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57:换颜妖术

57:换颜妖术

        ‘成亲’二字深久远,花情从未涉及,旁边的小乞丐却像是换了魂一样,粥碗落地摔了个破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含歉意抽抽噎噎。

        花情被他这举动惊呆了,刚才还是姐姐要这样,姐姐要那样,全然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的样子,此刻竟然良心发现了,哭上了?

        “你---”花情盯着问不出来,见他哭的厉害,想来那白衣公子会什么控心术,控制了他不成?

        小乞丐一把鼻涕一把泪,哭成了泪人:“姐姐,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骗你,我该死!我该死!”

        说着竟然扇起自己耳光,活脱脱一个脑子焖豆花——爆浆!

        “你----你别打了。”

        “姐姐心疼了?”小乞丐一转泪眼汪汪,一张梨花带雨的脸上顿时嬉笑丛生变化之快如同诡魅,令人头皮发麻。

        小乞丐哈哈大笑跟花情介绍起来:“此处是破幻宇,我的主人就是刚才那位白衣公子名叫夏秋公,姐姐真是好福气啊,一来便惊扰了公子的心。”

        那是倒了八辈子霉被妖孽瞧入了眼。

        花情大概知道这破幻云八成是那夏秋公幻化出来的虚无之地,对小乞丐口中的福气更是不敢苟同,这可是会送命的妖气。

        “姐姐莫要怪我,其实公子人很好,就是有的时候好打人。”小乞丐自说自话,将衣袖裤管卷起来,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印子让花情一下想到了白苏后背的伤!

        惨不忍睹。

        这就是他口中的公子人很好?

        他八成脑子被打残了,时常不清醒。

        小乞丐低着点头,继续说道:“姐姐莫要怪我,我也只是被打怕了,只有乖乖听话才不会惹公子生气,也就不会被打!”

        花情盯着他,一言不发,思绪千回百转。

        眼前的小乞丐清醒又癫狂。

        “那些姑娘就是夏公子让我哄骗过来的!”小乞丐抬头看了一眼花情:“她们与姐姐一样,都是前来寻找俊俏的公子,但又与姐姐不一样,公子让那些人伺候那些姑娘却要娶姐姐为妻,姐姐以后就是这破幻宇的主人了---”

        小乞丐说到此处又哇哇大哭起来,想到花情日后成了这里的主人,若是计较起来是他将她哄骗过来是不是要动杀机,小小年纪就心思沉虑。

        见花情蹙着眉头更是接着说:“姐姐莫要生气,公子从没碰过她们其中一个,她们各个都是水性杨花,三心二意的小贱人,所以公子命我投其所好将她们骗来,交给他们好好调教,给她们终身为奴的机会!可是姐姐就不一样了,姐姐对白公子心之所动用情专一,公子甚是欣慰才将姐姐留下,不然早毁了心神丢了出去,才不会要娶姐姐为妻呢!”

        小乞丐时而清醒时而疯癫,说的话却让花情为之震惊,一时间竟无问能问。眼前的小乞丐还是那十来岁心智不全的孩童吗?

        说起话来一套一套,听的人却目瞪口呆!

        这世上竟有如此荒唐的事情,他有什么权利逼良为奴,他怎么敢!

        他怎么不敢,他一眼识破花情身小花神身份,自然不会忌惮她的战斗力。

        “姐姐不要担心也不用害怕,这些姑娘们都被打习惯了不会死的,到了晚上又是春宵一刻。”

        “春宵一刻?”

        “她们想要俊俏公子,夏公子说过会夜夜满足她们。”

        “-----”

        花情看得到那小乞丐脸上的神采飞扬,陌生到令人毛骨悚然,好似那个夏公子说好好对待那些姑娘们就一定会言出必行,刚才的毒打就好似云烟一样消散了。

        花情实在想不通这张稚嫩的脸上本是无拘无束的年纪为何要遭受这般不堪,有些心疼却又对他又有些说不出来的失望。

        责怪小乞丐们助纣为虐是残害良民的暴徒,还是责怪哪位夏秋公是魔鬼。

        花情心里难受万分,看着院子里被倒挂的姑娘们难受,眼前的这个小乞丐更让她心伤。

        花情不停地扭动绳索,手腕都快磨破了血痕出来,总算皇天不负让她挣脱了绳索的束缚,直奔旁边静静躺着的破云扇,还未伸手就被滚烫的热气袭来,差点烫伤了手指,那是如煮沸的岩浆靠近不得。

        破云扇竟好像是躺在一口咕嘟咕嘟沸腾着的锅底。

        铁锅煮灵器,那可是破云扇,遇到沸水就死了吗?

        小乞丐格格大笑,笑她愚蠢。

        花情动动灵力确实召唤不了,大骂破云扇关键时刻不中用,却也恨不得打醒他。

        “姐姐放心,她们不会死的,姐姐也不会死的,公子很温柔!待人很好!只要她们乖乖听话就不会死的。”

        小乞丐像是中了邪一样,说话颠三倒四,那夏秋公待人温柔?见了鬼了!

        花情哪有心思听他说话,暗中运用灵力想要催动破云扇,试了几试,破云扇躺在那里纹丝不动,额头却渗下细细汗来。

        小乞丐警惕了一眼,说道:“夏公子来了,姐姐可一定不要跟他顶嘴,否则会死的!”

        不是说不会死吗?花情白了他一脸。

        小乞丐声音刚落,那身着一身白衣的公子哪是什么夏秋公,分明就是活脱脱的一个白苏,

        一个谦谦公子,泽世明珠。

        花情愣之又楞,脱口而出:“你---怎么是你!”

        惊吓,疑惑瞬间汹涌澎湃冲上头脑顿时一片空白。

        “姑娘,别来无恙啊!”

        声音一出,花情如梦方醒,恨不得撕碎了那张脸:“你不是!”

        “姑娘不是在寻那位白公子?你看我像吗?”

        “你不配!”

        小乞丐拽拽花情的衣袖,让她谨言慎行。

        “漂亮又深情的女子说什么都好听!”夏秋公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却被花情狠狠地踩了一脚如蛇蝎避开。

        那夏秋公也不生气,花情实在不想看他糟蹋了那张绝美了容颜。

        “我好不容易练成了这幅样子来迎娶姑娘,姑娘怎么一点喜悦之情都没有,这是为何!”夏秋公哈哈大笑,举手投足令人恶心的窒息,他确实玷污了那张完美容颜。

        花情勾勾手指,那远处的破云扇突然动了一下,希望破空而来,灵力虽微弱但此刻却也有凝聚的动向,花情便按兵不动,以免打草惊蛇,当下清清嗓子,“你想娶我不是不可以,我有几个条件,你要答应我!”

        小乞丐拍手叫好惹来夏秋公一顿毒眼,立马闭嘴不言。

        ------题外话------

        收藏,评论,小花来一波呗,爱你们