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56:骗情入境

56:骗情入境

        等待花情悠悠转醒,这才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着,嘴巴里封住说不出话来,更让她震惊地是,跟她一样情况的还有三五个姑娘!

        其中一个竟一时间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

        她们各个惊慌失措惊恐万分,面色不容乐观。

        怎么个情况,遇见山匪了?还是小妖作怪?被捉住了!

        花情恍然大悟,那个小乞丐,那张网!

        就是那张网,专门捉她们这些犯花痴姑娘的网,网线上涂满了迷魂药,纵使是小仙神也逃不过片刻就会昏厥不省人事。

        一旁的小乞丐全然没有半分愧疚,反而为刚得到的鸡腿沾沾自喜。

        饿狼吞饭,吃象惨烈。

        花情吱吱呀呀让他过来,小乞丐大口撕咬着鸡腿,抬眼皮看了一眼,犹豫着片刻最终还是过来揭下花情嘴上封住的布条。

        那一群群如花美眷的姑娘看到小乞丐给花情解封更是躁动不安,一阵狂风吹过,立马鸦雀无声。

        花情还没来得及问就被一人掐住脖子,涨红的小脸立马说不出话来。

        小乞丐被一巴掌打翻在地,到嘴的鸡腿就这样飞走了,这是对他私自揭布条的惩罚。

        三五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闯进来推搡着那三五个被捆绑的姑娘,揪着小乞丐出了房门。

        啪嗒一声,房门上了锁。

        刚才还拥挤的房间就只剩下还未反应过来的花情。

        做梦?噩梦?

        花情一头雾水,不知所措,灵力像被束缚了一样,就连破云扇也静静的躺在一旁召唤不动,花情脸色难看,怕是遇上了什么颇有道行的小妖精怪不成!

        惨叫声声声传来,是那群姑娘们哭天喊地的惊魂,花情被束手束脚,艰难的蹦跶到门口,头顶着两扇门露出一条门缝想要看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

        一个个五大三粗肌肉横生的汉子手里挥着荆棘拼命的抽打着那群姑娘,声声皮开肉绽,声声惨绝人寰。

        荆棘不是烈焰也不是天雷不会要人命,可这般抽在玉脂体弱的姑娘身上怕是没个十天半月好不了。

        花情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这样无端无故抽打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未免太丧尽天良,当下冲冠一怒为姑娘,大喝一声:“住手!”

        只是那声声惨绝人寰的喊叫淹没了她的愤怒,没人理会屋里还有一个姑娘,她像是被人遗忘了一样。

        “来人呢!有没有人!鬼也行啊!”

        花情大喊大叫,四肢搅动想要挣脱手脚上捆绑的绳索,越挣扎越紧的绳索竟和捆仙索有一拼,很是棘手。

        门外那群壮汉打累了,被抽的皮开肉绽的姑娘们蜷缩了一地,昏死的昏死,奄奄一息的奄奄一息,花情瞧着这一状况,全身的汗毛都奓了起来,冷汗直冒。

        她们究竟犯了什么错要受这般折磨。

        破云扇你到是有点反应行不行。

        花情恨它关键时刻不顶用,门外的那群姑娘全都被捆住手脚倒挂在院中的大树上,没有反抗,没有喊叫,活脱脱像是倒挂着要被风干死绝咽气的尸体。

        花情头皮炸裂,眼睛瞪大溜圆,胸腔里的那颗心扑通扑通狂掉,大气不敢喘,正入神,一双眸子透过门缝与她紧张的双眼撞上,吓得她失声尖叫,跌倒地上,屁股摔成了八半。

        紧接着,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身白衣带着半面的公子站在那里盯着花情,他身后的小乞丐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畏手畏脚。

        “你---你是什么人!”

        花情努力想要站起来,可徒劳挣扎,那公子倒也很绅士,竟然拉她起身,花情闻到了一股花香,她深居水穷处,这四海八荒的奇花异草水穷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过目闻之不忘,可就是想不出这位公子身上的味道成之何处,何种花草?

        “我是这里的主人。”

        “这是什么地方?”花情问的急迫,那公子嘴角上扬背手转过身去,声音淡淡:“想必姑娘心中疑惑颇多,尽管问,知无不言。”

        知无不言,你倒是回答呀啊!

        花情惦记着院子里那些被倒挂的姑娘,蹦跶到门口说:“你为什么要虐待她们!”

        “虐待?”那公子哈哈大笑:“是她们心甘情愿来这儿,怎么能说虐待。”

        “心甘情愿?难道挨打也是心甘情愿吗?”

        “姑娘,你是来寻白公子是不是!”公子靠近她几步,花情蹦跶后退几步,与他保持绝对安全的距离。

        “她们何尝不是前来寻什么俊俏公子!本公子成全了她们心中的愿望,让她们美梦成真与俊公子春宵一刻,她们当然是要付出一些代价。”

        “什么春宵一刻,什么俊俏公子,”花情听得一头雾水,听得不耐烦,“说清楚!”

        那公子显然没有兴趣跟她说清楚,示意小乞丐将食盒里的东西拿给她吃!

        小乞丐颤颤巍巍,端碗的手不停地在颤抖,害怕极了。

        “我不饿。”

        花情扭过身子,盯着小乞丐又看看旁边的公子:“你还没有回答我。”

        “我累了,你也好好休息休息,本公子还从未娶过小花神呢!”话音刚落,那白袍公子悄然离去,只留下小乞丐还有那颤抖一手的碗。

        “姐姐快喝了,没毒。”小乞丐声音很小,嘴角却留有一丝说不上来诡异,花情初时不觉,此刻却心头骇然。

        “这是什么地方,他是谁?你们为什么要捉她们。”

        “姐姐话真多,喝了粥,我慢慢告诉你啊。”

        小乞丐将粥端到花情嘴边,一股强迫她喝下去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她,花情第一次被一个十来岁的孩童盯着毛骨悚然。

        全身排斥着。

        “你离我远一点!”

        “我怕姐姐饿着,这才伺候姐姐吃点东西,姐姐怎么不领情呢!”

        一口一个姐姐,声声透着惊悚,花情这是掉进了狼窝,进退不得。

        “姐姐可要乖乖的,不然公子生气了,怕是要让姐姐跟她们一样受皮肉之苦。”

        花情盯着这张稚嫩的脸,活脱脱一个贱皮子哪是什么稚嫩的孩童,‘姐姐’二字从他嘴里冒出,真是平白侮辱了‘姐姐’这两个字。

        花情暗自运用了几次,灵力四分五裂像是被打散了一样根本聚不齐,小乞丐若有所思的盯着她,一脸坏笑:“主人都说了姐姐是小花神,自然有法子对付你啊!姐姐就别白费力气了,公子看上了姐姐,只要姐姐跟他成亲,他便不会要了姐姐命。”

        “成亲?他要跟我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