺候着每一桌,介绍介绍每种果酒的成分,有的时候不忙还会详细介绍果子的成熟时间,味道甘甜,但这样的时候好像不多。

        花情环顾四周,他能这样忙起来也很是欣慰,一切仿佛依旧,可白苏到底身在何处呢!

        蓦然回首,灯火阑珊,故人却不知处……

        店家好像瞧出了这边一位心情寂寥的姑娘,立马迎身招呼。

        四目相对,店家竟对她有说不上来的熟悉感,细细瞧了良久才恍然大悟:“你----你是---”

        花情上下打量自己这才如梦惊醒,上次女扮男装,这次是女装,不怪他如此吃惊。

        “好久不见,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